含着玉器走路 将军的太大了坐不下轻一点

李子木李子木 2020年05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666 次 收藏

可是不管我说什么,侍卫就是不让我和刘备进去。

我一看,一不做二不休,便和侍卫动起手来,侍卫只是躲让,却也不敢还手。

我借机得空便和刘备急急闯入……

周瑜见我们夫妻二人进来,他有怒气,却忍着没有发作,他皱着眉头,怒气冲冲的看我。

我没有看他,疾步上前问孙权,“二哥,曹仁的精锐在江陵出现了,来的太突然,如今不知曹操打的什么注意,一旦江陵沦陷,公安危疑,我和玄德必须马山启程回公安?”

我抬头有意无意的望了望周瑜……

见他紧握了两下手中的茶盏,饮了口茶,微笑着带有调侃的口气同我道:“还真是女子外向,如今小妹不过嫁人两月有余,便急忙忙的要回夫家去了!”

我笑着看向周瑜,稳了稳心神,淡定说着,“如今军情危急,怎敢耽搁,玄德如今是公安将军,统帅,为保公安不被沦陷他必须回去主持大局,如果玄德不回去,公安内部没人主持大局,若公安失手,那么江夏郡势必会保不住,这样一来,赤壁一役岂不是功亏一篑,这一年多的两军对弈又有何意义?”

我想……

我都说到这份上了,周瑜还是不让我们夫妻离开,那我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反正不管用什么招数两天之内必需离开。

不然,是必会看出破绽,那时再想走,堪比登天。

这时,二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玄德身边,拍拍他的的肩膀,不疾不徐,缓慢说着,像似安慰他。

“别急,公瑾已经让探子前去打探了,很快就有消息。”

我一听这话,心下一惊,但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若无其事想着对策。

我看了一眼玄德,悠悠开口,“玄德自然是不希望回去的,是我催促他必须回公安去,这样一来,二哥和公瑾哥哥就有了助力,何愁他曹操来犯,再说上阵亲兄弟,战场上都是父子相依,况且玄德是我们东吴的姑爷,这份力他势必要出的,不然我也不肯善罢甘休。”

孙权听了我的话,连连点头。

周瑜有些坐不住,他站起身想说些什么……

孙权摆手示意他坐下,他的话没有说出口,定是憋闷的很。

我们夫妻二人同孙权,周瑜一一道别。

简单回去收拾行囊准备回公安去。

我们走的很急,生怕周瑜反应过来将我们拦截回去。

我们从油江口渡船一路南下,在登岸不到二百里路程的时候,被周瑜的部下拦截去路。

我有些心慌,但还是强装镇定,走出船舱。

我站在甲板上,望向吕蒙,淡定道:“吕子明,你在此地拦截去路可是奉了我二哥的命令?”

吕蒙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反问我,“请郡主掉船回江夏郡。”

我有些怒意,但还是强忍压制着,“为何?”

此刻我心里没底,七上八下的,惶恐,惴惴不安。

我问吕蒙,“我二哥有什么话,你一字不漏的回我,切莫耽搁我夫君回属地整军备战。”

只听吕蒙道:“主公只吩咐属下接郡主回去,郡主切莫停留,还是快些掉转船头速速回去。”

我愤怒着,冲他大声吼道,“吕子明,你既不说明原由,只说奉了我二哥的命令,可有我二哥的亲笔书涵?”

吕蒙听了我的话,半晌不作声。

我欣欣然,甚是得意,冷傲回着,“吕子明,你既然什么都没有,就想空口无凭骗我回去,你借的是谁的势?”

我话音刚落,吕蒙便命令所有人将我们的船团团围住,而且都是拔刀相向。

我见这种情形,他们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想,即使我不能同他一起回公安,我也要刘备安安全全的回去。

我愤怒的大吼,“吕子明,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无命拦截我们回去,你就不怕此刻本郡主当真不敢杀了你么?”

吕蒙心下一惊,他自知我的心性,言出必行。

他摆手示意部下收了刀。

他在甲板上向前走了两步,单腿跪下,诚恳道,“郡主,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同属下回去。”

我想,如今我们人单势薄,这样硬拼我们势必会吃亏。

我走到刘备身边,小声同他说着:“如今我们实力单薄,不适合硬拼。”

我有些无可奈何,但还是狠狠心,接着同他说道:“实在不妥,我同他们回去便是,即使是囚为人质,我也是孙权的妹妹,东吴的郡主,他们也不敢拿我怎样,只要玄德你安然无恙的回到公安便好,我等你行大船来迎我。”

说到这,我心里发酸,有泪盈眶,我想,我们恐怕真的要分别了。

只是这一别,不知要多久才能相见,如今这兵荒马乱的,这一别,唯恐是一生不得相见。

虽然我不想嫁给他,我们也是人前显恩爱,但是我不希望他有事。

我怕他会死……

而此时此刻我更不想以这种方式和他分离开去。

刘备见我如此,他紧紧的将我双手攥住……

他商量的口吻同我道:“如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夫妻本就是一体,为夫怎么能顾全自己的性命而弃你于不顾呢?在看那吕蒙说话吞吞吐吐,根本就不吐露真心,他所说的话全是假的,他就是想骗取我们回去,我们已经走出来了,如若这般回去,恐怕此生再无机会走出来了。”

他攥着我的手紧了又紧,仿佛给我力量,示意我下决心,一战到底。

其实我心里明亮亮的,我知道,即使我答应吕蒙同他回去。

此刻,吕蒙也不会放任刘备回公安去的。

我坚定信心,从他的手里抽出一只手,抚上他的手背拍了拍。

我走上船头,站在甲板上,四月里的风很大。

两岸已经有斑驳的开花放,即使在今天这样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里,有风吹着也冷的透骨寒。

我将披风往身上拢了拢,酝了酝底气,大声喊道:“吕子明,今天我是走也的走,不走也的走,你是放行,还是不放行?”

吕蒙道:“属下实难从命,还请郡主调转船头,返航。”

我坚定着,“吕蒙你欺我当真不敢杀了你么?”

话必,我大吼一声,“起航,加速起航。”

吕蒙跟随公瑾身边多年。

自是知道我的脾性,他若当真阻拦我,我也势必会斩杀了他。

我们顺风而行,两百里的路程,半个多时辰就靠了岸。

此时,岸边已经有刘备的人马来迎接。

吕蒙见已经有人马来迎我们,他却在江上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关羽和张飞大声吆喝着,“吕将军不如同我们主公回公安去,好答谢远道护送主公的恩情。”

吕蒙越想越气,见我们消失在岸边才肯离开。

到了公安刘备亲自安排我的住处,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这一路上我甚是疲累,便倒在榻上昏昏欲睡。

啊慵叫我起来洗漱……

我摆摆手,示意她陪嫁过来的女子兵统统都去休息整顿。

这一觉我睡的很沉很沉,是这么些年来前所未有的踏实。

第二日一早,我掀开帷幔喊啊慵,啊慵命人打水给我洗漱。

我问:“姑爷呢?有他的消息么?”

“没有,自从姑爷走后就不曾来过。”

我点了点头,擦脸洗漱。

洗漱必……

我拿起案上搁置的佩剑去院子里舞剑。

好久没有舞剑了,几个招式下来,我额上就生出豆大的汗珠。

我舞的聚精会神,没有注意来人,一个回身,剑尖直抵刘备胸膛。

吓得刘备身后的关羽和张飞同声喊道:“嫂嫂剑下留情。”

我见刘备身后跟着数人,不知道来意,用询问的神情问刘备,这是何意?

刘备见我满身的汗水……

他甚是心疼的同我道:“一大早上夫人舞剑舞的这样认真,瞧你,出了一身的汗水。”

我微笑着收了手里的剑,将剑背在身后。

我甚是好奇的问他,“夫君这么早…… ”

我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人,“这是何意啊?”

“为夫听侍婢说夫人已经晨起,特意带着兄弟和属下前来拜见当家主母,生怕日后互不相识得罪了夫人岂不是我的罪过。”

我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

我又仔细看了看他身后的人,有些新婚的时候见过,有些不曾见过。

我问道:“夫君这一大早的带众将士来拜见我,也不同我提前说一声,你看我都没好好梳洗打扮一番,这样,这样委实丢了夫君的颜面。”

我说的吞吞吐吐,甚是尴尬,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刘备没有理会,他牵着我的手就往正厅走去……

他边走边道:“无妨,无妨,都是征战沙场的武将,不讲究这些雅致的俗礼,为夫知道,夫人自幼尚武,自然也是豪爽的性情,况且都是小事,所以为夫没有事先同夫人说起,夫人切莫怪罪才好…… ”

我心里有少许的生气,但还是识大体的压了下去。

我不是气他别的,而是气他私自做主,还认为他觉得很好,很美的一桩事。

虽然我自幼尚武,性情自然粗犷豪放了些,可是我毕竟是女子,我也是要体面的。

但是我也不能怪他……

他毕竟是年近半百之人,他的想法,做事风格也甚不和我心意。

但要维持表面的和谐与和平,我也势必要事事迁就他,礼让他。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子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