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好痛 作配茶茶好萌

王江华王江华 2020年03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091 次 收藏

我的桃花梦终究没有实现。

这里毕竟还是别人的家,更何况还是阿哥府。怎样也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的做决定。对着亭子外的那片空地,心里总是留有一点遗憾。

日子一天天滑过。

来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原先在21世纪所学的东西完全用不上,我会打电脑,却不会用毛笔,只会看不会写。经济管理更是无用武之地。刺绣什么的更别提了,有回兴起拿了小莲绣的手帕想试,却刺的自己满手是血,吓的小莲说什么都不肯再让我碰针线。每天除了能弹弹琴看看书什么都做不了。心里总是懊悔要是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多学点这里用的上的东西,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弄的自己象个废人一样,在这里当米虫了。

不过,我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从亭子的当中望出去,正好对着四爷的书房。书房的窗户时常是开着的,每当我无聊的自己弹琴时,可以隐约的看见四爷在窗前沉思的身影。

夜晚的时候,遥望着书房里明亮的烛光,总是能让我想起那个盘旋在我脑海里的一幕。我很想知道,在这如水般的月光下,他是否还是如那夜一样,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寂寞……

十四是继十三之后又一个我这里的常客,只是两人每次都是单独来,没再一起出现过。

一天我突发奇想,对十四说,“不如你教我武功吧?”

十四讶异的看着我,我讨好的说,“你教我一招武功我就唱一个歌儿给你听,怎么样?”

想我在21世纪的麦霸称号可不是盖的,近到周杰伦的新专辑,远到50年代的抗日歌曲我是张嘴就来绝不打嗝的。不过……我好笑的想,要是我给这些大清朝的阿哥唱双截棍或者是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会是什么效果呢?……呵呵

十四阿哥目光上下直打量我,我撇撇嘴,“我知道,你想说我除了长相之外没地方象女人是不?晚了,十三爷早说过了。”

十四哈哈大笑,“你……你还真是……好,就这么一言为定!”

我大喜过望,开心的不得了。

自此十四真的教起我武功来,每次来都教我几招,我本来就是个武侠迷,学的自是上心,平时没事就自己在院子里练习,日子也过的不那么郁闷。渐渐的,练的倒也似模似样。只是小翠儿和小莲却是又摇头又叹气。后来十三知道了,再到我这儿来的时候也偶尔教我几下子换两个歌儿或者是笑话听。他开心,我满意,大家都高兴。久了,小翠儿和小莲也习惯了,不再摇头叹气,有时我练的不对的地方反倒能帮我提个醒儿,我也觉得好笑,这大概就是同化的力量吧。

四爷书房的窗户关了好久,没再开过。夜晚,也没有了灯光。

小翠儿说,四爷出了京,办差去了。

看着黑漆漆的院外,我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好象少了点什么,很不习惯。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秋去冬来。

我看着窗外,下了一天的雪,四处一片雪白。天色虽已黑透了,可满地的白雪却映的院子里分外明亮。几枝红梅迎着飞雪,吐着***。雪压枝头,难掩绚烂,寒风轻送,暗香浮动。

我忽然来了兴致,来到院子里踩着雪练起武来。越练越投入,双掌翻飞呼呼生风,两腿连扫,扫的满地雪花漫天飞舞,越练越开心,心里幻想着自己是个武功高强的侠女,武艺超凡轻功卓绝,人家是水上飘,我来个雪上飞!一个纵身,脚下却刺溜一滑“啊~~哎哟!”扑通一声,……一个大马趴……唉~我的脸就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声闷笑传来,我颤颤微微的抬起头来,眼睛却是怎么都睁不开只模模糊糊的看到个人影儿,哦~丢大人了!

我呸呸的吐吐嘴里的雪,却趴在地上怎么都不想起来,心里突发奇想,嘴里喃喃自语“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人影儿似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愣,这声音……一双手扶着我的胳膊把我从雪地里拉起来,彻底打碎了我的自欺欺人,一条手帕轻轻的拂去我脸上的雪,我眨眨眼睛这才看清,这人,竟是……四爷!

我愣愣的傻站着,四爷满脸通红,强忍着笑,伸手轻轻的替我拍去头上,肩上,身上的雪。

我脸轰的一下涨的通红,头低的快碰到脚尖儿,恨不得再找个雪堆儿把自己埋起来。

四爷轻轻的用手抬起我的下巴,笑着看着我,我不得已的抬起头,飞快的瞄了他一眼又赶紧把眼光转到地上。

四爷轻轻咳了一声,声音里还带着微微的笑意,“我前些日子出京办差,今儿才回来。本来想着这些日子没见,过来瞧瞧,谁知道……”话没说完,四爷却转过身去,双肩微微的发抖。

我更加的无地自容,低着头用手蒙住自己的脸,哦~天那!糗死了!

过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我微微的张开手指,从指缝儿里偷偷的往外瞄,没想到却正对上四爷溢满笑意的眼,我赶紧闭紧指缝捂着脸转过身去,万能的主啊!求你了,让我消失吧!

一阵风吹来,我不禁微微缩了缩肩膀。刚才练功练的满身大汗不觉得怎样,现在停下来不活动身上的汗被风一吹,竟觉得有些开始发冷。

一股温暖围住我,我一愣,放下手低头一看,这是……四爷的斗篷。

四爷把斗篷围在我身上,扳过我的身子,替我将带子系好。我还是愣愣的“四爷,你……”四爷笑笑,“刚下过雪,外边冷,披着吧。”

“不,这不行……”我醒过神儿来忙要解带子,四爷按住我解带子的手,“披着吧。”握着我的手却不放开,我脸一热,忙缩回手,把手缩进斗篷藏在身后,只觉得手上热热的,心里……也是。四爷笑了笑,又替我紧了紧带子,才收回手去。

“听说你最近在和老十三,老十四他们在学武功?”

我低着头,“恩。”了一声,声音小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四爷沉吟了一下,“练点功夫也好,一来你身子也强健些,再来,若将来万一再遇到什么,也好防身。只不过……”四爷顿了一下,没再说下去,话题却一转,“天儿冷,还是早点歇着吧,别冻着了。”

我一听,忙低身行礼,“恭送四爷!!”语气里充满迫不及待。

四爷笑着看了看我,转身走了几步,忽又站下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说道,“等到开了春儿,在这里种几株桃花可好?”

我一怔,桃花?他怎么忽然这么说?难道是十三……

“四爷……”

四爷没有回头,不过我依稀听到他低沉的浅笑,“怎么?不是你说想把这变成一个世外桃源的么?”

我赶紧低下头,惨了!让人家挑理了!十三这个大嘴巴!!“凝儿不敢,是凝儿一时放肆,还请四爷降罪!”

他似乎是回过身来,我也不敢抬头,只能低着身子听着,“我只问你,要,还是不要?”

“呃~~”我滞了一下,心里一阵犹豫,当然是想要了!!可是,这样,好么?太没礼貌了吧?最后终究还是自己的心愿占了上风,我一咬牙,抬头响亮而大声的回答“要!!”

四爷真的笑了。我赶紧再把头低下来,感觉自己的脸又热了起来,说什么也不敢再抬头。

过了一会儿,伴着沙沙的踏雪声,四爷渐渐走远。

待到耳边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才敢稍稍抬起头来,抬眼见已经瞄不见他的影儿这才站直了身子,长出了一口气。

“桃花……”我喃喃的念着,心里有种意外的惊喜!不禁呵呵的傻笑出来。我甩甩头,忽然想起自己刚才的糗样,我真是……我懊恼的用手照着自己的头用力一敲“哎哟!咝~”,——太大力了。我眯着眼揉着发疼的脑袋,眼光瞄到自己的手,缓缓的放下手,怔怔的看着,手上似乎还残留着四爷的温度,暖暖的,那种温暖从手指一直暖进了心里,暖遍全身……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江华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