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好大啊啊啊 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1083 次 收藏

宋侯爷心中打好主意,他立即召集自己的心腹,安排心腹去接宋清漪回候府。这一命令势必会造成不小的轰动,更何况宋离韵还安排眼线打探情报。

当她的眼线禀报说父亲要将宋清漪接回府中的消息时,宋离韵脸色铁青,完全摸不着父亲的心思,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父亲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我找他告状,他却大张旗鼓的要把那个小蹄子给接回来,这不是活生生的偏袒吗?到底还有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女儿看了?”

宋离韵气的牙痒痒,一想到宋清漪恢复后要同她共处,心中更是愤愤不平,像是堵了块巨石,喘不过气。

如今宋侯爷好不容易对宋离韵上了点心,这些风头不能白白被宋清漪抢走。

她可不是好欺负的角色!

心下一横,宋离韵亲自去找了宋侯爷。进入书房内,宋离韵就亲密地喊道:“爹爹!”宋侯爷象征地挥了两下手,示意她坐下,心里还在牵挂着宋清漪的事情,面对宋离韵的时候自然就寡淡几分。

宋离韵咬咬牙,声音里带着委屈哽咽道:“爹爹,你难道就不为女儿做主吗?宋清漪欺负我,可是您却要把她接回府上,这不是当着府上所有人的面打我的脸吗?现在府上的人都说您偏爱那个外面的野丫头!”她泪眼朦胧,相信自己柔弱的撒娇模样能够让父亲心软。可是宋侯爷一向把利益看的最重,认为宋离韵已经没有太多利用价值。他便冷眼相待道:“什么野丫头不野丫头的?你们俩都是我的女儿!你先下去吧,此事并不是你能定夺的,我接她回来自然有我的道理。”

态度摆的十分明确。宋离韵如同吞了只苍蝇般脸色铁青,嘴角向下耷拉。她仍然不肯善罢甘休,继续上前,拉住宋侯爷的手臂摇晃,声音又嗲了几分:“爹爹,宋清漪性情败坏,她居心不轨,一定会对咱家做出不利的事情,你这样一来无疑是把整个府推向火坑啊。她城府深的很,不是我们能够匹敌的。”宋离韵明明恨不得把一万个坏处都安插在宋清漪的身上,却万万没料到自己的算盘着实落空了。

因为侯爷的表情更不愉了快,语气也冷了几分:“轮到你也在这里哭哭啼啼了吗?我决定的事情你还敢忤逆不成?”

宋离韵瞪大了双眼,美眸里尽是不解,泪水含在眼眶,似乎每时每刻都有可能从脸颊两旁滚落下来。

她轻轻颤抖,睫毛扑闪着,沾着泪珠。

侯爷正在火气上,不想搭理这个脑子一根筋的傻女儿,也根本看不到她的伤心难过,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门口,面色一沉:“你赶紧给我出去这里,没有时间再跟你耗了,我还有正事,你姐的事情,不许你在背后乱嚼舌根。她人怎么样我自有分寸。”他一席话明显是对宋清漪的偏袒,宋离韵就算是再愚钝也听明白了几分。

好一个赤裸裸的包庇。她气得牙痒痒,明明宋清漪做那么多坏事,凭什么父亲就偏得向着她?这不平等的待遇如同发酵的种子,嫉妒心在宋离韵的心里也弥漫开,她心下一横,决定报复宋清漪。

宋离韵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欠了欠身子,乖乖出去。

继续待在这里无济于事,还不如回自己的闺房中想一想还有没有其他的法子。回到房间,宋离韵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她一进门抄起桌上的花瓶直接摔在了地上,留了一屋子的碎片。

“凭什么?我才是在他身边陪了十几年的女儿,凭什么他会为了一个外人让我受委屈!”巨大的声音把几名丫鬟都吸引了过来,她们面色惊恐,急忙赶到这儿,看着地上的残骸,疑惑的问道:“小姐,这……”

还没说完,几个丫鬟就看到宋离韵这般想要杀人的脸色,她们都不敢吱声,一个个缩着脑袋。

好在几个胆子大的丫鬟头脑比较聪明,拿来了扫帚将现场清理干净。“可恶,那个贱人到底给爹爹灌了什么迷魂汤?才短短几日就画风突变开始为她说话?还明目张胆的护着她!不可以!我绝对不能让那个贱人住进来,否则候府哪里还会有我的地位?”宋离韵气得跺脚,来来回回的在屋子里踱步,心里盘算着到底该怎么办。

一想起那张令人恨得牙痒痒的脸,宋离韵都忍不住握紧拳头,想一拳挥上去,把宋清漪的脸给刮花了。刚刚侯爷因为宋清漪,还对自己发了脾气,宋离韵更是委屈巴巴的,像塞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

一个不成型的计划在脑子里面闪现,宋离韵甚至感觉到自己牙尖在颤抖,这就只是想想而已。但是更深一步,说过自己的计划成功的话,那就直接一劳永逸。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宋清漪的女人处处跟自己过不去了。

杀了她,找个机会把她给杀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虽然害怕,但是宋离韵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她乔装打扮一番,偷偷从府上的后门离开。

与此同时,宋兆峰派过去通知宋清漪的下人已经抵达。心腹上来便自报家门,语气恭敬:“小姐,老爷请您今日回府。”

“哦?”宋清漪脸上略微有些惊讶,怎么吐起来的?想把自己给叫回去?

“他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我这个人向来坦坦荡荡,要是有事的话,让他转告给你,你再告诉我就可。”

下人赶紧摇了摇头,连忙解释道:“小姐是误会了,您是我们侯府的千金,侯爷自然对你是疼爱的,侯爷觉得您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的,特地让奴才把您给接回去,这以后啊,侯府就是您的家了。”

下人的语气带着谄媚,宋清漪微微有些不屑,但是更多的确实不解。

这个时候突然让自己回去,肯定是有原因的,她可不信侯爷是突然良心发现。

而且自己的铺子重新恢复生机,财富滚滚来,她没有必要依附着别人生活,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快活。

“劳烦你回去告诉他,我自己一个人住的也挺好,若他真的有心,可以时常过来看看我,我定然欢迎。”宋清漪神色淡淡。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