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头玩我口述 一女多男辣文

郑晓晴郑晓晴 2020年04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403 次 收藏

鬼目的身体被结结实实地束缚住了,他想要动一动手脚,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僵硬无比。

这个时候,六月雪的身体里终于抽离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她满头大汗,虚弱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分身。

那和她面貌一模一样的女人弯下腰来,迅速帮她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鬼目骤然睁大了眼睛,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说道:“辛月!站住!我不允许你离开这里!”

“宋方笙,你几乎快耗干了我对你的情谊,你以为我还是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我可不会再继续听你的话了。”六月雪冷冷说道。

鬼目的身体被坚硬的颗粒紧紧包裹着,而且那些颗粒还在不断变大。他的四肢扭曲成一种奇怪的弧度,被灰色颗粒覆盖着的身体像是一尊僵硬的石像。

“打开门!辛月,把门给我打开!”他声嘶力竭地嚷着。

六月雪不安地看着他痛苦的模样,如果她就这样袖手旁观的话,鬼目会不会死在这里呢?那真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吗?

她虽然深恨鬼目,可当她看到他这处于绝境的模样时,内心还是饱受煎熬的。

她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眼睛红通通的,似乎马上就要落下泪来。“你也有今天啊宋方笙。当初我是如何低声下气地恳求你放过我的,你还记得吗?”

鬼目嚷道:“把门打开!没了我,就算你能走出这个房间,你也摆脱不掉ICV的那些人的,你一样逃不了被人囚禁的命运!”那些细密的颗粒渐渐覆盖住他的嘴唇,让他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

六月雪看着不断挣扎的鬼目,终于狠下了心肠,径直走向了那通往外界的门。只要踏出这个房间,她就能走出ICV的大楼,远离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这时,那密闭舱里的坚硬颗粒又变成了液体。那灰色的溶液掺杂了鬼目的血,可转眼间就将那抹鲜红之色吞没了。

这被鬼目视作珍宝的东西不停地转化着形态。鬼目颤抖着推开了密闭舱的门,那其中的液体在那一刻霎时间恢复了固态,没有一滴多余的溶液倾洒出来。

六月雪才走出去没几步,便听见了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她惶然地回过头来,看见一步步逼近她的鬼目。

“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听话呢?你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年,难道不知道我有多讨厌自作主张,不听劝告的蠢货吗?”鬼目紧紧跟在六月雪的身后,语气森然可怖。

六月雪和她的分身仓皇地奔逃着,可她们都有些体力不支,速度变得越来越慢。

鬼目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盯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这怎么可能呢……连区区一只兔子都会被那东西异化,为什么我没有受到一丁点儿影响?”

他先是难以置信,后来又变得越来越焦躁愤怒。他把满腔怨气都撒在了六月雪的身上,恶狠狠地说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害的!都是因为你想逃跑,才会害得我分神!才会害我没能成功发生异变!”

他气得咬牙切齿,猛地朝六月雪的方向冲了过去。六月雪的分身挡在了本体的前面。她一拳砸向了鬼目的下巴,可是这攻击对于鬼目来说完全不痛不痒。

鬼目一脚把她踹翻在地,毫不留情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对我动手?”

六月雪的分身艰难地喘息着,呼吸越来越困难,脸部涨得通红。这分身的强弱本来就受到本体能力的影响。六月雪此刻根本就无法长时间维系这个分身,她虚弱地扶着墙壁,痛苦地咳嗽了两声。

那分身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随即倒在了地上。几秒钟后,她就化作了一堆细密的粉末,紧接着就消失无踪了。

“辛月,你应该明白,你是根本无法逃离我的。”鬼目恶狠狠地瞪着六月雪,一把攥住了她的衣领。他毫无怜悯之心地拉扯着她,将她拖进了刚才所在的那个房间里。

“那你就杀了我,杀了我算了!我不要那么没有尊严地活着!”六月雪绝望地悲泣着。

鬼目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只可惜,你的生死由我,不由你。”

六月雪拼尽全力,猛地挣脱开了他的手。她踉踉跄跄地跑到了墙壁前,看着那墙上的一排按钮幽幽说道:“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

“不许乱碰……”鬼目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六月雪迅速地按动了那几个按钮。

“你这个疯女人!你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鬼目愤怒地吼叫着。他着急地冲上去又按了一个按钮,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他转过头来,可以清楚地从屋里的几个屏幕上看到走廊上的雾化玻璃已经上升了大半。即便他再次触动机关,让那坚实的玻璃迅速下降,可还是有许多变异人冲了出来。

六月雪虚弱地瘫坐在了地上,她看着鬼目,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这样也好,笙哥,即便到了生命的尽头,陪着你的也只会是我,而不是你心心念念的罗珊。你瞧,我们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啊。”

“你真是个疯子!要死你自己死吧!”鬼目气急败坏地打了六月雪一巴掌。他已经可以听到外面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柳未珂刚刚搜寻到鬼目所在的房间附近,便忽然听见了咆哮声和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她陡然回过头来,看到那些怪物们冲出了那雾化玻璃,正沿着走廊疯狂地奔跑着。

她心中大骇,后背上顿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她根本没有办法对付那么多异变的人,只能火速逃离。

刚刚那个名为“龙城”的男人飞快地追上了柳未珂,他暴露在外的獠牙上还流淌着鲜红的血,看起来极为可怕。

他猛地伸出苍白的手抓住了柳未珂的肩膀,尖利的獠牙距离她的脸部仅仅有几厘米的距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郑晓晴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