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硕大的大奶子 女人的精华液

李子木李子木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890 次 收藏

到家有些晚了,林母拉着她说了很久的话。

林清粤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神情疲惫。

抬手揉了揉眉心,林清粤长舒了口气,打了个电话给徐建鸿。

“是我。“

徐建鸿倒有些惊讶林清粤会给他打电话“有事?”

“明天见一面。”林清粤正色道。

“几点。”徐建鸿问。

还以为这个继女最近都不会找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明天中午12点,我在清源路等你。”说完,林清粤摁了电话。

明天,一次性解决掉这件麻烦事。

起身上楼洗漱,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第二天,养足精神得林清粤开车前往清源路,途中还给蔡子兮打了个电话,通知她到那见面。

林清粤到地方时,徐建鸿已经在哪里坐着了。

林清粤抬眸朝他笑笑,坐下。

“先点菜?”徐建鸿举着手里得菜单问。

林清粤摇头,淡漠道:“还有一位。”

徐建鸿有些疑惑,还有谁没到。

很快,他就知道是谁了。

只见蔡子兮缓步走进来,看到徐建鸿也不惊讶。

她早就等着这天到来了,不过时间比她预想的稍微早了些,不过也不碍事。

徐建鸿一看到蔡子兮,脸色一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清粤笑嘻嘻地说:“叔叔,,先吃饭,吃完再说。”

不然,等下恐怕没有心情吃饭了。

林清粤饶有兴趣得研究菜单。

菜一一送了上来,三个人各怀心思得吃完这顿饭。

徐建鸿一边擦嘴一边问:“现在可以说了?”

我就先退一步,看你再搞什么名堂。

林清粤冷声道:“要怎么样你才能离开我母亲,离开我们林家。”

“时间到了,自然就离开了。”徐建鸿淡然一笑。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顾席北就没有教她,按兵不动?

林清粤脸一黑“蔡子兮,你就不想明正言顺得站在这个男人身边?”

“林小姐,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这是我跟建鸿的事。”蔡子兮不动声色道。

她以为林清粤有多大得道行,还是太年轻了。

“你们有什么条件,说吧。”

只要你们能离开我母亲,不能再留这颗定时炸、弹在母亲身边了,要是那天母亲发现了,事情就晚了。

蔡子兮捂嘴笑道“我们要的,林小姐可给不起。”

林清粤面无表情得问道:“说说看?”

“我们要林家。”蔡子兮轻声道。

林清粤放在桌下的手骤然握拳,厉声道:“不可能!”

林家是外公和爸爸的心血,我不能让他们毁于一旦,况且还是给徐建鸿这个白眼狼!就算是卖了,也不可能给他们这对贱人。

不可能!

徐建鸿笑道:“清粤,别那么激动嘛,只要你把林家给我,我就离开您母亲,否则……”顿了顿,“你母亲可能就……”

“卑鄙!”林清粤气地浑身发抖。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让徐建鸿为她做到这种地步,丝毫不顾及与母亲多年的夫妻之情。

站起身,林清粤就往门口走。

既然谈不拢,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站住。”徐建鸿猛地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枪。

与此同时,蔡子兮快步走到门口,拦住了林清粤的退路。

林清粤内心慌张,可面上却毫无波动,极力保持镇定,看着徐建鸿,一言不发。这男人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消失。

“走。”徐建鸿上前,用枪抵住她的腰间,冷声道。

徐建鸿一手拦住林清粤的肩膀,蔡子兮紧跟在身后。

三人出门直奔停车场。

车子越开越偏僻,林清粤内心有点慌。

徐建鸿一直紧紧盯着她,这女人心思多的很,这一次不会让她那么好运了。

林清粤消失,林家就唾手可得了。

坐在车上的女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自乱阵脚,一定会有办法的。

车子一直开到一片树林,穿过树林就看到一个废弃的厂房。

从来不知道S市还有这种地方,林清粤怀疑她被带离了S市,毕竟车已经开了几个小时了。

被拖下车的时候,林清粤看到厂房前面站着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明显就是专门在等他们的,不由有些恐惧。

其中一个男人上前抓过林清粤,一人上前把她用绳子捆起来。

为首的男人冲徐建鸿说道:“人就放心交给我们,不会让她逃出去的。”

徐建鸿颌首,说道:“你们我还是很相信的,不要给她吃东西,先饿上一天,让她没有力气动,还有你们要注意一下,她学过跆拳道,会些拳脚功夫。”

“没问题。”为首的男人回道。

其他男人有些不以为意,一个女人,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他们还有那么多人呢。

蔡子兮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照顾好她!”最后四个字声音加重。

男人邪恶的笑笑,点头,表示知道了。

等他们一走,男人就说:“兄弟们,让我们好好招呼这位小姐。”

其他男人高声应和。

拖着林清粤进去厂房,一群人围着她拳打脚踢。

林清粤时不时痛地低呼一声,男人就会开心的大笑,继而更加用力。

林清粤只能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任由他们对自己施加暴力。

过了好一会,为首的男人欣赏够了才出声喊停。

这么美的女人,打死了怪可惜的。

“好了,兄弟们,别把人打残了,到时候不好交差。”

“留两个人在这看着她,其他人跟我走,我请客,去吃一顿。”

等人都走了,林清粤才敢出声低吟。

靠,今天这笔帐,我林清粤记住了,等我出去了,要你们好看!

好痛!

过了好久,林清粤才缓了过来,想坐起来却因为伤的有些重,又倒了下去,静静的躺在地上。又费力的往角落里挪过去。

重重地呼气,吸气,林清粤就坐在角落里,听着外面的男人在喝酒聊天。说到兴起之处,还大声的叫骂。

期间,有人进来看了她几次,没有人把这个瘦弱的姑娘当回事,他们拿钱交差,只要看好人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外面的声音直到临近天亮才消失。

林清粤不敢合眼身上的伤传来阵阵的刺痛。

天亮的时候,为首的男人拿了一瓶水进来,拧开瓶盖,猛地灌了林清粤几口,什么话都没说。

林清粤低声问道“你是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子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