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女的下面放几根手指头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李子木李子木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719 次 收藏

商挚寒来到苏笙笙的学校也有几天了,苏笙笙在学校不像在家里那么闹腾。总是格外的安静,但旁边的同学却还是很喜欢找她玩。

看着苏笙笙虽然一脸嫌弃但还是帮着同学做着做那,商挚寒就愈发的觉得苏笙笙的可爱。也因为商挚寒每天都陪着自己上下学,苏笙笙不像平常那样着急回家。同学们能抓到她的机会就更大了。

“苏笙笙同学,我们社团的小提琴演奏会马上要比赛,可是今晚的指导老师有事。你能不能帮我们过去指导一下啊。”同学大大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渴求的光芒。

苏笙笙遮住自己的眼睛,感觉要被闪瞎了,“我能不答应嘛。”

“这个班就你拉的最好,上次老师都点名表扬你了。”那为女同学为了证明自己的真诚,越靠越近,“你就帮帮我们吧。”

商挚寒在一边收拾这书包,一边看着苏笙笙无奈的样子笑着。她知道苏笙笙一定会答应的,她总是那么嘴硬心软。

“好吧。”苏笙笙最终还是抵不过那真诚的目光,败下阵来。女同学非常高兴拉着苏笙笙就往外走,“我知道你最好了!”

苏笙笙无奈的被拉着,经过商挚寒时把书包递给他,“你先走吧,不用等我。”

商挚寒顺手接过,“好,我顺便去看看我妈,好长时间没见她了。”苏笙笙本想再说些什么,就被女同学拉的跑起来,只好朝商挚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商挚寒出校门时,前来接两个孩子的张叔很奇怪怎么就商挚寒一个人出来了,“小寒,小姐呢?”

商挚寒把苏笙笙的书包递给张叔,“同学拜托她帮点忙,您在这等她吧。我自己走就行。”

张叔肯定是不同意,“我先把您送回去,再过来也是一样的。”

商挚寒摆手道,“我想去看看我妈,就不麻烦你了。”看着商挚寒的表情,张叔知道商挚寒或许是想自己散散心,医院离这里不是很远,张叔就没有强求。

看着商挚寒的远去背影,张叔总觉得显得多么的落寞。

离上次去看妈妈已经隔了很久了,说不想是假的。可是柳淮知的情况一直不稳定,医生建议不要过多打扰,免得引起病人的情绪波动,刚进来学校的琐事也缠的商挚寒脱不开身。

总算得了一次空,商挚寒犹如溺水的人,终于可以露出水面透一口气。

商挚寒走在路上,耳朵上戴着耳机。但放的并不是音乐,而是英语的对话练习。他对于学习似乎着了迷一样。

突然手机发出震动,商挚寒好奇的拿出来,以为是苏笙笙给自己发了信息。可看到短信内容后,商挚寒着急了起来,急忙跑向医院。

商挚寒的腿本来就好了不久,突然的激烈运动让身体一时之间超负荷起来。控制的不住的往地上栽倒了。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身上的擦伤,继续往前走着。

最快的速度来到打车的地方,坐在车上的商挚寒紧紧的捏着手机,非常的不安。

等商挚寒终于来到医院的前台时,他已经上气不接下去。但他完全不在乎自己怎么样,看到护士就急忙问道,“你们发的信息是怎么回事?”

护士小姐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商挚寒手机里的短信,面色不善,低声说道,“麻烦您跟我来一趟。”

商挚寒此时想回病房看下自己的母亲是否有事,但又不能马上离开。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先问道,“我母亲有事吗?”

护士即使在前面带着路,但依然还是很礼貌的说道,“目前病人暂时没有什么问题。”接着就打开了一扇们,是医院的高层领导的办公室。

领导似乎认得商挚寒,客气的让商挚寒先坐了下来。

“为什么你们让我的母亲尽快离开医院。”商挚寒此时自然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坐下与别人聊天,语气非常的焦急。自己母亲的身体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不能再受折腾了。商挚寒心乱如麻。

领导推了推眼镜,“我能理解家属的心情,也希望你能谅解我们。商家经常三天两天的来我们医院闹事,不知道你清楚吗?”

提到商家,商挚寒捏着椅子的手不自觉的用着力。

“虽然您的母亲有苏家的人保护,但我们其他病人经不起这么折腾。而且最近他们的来的越来越频繁。”

“最重要的。”领导似乎无奈的叹了口气,“商家对我们高层施压,不能留下你的母亲,否则医治你母亲相关的医生都必须离职。”

商挚寒听到这心瞬间就凉了一半,他没想到商家的人这么狠。

“你的母亲虽然有苏家庇护,可我们都只是普通的人啊,还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从办公室里出来,商挚寒的心里仿佛被狂风肆虐,气愤和失望填满了他的心。商挚寒控制不住往医院的钢管打了一拳,疼痛感才能让此时的他冷静下来。

商家手段卑鄙,虽然他动不了自己的母亲。但这样也让母亲无法在医院安心的待下去。商挚寒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只有他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引来不少人的注视。

此时不可能去求助苏老爷子,苏老爷子被商家的违约金最近弄的很头疼,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而且这次商家从多方面施压,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

最后,商挚寒还是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打的一通电话。

没一会电话被接起,“小寒?”

对面的人似乎没想到能接到这通电话,语气有些讶异,“你是想通了吗?我马上把钱打给....”

听着在法律上自己应该称呼为父亲的声音,商挚寒的心里只想大骂一顿,可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要是敢为难我妈,你商祺抛妻弃子的事情明天就能登上各个新闻的头条。”

少年清冷的声音带着鱼死网破的意味。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了几秒,“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我就在医院等你的消息,不然明天新闻见。”说完商挚寒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商祺握着已经是忙音的电话,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关于商挚寒母子的消息,就算不清楚但肯定是知道一点的。威清对他们母子怎么样,自己一直都当做视而不见。没想到这次竟然把人给惹急了。

为了自己的名声,商祺还是决定去找威清。

威清此时正在房间里做着皮肤保养,看到商祺开门只是轻轻瞥了一眼,“有事找我?”商祺来到威清身边轻轻抱住她,“柳淮知那边还是算了吧,别去打扰他们。”

威清本来懒懒的靠在商祺的怀里,虽然料到他来找自己是和柳淮知母子有关,但依旧非常的恼火,“算了?你偷偷去找他们母子的帐,我还没跟你算,你竟然让我算了!”

商挚寒轻轻的拍着威清,“我错了,我错了,我可什么都没干。”

威清一瞪,“你敢干点什么吗?”

商祺虽然是商家的老爷,可有多憋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明知道自己的行踪被老婆调查,却什么都不能责备。他凑近威清轻声细语的说道,“你为了报复他们,已经消耗了商家不少的精力和资金,你看你气也出了,是不是敢收手了。”

接着轻轻抱着威清,吻着她的脸颊,“你之前不是想去德国玩嘛,等我忙完了这阵我就带你过去。别气了宝贝,我再也不去找他们了。”

威清轻声哼了一声,商祺知道她这是同意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子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