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游戏教案美丽的花园 受逃跑抓会被灌满

黄瑾芬黄瑾芬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413 次 收藏

第一次跟张雪瑶独处,我不免有些紧张,倒是她很热情开朗,大大咧咧,无拘无束的。

她今天开了一台红色的小本田,车身线条流畅柔美,后玻璃上被她贴上了花花绿绿的卡通图案,我钻进车内,扑鼻而来的是薰衣草的香味,特别好闻,中控台和空调上也被她装饰的有型有色,多啦A梦的香水夹,《驯龙高手》中的黑色夜煞摆件,后视镜上挂着一个心形手链,心形框架内镶嵌着张雪瑶那清纯美丽的头像照,阳光透过车窗照在手链上,折射出刺眼的光泽。

我笑着对张雪瑶说:“你把自己的车装饰的挺非主流呀,各种各样的卡通人物都被你倒腾到车里来了。”

张雪瑶噘着红唇说道:“你见过哪个女孩子喜欢把自己的车搞得冷冷清清的,那多没有女孩子的情结。”

车子行驶在城市的街道上,我望向窗外,路边的杉树和人流随着车子的移动,都缓缓的被抛在车子的后面,我想到欣妍,我有多久没真正的见到她了,一晃快半年了,不知道她在那边过的怎么样,虽然明天她就要来了,我心里还是有一些小紧张。

张雪瑶看着我奇怪的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想女朋友呢吧。”

我转过头,一脸幸福的说:“是呀,她明天就要来了,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

张雪瑶的脸色有些阴沉,她盯着前方的街道,缓慢的开着车,片刻后,她轻声说道:“哦,那恭喜你呀,明天佳人归来。”

我看了看街道两边,没有吃饭的餐厅,更多的是一些服装专卖店和百货商场,我急忙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不是说先吃饭吗。”

张雪瑶白了我一眼后说:“我改变主意了,我想先买完衣服在吃饭,你今天下午干什么都要听我的。”

我听出来她说话的语气有几丝不爽的口吻,心里想到,是我刚才跟她说欣妍明天要来看我,所以才使性子的吗,后又摇了摇头,是自己想多了,我女朋友来看我跟她也没关系,我不过是善发慈悲,帮她一个小忙罢了。

我俩在停车场左一圈右一圈的转悠着,想找一个停车位,但无奈这个时间段正是中午下班高峰期,所有的停车位都被占满了。

我看她有些焦急烦闷,便安慰道:“要不,去别的停车场或街区看看吧,这地方明显没位置了。”

她明媚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前方,精致的脸颊有些红韵,两只白皙纤细的手握着方向盘,像是在置气一般,狠狠地说道:“我就不信诺达的停车场,没有一个位置是空的。”

说完也巧,我见前方有一辆商务面包车开了出来,我看着她兴奋的说:“看,空出来一个,快开过去。”

她也有些激动,开着车子快速奔向停车位,停稳后,正准备倒车的间隙,一辆白色轿车突然出现,我和张雪瑶还没来得及反映,那白色轿车就径直停到空出的车位上,熄火后,走下来两男两女,看样子应该是两对情侣,大概都在二十三四岁左右,一个男孩长个白白净净,个子差不多跟我一般高,女孩也是娇嫩秀美,纤细有型的身材,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但是另外一对情侣可就大相径庭了,男孩子个子很矮,皮肤黝黑,身体发胖,很像酿酒的瓮缸,开车的正是这翁刚缸,女孩子比他还要肥壮,带着黑框眼镜,头发被烫的像是没煮透的方便面。

张雪瑶见状,气得火冒三丈,她迅速的打开车门,我刚要劝她,她已经走下了车,嘭的一声,车门被甩严关闭上,我无奈,只好开门下车。

张雪瑶气愤地看着他们说:“你们不知道先来后到吗,这个车位是我先发现的,你们凭什么要插队。”

白净青年很客气的走过来赔礼道歉,点头哈腰,态度甚是谦恭,他那漂亮的瓜子脸女朋友也很客气,转过身对那翁缸说:“哥,车位是人家先占的,咱们还是另外在找一处吧。”

白净青年也劝说道:“是啊,起码要有先来后到,不能插队,咱们在出去找找吧。”

我看到这一对情侣有礼貌的耐心游说,心里大为赞叹,一看就是有教养,有素质的青年。

谁知那翁缸哼了一声,面带凶相,不屑一顾地说:“你们说是就是了?这车位我开到停车场就看见了,凭什么让出来,不让,走,吃饭去。”

我听到这里就有些火了,我正要辩解,翁缸身边的肥姐大声说道:“对呀,这个时间段去哪啊找车位,简直是莫名其妙,这种人我见多了,无理取闹,耍无赖。”

张雪瑶气得汗毛直立,脸颊已经由刚才的红韵变为阴暗的紫色,她也大声喊道:“耍无赖?呵呵,我可没有你这样的肥胖女能耍,起码那一身肥肉就能耍好几年了。”

肥姐听后雷霆大怒,脸色铁青,她破口大骂道:“你这贱女人,你骂谁是肥胖女,你这一身骚气的狐狸精。”

张雪瑶听后,神情由愤怒转换为平淡,她波澜不惊地说:“真是鱼找鱼,虾找虾,癞蛤蟆找青蛙,你也不照镜子自己瞧瞧,那一脸的油渍,被涂抹的像油画似的,肉厚的,打你一拳我都怕拳头陷进去。”

肥胖女气得咬牙切齿,一身肥膘在激动的情绪下轻微抖动着。

我真是对张雪瑶刮目相看,她骂人不带脏字,还能骂的一套接着一套,衔接的又天衣无缝。

我站在她身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你”

肥胖女见状更是怒火冲天,那发火的样子很像诸神黄昏中的雷神,眼球冒着白光,就差给她一把锤子了。

翁缸兄当仁不让的大骂道:“你他妈的笑什么,老子今天心情好,才不跟你俩个崽子斤斤计较,识相的话赶紧滚远点,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俩一次,呸,什么东西。”

白净青年听后忙上前说:“哥,你别这样骂人家啊,毕竟是咱们插队的,你有什么理由骂人家。”

瓜子脸美女也责怪道:“哥,嫂子,咱们快把车位给人家让出来吧,没理还嘴硬。”

肥胖女听后像发了疯的水牛,她直接大骂着:“臭婊子,还没人敢这么侮辱过老娘,今天我就撕了你这张狐狸皮。”

说完直接向张雪瑶冲了过来,我见状忙把张雪瑶拉倒身后,肥胖女留着尖锐的指甲,他直接抓到我的脸上,我顿时感觉火辣辣的疼痛。

我用手擦了一下,有很多血流出来。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疯婆子想干什么,神经错乱吗,我用力把她推开,手捂着脸。

张雪瑶慌张的来到我面前查看,她晶莹的眸子里透着心疼和愤怒,她见到有两条长长的抓痕,便不由分说的转过身向那肥胖女扑了过去。

她俩相互撕扯着头发,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

翁缸兄见状,正要向张雪瑶的后背挥起那粗壮的手臂,我迅速跑过去,一拳打到他的耳朵上,他嚎叫一声,捂着耳朵。

他瞪着那已经被肥肉遮挡住的眼睛说:“妈的,敢打老子,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停车场。”

他自知打不过我,便掏出手机,想要叫人支援,白净青年忙喊道:“哥,差不多行了,有完没完了。”

瓜子脸美女正在拉着肥胖女,一脸气愤的喊道:“你到底什么毛病啊,要惹事别带上我俩行吗,有没有有点素质。”

我再一次把张雪瑶拉到身后,翁缸兄瞪着眼睛,用一只手指着我,另一只有正上下翻找着电话簿。

我见状更加怒不可遏,我快步走向翁缸兄,抓起他的手机,用足了力气,摔到停车场的地面上,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手机瞬间被解体,屏幕变成密密麻麻的小碎花。

翁缸兄看着自己的手机已经壮烈牺牲,抬起那蹴鞠一般的头颅,大声骂道:“我他妈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张雪瑶担心的喊着:“小心王涛。”

翁缸兄抡起一拳打在我的太阳穴上,我一阵眩晕,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滚烫疼痛。

肥胖女既然兴奋地蹦了起来,大声欢呼着:“老公好样的,揍死他。”

如果说刚才摔他手机的时候,我还有一丝清醒的理智,那么被打这一拳的时候,我的头脑在一次陷入了黑暗。

我慢慢地抬起头,红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翁缸兄,牙齿被咬的咯咯作响,我握紧拳头,重拳像流星一般,击打在翁缸男的鼻子上,他还没来得及嚎叫,第二拳再次打到他的鼻子上,第三拳,第四拳,他被打的麻木了,双臂下垂着,闭着眼睛,好像还不明白这痛击是发生在自己脸上。

第五拳,啪的一声,她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终于用双手捂住了鼻子,随即便瘫软的倒在地上。

白净青年和瓜子脸美女迅速的围了过去,查看伤势,肥胖女夸张般的尖叫起来,跑过去大喊着:“老公呀,呜呜呜,你为啥不还手呀。”

说完便瞪着我阴冷地说道:“你俩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我老公是....”

“你这头肥猪还不闭嘴,你也想挨揍吗,不管你老公是谁,他惹的事,就得他担着,别跟我提这提那得,对我来说屁用没有,识相的就赶紧滚,不然连你一起揍。”

白净青年爬上车,快速把车倒了出来,他们把翁缸扶上后座,肥胖女还一脸阴狠地看着我,但是不敢言语,只是嘴里不知在轻声嘀咕着什么。

车子开走了,张雪瑶把车倒了进去,锁好车便向我跑来,摸着我的脸心疼的说:“这么长的口子,还疼吗?”

我笑着安慰她说:“没事,粘几个创口贴就好了。”

她瞪着我说:“那怎么能行,万一留疤呢。”

说完竟抽噎起来,泪水顺在她精致的脸颊滴到衣领上和我的手背上,我忙拍着她的肩膀说:“哎呀,哭什么,刚才跟人家那么强势,这会倒是哭上了。”

她揉了揉泛红的眼眸说:“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然后再去吃饭。”

我笑着说:“听你的,今天下午都听你的。”

她一脸娇羞的白了我一眼,便拉着我走出了停车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黄瑾芬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