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老太爷娶 在列车上调教性奴系列

黄瑾芬黄瑾芬 2020年05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1054 次 收藏

“我和她多大仇多大怨,要这么对我;我和你多大仇多大怨,要这么害我。就算没有休息,没有趣闻趣录,也不要一直强调我浪费时间,一直把下午授课无限加长,然后体罚我,好吧?”秦祲之再次皱眉,“加长授课,好,我会同温小姐说的……”卜凡震惊道:“什么!你还想让她教我!”

秦祲之点头,“既然已经开始,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而且你若是不学好,岂不是白受这一天的罪了吗?”卜凡咬唇,气闷道:“什么叫半途而废啊?有温怡在,我永远都学不好!哥啊~,她都这样了,你还敢把我交给她,用不了几天你就可以给我收尸了。”

秦祲之捏住卜凡脸颊,拽了拽道:“真是童言无忌,什么‘收尸’,这话岂可乱说。”卜凡瞪眼,“啊呀,那我这一身的伤、呃伤痛,也是假的吗?你没有亲眼所见,你怎么知道温怡是不是用心教我啊,我告诉你,她就是在故意折磨我,再这样下去,你真的要给我收尸了。”

秦祲之拉起卜凡的胳膊,卜凡立马开始哼唧:“哎呦,啊疼,干嘛啊你!”秦祲之叹气,抬手帮她揉了起来,“靖儿,你这样纯属懒散导致。平日疏于运动,又从未久站、久坐学习过,所以才会全身疼,并不是温小姐之故,你错怪她了。”卜凡指着自己,难以置信道:“我错怪她?”

秦祲之点头,继续道:“我知道,因为军中也是一样,骑射、跑跳、站卧都是要长时间训练,刚开始都会觉得腰酸背痛难以承受,但慢慢的长时间练下去,即使增加强度也不过疲乏些罢了。重要的是持之以恒,靖儿,坚持几天就好了。”卜凡瞠目结舌的看着秦祲之,抽出自己的胳膊,生气道:“喂!你是我哥吗?你这人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秦祲之板着脸道:“什么胳膊肘往外拐,本王是帮理不帮亲,你这很明显是无理取闹,还妄图逃避学习,罪加一等。”卜凡:“我……”“还有,我当然是你哥,因为一点小事就怀疑王兄,真不孝顺。”“怪我吗?明明是你一直帮着温怡说话,还坚持几天就好了?你不如直接弄死我吧。”

秦祲之:“你现在要使脾气了是吧?”卜凡:“对,怎么样?”“……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换我会对你更严厉。既然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本王就吩咐厨房给多吃多福院禁食,靖儿脾气这么大,想必一定饱的吃不下东西了。来人,把这些都撤了,拿到前厅,正好本王饿了。”“啊?”

小碧叹气,完了,苦肉计失败了。小姐,要认输。果然,卜凡一脸倔强又不服气的瞪着秦祲之,咬牙道:“算你狠!”秦祲之笑道:“有温怡有吃的,如何?”卜凡沉重的点了点小脑袋,“恩……我真的不是亲生的……”秦祲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抬手理了理卜凡凌乱的头发,温和道:“丫头,我是为了你好啊,你何时才能长大,懂事。”

卜凡撇嘴,“都是借口,你要是为了我好就不会找个温怡,啊不,是瘟疫!让她来折腾我,还逼我学诗书礼仪,知不知道学习是要讲究兴趣的?没有爱好哪来兴趣,没有喜欢哪来爱好,你这就是在逼鸭子打鸣、公鸡游泳。”秦祲之忍俊不禁道:“哦~,那吃东西就是你的兴趣?”

“秦祲之,你真过分!”“秦靖儿,你总是这么多歪理。”卜凡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理不睬、不言不语。秦祲之伸手端起一旁桌上的莲子羹,用勺子搅拌了几下,吹了吹,喂给卜凡,“张嘴!”

卜凡垂眸,不着痕迹的瞅了瞅那勺莲子羹,颗颗饱满诱人的莲子,波光粼粼中散发着清甜的食物香气。看就知道炖的相当美味,现在吃刚刚好。跟什么过不去,也不能跟吃的过不去不是,本着吃货的原则,卜凡张口咬下,“啊呜!”连勺吞,然后再慢慢的一点点把勺子吐出来。

秦祲之抬起勺子看了看,吃的相当干净,勺子就像是刚出炉一样反射着瓷器的光泽,明亮清透。卜凡不自然的眨眨眼,咳嗽两声道:“看什么呢,继续啊!我可还生气着呢哦。”秦祲之无奈的笑笑,挖了一大勺莲子羹,继续喂食。有人按摩,有人喂饭,卜凡这个晚间过得相当愉悦,身心舒适。

可是,第二天。美味的朝食间有人下人来报,“小姐,温小姐已在前院书斋等候。”卜凡摔筷抬头,满脸皱巴着道:“哎呀,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小碧提醒道:“小姐啊,我们是不是该……”“我们是该把她赶走。”“啊?”卜凡:“我昨天为什么要忍着呢?”小碧:“小姐……”

卜凡握拳:“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我昨天就不该忍!既然秦祲之不愿让她走,好啊,那我就让她自己主动的走。”小碧好奇道:“小姐你想怎么做?”卜凡咬着包子,朝天翻着白眼,开始冷笑:“哼!嘿嘿嘿嘿嘿……”小碧抱臂抖了两抖,“小姐,你笑的,有点瘆的慌。”

卜凡咳嗽两声,拉了拉袖子,拽了拽衣领,然后抱起笼屉道:“走,随我去会会温小姐。”小碧跟上道:“小姐,你最好出院门前吃完,这样可以直接把笼屉送到厨房,而且,外面的人也不会看到去告诉王爷。”卜凡点头,边吃边道:“聪明,我也是这么想的,走。”

前院书斋。卜凡带小碧推门而入,温怡带喜鹊起身相迎,两人都面带笑容的看着对方,眼中火花四溅。温怡:“秦小姐,早,昨晚睡得可好?”卜凡:“温小姐,好早,昨晚睡得不好吗?”温怡以手掩唇,呵呵笑道:“秦小姐真是快人快语,今日我们直接开始授课吧。”

卜凡轻笑点头,“好啊,开始吧。”继续你的嘲讽,本小姐绝对要怼的你后悔来这一遭。保持着这一心绪,卜凡面带微笑,淡定淡然的开始研墨、写字,而温怡带着端庄文雅的假笑瞅着她,围着她转圈圈。一个时辰后,卜凡再次抬头和温怡相视而笑,尼玛,这是在搞什么?

当你准备放大招的时候,对方竟然鸣金收兵了。温怡会转性,打死我都不相信,难不成她今天是准备跟我玩耐性?思想觉悟还挺高,哼!姑奶奶可不跟你耗了,“温小姐,来看看这幅字如何?”温怡停步,翘着兰花指拿起卜凡刚写的书法,仔仔细细看了半天,然后点评道:“还不错,有进步。”“哈?”卜凡一怔手一滑,带翻砚台,墨水撒了温怡一身。

小碧、喜鹊双双一惊,急忙跑上前查看。卜凡尴尬的看着这一幕,略带歉疚道:“温小姐,你要不要换……”哪知话还未落,温怡拽起笔架就凶狠的朝卜凡扔去,小碧惊呼:“小姐小心!”卜凡矮身躲过,仰头瞪着温怡,慢慢起身道:“原来这就是温小姐被人人称颂的教养?”

温怡不语,把手中的宣纸团起再次扔向卜凡,小碧去拦却被她和喜鹊一把推倒在地。卜凡惊怒不已,抬手打落扔来的纸团,快步冲到温怡面前,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甩,温怡借着力道摔倒在卜凡刚刚站的位置。喜鹊迅速扑到温怡身边,扶起她怒瞪着卜凡道:“秦小姐,你怎么能这样?”

卜凡冷哼道:“真是恶人先告状,一个小小的丫头都如此无礼!你眼瞎吗?居然问这种话,真是可笑!”温怡抬头,泪珠滚滚的望着卜凡,“秦小姐,我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如此不满意,你竟如此折磨我?”卜凡瞠目结舌指着温怡,气愤道:“我折磨你?真是好样的!看来我还是下手太轻了,才让你还有精神在这儿继续恶心人……”“秦靖儿!”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卜凡一愣,转头看向来人。秦祲之大步飞奔过来,站在四人中间,先是满目关切的看了看温怡,然后转头怒瞪着卜凡道:“秦靖儿!你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喜鹊满面欢欣,手舞足蹈,太好了。小碧以手扶额,不忍直视,要老命了。卜凡满腹憋屈道:“我……”秦祲之怒其不争道:“你闭嘴!看来是本王一直对你太宽容了,才养成你这般骄横无礼、不知轻重的性子,还不快向温小姐道歉!”“我不!”“你……”“秦王殿下!”

温怡抬手拉住秦祲之衣袖,凄凄惨惨柔柔弱弱的道:“不、不关秦小姐的事,请您不要怪她。砚台,是我不小心打翻的,还带倒了笔架。”说着瞥了一眼卜凡,缩了缩肩膀,颤抖着道:“这,也是我不小心摔倒的,总之,都和秦小姐没有关系,秦王殿下千万不要怪她。我的脚,好像,崴到了。可否,麻烦王爷帮温怡找个大夫,我不想家人担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黄瑾芬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