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之燕栖筠亭续文 纯肉高H轮奸小说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756 次 收藏

洛云飞现在是真的后悔自己为什么来这儿,要是被人发现,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是谁在那里?我已经看到你咯?”

正想着,耳边又再次响起南思弦的声音,他看了一眼手里的桂花糕,抿了抿嘴,正准备出去时,一个人影从墙上翻下来。

洛云飞上前一步,看清楚来人之后暗暗惊讶。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思弦也很吃惊,看着来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她慌张的往后退。

“啊!”没注意到身后的台阶,南思弦向后摔去。

洛云飞差点就现身相救,可是那个突然闯入的人快他一步,上前拉住她的手,把人拽进了他怀里。

“小心些,要不是本王,你可就要摔倒了。”那人搂着她的腰,故意说的暧昧。

南思弦或许没发现,可是他却是知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而那个人将会是他最大的劲敌。

南思弦心里腹诽,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怎么可能被吓的摔倒?

“你怎么在这儿?”南思弦用力把人推开,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尘,好像很脏的样子。

事实上,被洛云澈碰了,她真的觉得不舒服,看来等等又要再洗一次澡了。

没错,来人正是刚回京半个月的三皇子,洛云澈。

他之前去过南府,听闻她生病的消息之后便一直关注着,后来听说她不在府内,多方调查之后才知道她在太子府。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是愤怒的,要不是有副将拦着,他都要大闹太子府了。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他刚找到南思弦住的屋子,就看见洛云飞站在院子里,紧盯着她的房门。

后来南思弦出来,他看洛云飞有想要现身的冲动,便立刻抢在了他的前面落地。

现在这个女人问他怎么在这里?他还想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个小没良心的,本王自然是来救你的。”洛云澈压下心里的种种不悦,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人带回去。

谁知南思弦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了两步才和他说话。

“救我?为什么要救我?我在这里好好的,我才不要走!倒是你,赶紧走,我要睡觉了。”

躲在暗处的洛云飞听她这样说,嘴角轻轻上扬,低头看着手中的圣旨,心里想着,不枉费本宫对你这么好。

南思弦不想和洛云澈有什么干系,所以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拉住了手腕。

“你干什么?”南思弦挣扎。

“弦儿,是皇兄逼你吗?”洛云澈上前一步,攥着她手腕的手更加用力。

南思弦却是不可思议的瞪了他一眼,“你胡说什么?”

“不然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本王知道你爹出事了,是不是皇兄用这件事和你……”

“你住嘴!”南思弦忍无可忍的打断了洛云澈的话,“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卑鄙无耻吗?”

“你!”洛云澈生气了,他没想到自己对她一直念念不忘,而她不仅来了太子府,还对他这样的态度。

“我什么我!洛云澈,我早就告诉你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是要当太子妃的人!”说完,一脚踩上他的靴子,趁着他分心的档口摆脱他的桎梏。

洛云澈眼见南思弦要走,眼中闪烁了一下,出口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的那两个丫鬟怎么了吗?”

听他说起绿袖和红枝,南思弦一阵心悸,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怎么样?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跟本王走,本王告诉你”洛云澈见她松动,便趁机提出条件。

南思弦果然动摇了,“是你抓了她们?”

洛云澈自嘲一笑,“原来,本王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吗?”

那自嘲的笑容看的南思弦心里一动,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犹豫了片刻,她刻意收敛了自己的不耐烦,压低的声音悄声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云澈对于她的服软很是高兴,语气也不自主的柔和了下来,“本王之前去南府寻你,听说那两个丫鬟被你们府上的二姨娘打了二十大板关进了柴房。”

“什么?她怎么可以这么做!”南思弦急的现在就要冲回去,被洛云澈拉住。

南思弦疑惑的瞪他。

“跟本王回去,本王一定帮你救她们。”洛云澈势在必得。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南思弦原本还挺感谢他告诉她这件事,可是听他到了现在还在提条件,就对他很失望。

不,没有失望!

对于这个人,她从来就没有报过希望!

“用不着!我要找人帮忙自然会去寻太子殿下!”说完,她又一次推开了洛云澈的手,并警告道:“别碰我!”

她生气了!

绿袖和红枝是她的姐妹,这个人用她们来威胁自己,按常理她的确应该受制于他,可她却偏偏不要受他的恩情,能把他那莫名其妙的感情撇的干干净净才好!

“太子殿下国事繁忙,你觉得他会管这种小事情?”

洛云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思弦不由的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把我当做什么了?”南思弦轻声低喃,然后毫不犹豫的往前走。

可很快,她又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看见有人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他一身青色长衫,右臂上拖着一份明黄色的圣旨,就那么走了出来,站定在南思弦不远处的地方,望着她微笑。

洛云澈看到她不再往前面走了,以为她是回心转意,高兴的往前走了两步,却在看到她对面站着的人时僵硬了表情。

“皇兄?”

洛云飞淡淡的瞥了一眼他,淡淡道:“三弟回京,本宫竟是现在才知道。”

他的确是已经回京多时,却不曾正式前来拜见太子殿下。所以今晚,是洛云澈回京后,洛云飞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

洛云澈本就以为洛云飞不会出现,所以一直都有恃无恐,如今不止见着人了,还说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令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即使三弟不把本宫这个太子当回事,怎么连父皇也不放在眼里了吗?”洛云飞依旧淡淡的职责,“是在外面久了,忘了宫里的规矩?”

“是皇弟的错。”洛云澈赶紧跪下。

洛云飞看着他的眼中有不耐,“知道错了就好,等父皇从梅林回来,你也该前去复命。”

“是。”

“还不走?”洛云飞见人还跪着不动,不由皱着眉头下逐客令。

洛云澈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惹了洛云飞不高兴,只好讪讪而去。

院子里就只剩下南思弦和洛云飞,南思弦担心绿袖和红枝,竟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她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往外跑。

“等等。”洛云飞将人拦下,看着她不解的望着自己,他无奈叹口气,“你现在回去不是不打自招吗?”

南思弦觉得这话有道理,“可是,绿袖和红枝,她们……”

“你别担心,我会让猎影先去看看。一切,等天亮之后再从长计议,好吗?”

不知道是洛云飞的话有道理,还是因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太过温柔,南思弦似是被蛊惑般的点头。

洛云飞见她答应了,便将圣旨交给她,“给,明日拿着这圣旨,便可去接你爹回府。”

南思弦颤抖着手接过那道圣旨,心里千言万语,最后只说出了一句,“谢谢。”

洛云飞见她这样,不知道为何说不出的心疼,想了许久,问她,“回去之后要是有事,记得来找我。”

“恩。”南思弦轻轻点头。

该说的话似乎都已经说了,洛云飞却还不想回去,但想到明天南思弦还有一场大仗要打,他也只好将人放回去休息。

“时辰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洛云飞压下心中的不舍,率先开口。

南思弦其实也不想分开,毕竟明天她就要回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他的失眠虽然有了好转,但是还没有治好。

“殿下,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洛云飞看着她的眼神直勾勾的,“怎么?这里可是本宫的府邸,还能出事不成?”

话虽如此,但是他还是转身往外走去。

“对啊,不然,三皇子是怎么偷溜出来的?”南思弦笑了一声,赶紧跟上。

“还不是你招来的?”

“我才不要他来!”南思弦厌恶的说道。

洛云飞侧头,视线落在她皱着的眉头上,知道她没有说假话,心里竟说不上来的愉悦。

两人在长廊上走着,月色将他们的背影拉的长长的,远远望去,以分不清你我。

“殿下,我回去之后就没有人提醒你休息了,你一定不要忘了。”

“知道了。”

“还有,记得我说的,事情是做不完的,所以别把自己逼的太紧。”

“好。”

“要是有想不通的事情,或者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是死不了人的,就先放一放。”

“恩。”

“还有,……”

“行了,你很唠叨知道吗?”

“最后一句了。”

“好,你说。”

“殿下,记得要想我。”

说完这句,南思弦拉住他的手,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趁他愣神的时候飞快的跑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