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馅小甜饼 txt全文 自己坐上来宝贝很舒服

大头大头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838 次 收藏

接着,欧阳真真和苏陌熙在洞中又待了两天后,终于被急的到处找人,恨不得把山掀翻的洛辰找到了。

当洛辰看到一脸惬意的躺在大石块上,晒着阳光浴的欧阳真真,脑袋闪过黑线。这家伙哪里有时刻需要被救的迹象,明明是一副超级享受啊,也对,穆程真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什么都和普通人不一样。

欧阳真真竟然还很好心的邀请一边石化的洛辰过来也晒晒,弄得洛辰去也不是,站也不是。等了好久,洛辰才看见苏陌熙拿着些草药回来。咧开嘴,赶紧朝苏陌熙打招呼。

苏陌熙淡淡的回应了一句,绕过洛辰,走到了躺在一边的欧阳真真面前。弯腰扬了扬手中的药草,苏陌熙不着痕迹的朝欧阳真真吐出一句“刚刚笑得挺开心啊,穆公子”

欧阳真真顿觉得阳光哪里温暖了,马丹,这是女主在吃醋吗?

欧阳真真赶紧扯出一脸笑容,小声的说自己这是对苏陌熙笑的,洛辰那个,自己以后甩都不甩,才换来苏陌熙的一哼。

欧阳真真有点欲哭无泪,男主和自己真的好清白,有没有?然后,一脸怨念的望向了洛辰。洛辰也是大眼望着欧阳真真,两人眨巴眨巴,然而心灵无法沟通,并没有了解到任何信息。

欧阳真真叹气一下,默默的接过草药,自己跑到一边放着了。

想想被女主服侍那段日子,真是太美好了!洛辰,你为何来得这么快啊!

接着,三个人互相交流了这几天的心得之后,就迅速的跟着带下来的一支小队伍爬上了山坡。救济大部队很快就整装待发,朝着苏县走去。

没走两个时辰,很快欧阳真真他们就临近苏县了。欧阳真真远远的看着苏县,突然停了下来。洛辰赶紧问怎么了,欧阳真真说道:“八王爷,我觉得你单独带着大部队进去比较好。”

“哦?”洛辰转了一下眼珠子,立马就明白了欧阳真真的想法:他要和穆程兵分两路,一个明访,一个暗查。

随即就点了点头,欧阳真真便朝洛辰投去“哥们,真懂我!”的眼光。

的确是这样。若只是这样浩浩荡荡的进入苏县,难保苏县的官员不阳奉阴违。表面子活做得挺好,实际却差上不少。于是,欧阳真真就决定和洛辰分开来拜访一下这个苏县。

两人商量之后,欧阳真真就跳进苏陌熙的马车,抢先一步,进了苏县。

为了达到潜伏暗查的目的,欧阳真真和苏陌熙决定扮成卖布的商人夫妇,装作来苏县找亲戚做生意的。

经过一番打扮,两个人很快就换上了卖布商人的服饰,来到一家看起来挺不错的客栈。

客栈里生意还不错,掌柜的站在柜台里边拨着算盘。欧阳真真带着苏陌熙走过去,问住宿情况。一听一晚上竟然要五两银子,欧阳真真简直觉得太坑了!妹的,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京都的最好的客栈一晚上也才五两好吗!掌柜的,你怎么不去抢啊?!

欧阳真真忍住一脸肉痛,一口气掏出二十两银子,就向掌柜的开始唠家常。由于银子的作用,很显然,受到了掌柜的笑脸对待。欧阳真真面不改,心不乱的胡扯自己什么家里死了人啊,不得已带着媳妇儿跑到外地找亲戚和卖布啊,一路上风尘仆仆啊,还差点被打劫啊。

说得那叫一个惨,弄得掌柜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竟然还退了五两银子给欧阳真真,拍拍欧阳真真的肩膀,说道:“哎,年轻人啊,老叔一看你就是一个好孩子,老叔真是太同情你了,太惨了。来,这五两银子,你拿着。这一天就当老叔请你的。不过,老叔还是劝你,莫在这里做生意,不然,更惨!”

欧阳真真听出了当中的问题,和苏陌熙对视了一下,转过头继续一脸忧伤的问道为啥呢,那个掌柜又扯过欧阳真真,看了下左右没什么人,才悄悄的告诉了欧阳真真内幕。

原来,自从这里的吴州官上任以来,已经有四年了,这四年,苏县的老百姓可算是生活得极其辛苦,街边的小摊以及想自己这样开门迎客的店铺,都被沉重的赋税压着,也就是这里的物格也十分高的原因。

新来的商人一开始,这个吴州官会特别好生的对待。但是,一旦这个商人购买了摊位或者是开了店后,吴州官就立马原形毕露,马上就要求交这样或者那样的税银。而商人因为已经把一切都定了下来,只得按要求给钱。

加上今年苏县发大水,外商来得更少了,城里的生意不好做,但是税每天还是要上缴,所以,几乎苏县所有的商铺都划高了价格。

而来查的官员,要么和吴州官同流合污,要么就被吴州官带去了自己安排好了的商铺,了解的根本就不是真实情况。

欧阳真真听完,压着一窝子的火气,又随便扯了点其他的,就让店小二带着自己和苏陌熙去了房间。

吩咐店小二准备烧一桶热水,等自己收拾完后,再下楼吃饭,然后欧阳真真又给了点小费,就让店小二点头哈腰的退下了。

马丹,真是太糟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也这么搞!还好自己见多了,也知道该怎么去做!

欧阳真真扑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想对策。苏陌熙也不打扰她,静静的收拾着行李。

很快,店小二就领着两个人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了,热水被加了进去后。店小二就恭敬的离开了。

桶里冒着上浮的热气,显得朦朦胧胧。欧阳真真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应该绅士一点,就让苏陌熙先洗,自己就跑到屏风外边的桌子旁看书。

隔着屏风,听着哗啦哗啦的打水的声音,欧阳真真感觉到一阵烦躁,我凑,老娘也好想去泡泡澡啊!呵呵,画面太美,真是不敢想!

为了缓解这种心情,欧阳真真故意把书翻得哗啦的响,然而自己的眼睛还是很茫然的看着其他地方。

“真真,你要是觉得挺无聊,帮我揉一下肩怎么样啊?”一种被水汽弄得异常慵懒魅惑的声音,隔着屏风传来出来,欧阳真真小脸一红,赶紧丢了书,跑出房间透气去了。

呼,妖孽啊妖孽!不过自己跑什么呢跑,替女主服务什么的不是挺好的吗?欧阳真真想到要是自己进去帮忙,就觉得是在太刺激了。

深呼吸几口气,欧阳真真稳定了一下,老娘一定要淡定,不然就会被女主吃得死死的了。我一定要当好白富美,反攻苏陌熙,走向人生巅峰。这点小诱惑,我还是可以承受的!来吧,康巴德!

欧阳真真决定来到柜台,继续和掌柜的唠家常,没一会,客栈就走进来一个长得像只啄木鸟的中年人,掌柜的一看那个人,就立马停止了说话。欧阳真真就好奇的用很小声的语气问是谁,才知道这就是吴州官的狗头军师,袅师爷。

哈哈哈,袅师爷,不就是鸟师爷吗!长得还真像一只鸟,人如其名,太酷了!欧阳真真看着那个袅师爷就偷着乐,随后就想到了一个计划。

贪官背后的师爷,一般来说出馊主意都不少,贪官要做的坏事,师爷肯定是首先参与的。那么这个袅师爷肯定知道不少内情。而贪官和师爷干坏事,一般也会有黑账本,要是自己勾搭上这个袅师爷,再去见那个什么吴州官,借开店的名义,套黑账本,那也算是找到了一些证据。

想了想,欧阳真真一脸笑容的凑了上去,故作惊讶的喊了袅师爷一声鸟叔。那个袅师爷被这么一打岔,回头看了看这个亲切的喊着自己年轻小伙。

袅师爷想不起自己啥时见过这个人,但看别人一脸亲切的喊着,也心中不确定起来。

欧阳真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赶紧一把拉着袅师爷,哭丧着说自己是他那个家乡的人,小时候自己的爹老王就和袅师爷是亲如哥们,现在爹死掉了,按照遗言,就跑来投奔他。

说完,欧阳真真摸出五十两银子放到袅师爷手里,继续抽泣的说道:“鸟叔啊,这个是爹爹让我带给你的银子,说那个时候家里穷,没办法还你那五两银子,现在富裕了,就是三十年不见你。估算着利息,就让我一定要找到你,把这五十两给你,现在终于见到你了,我真是太激动了。”

袅师爷看着哭得那么真切的欧阳真真,握着手里的银子,也不再犹豫。管他呢,白送银子的不要白不要啊。于是也开口道:“啊,你就是我那个贤侄吗?哎,没想到一别三十年,你都这么大了,当年叔叔走的时候,你还在你娘的肚子里呢。现在日子怎么样了?”

欧阳真真就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家里现在没了长辈,自己带着媳妇来这里做布匹生意。但是找不到铺子,很愁苦很着急。

嘿嘿,看你还不上当!

果然,袅师爷一听欧阳真真是来做生意的,一副悲怜的看着欧阳真真,好像这个真的是他的侄儿一样。很快就提出自己可以帮忙的话,然后拿出了自己就是这个县的师爷的名头。说只要你身上有钱,叔叔马上给你联系州官大人给你弄个黄金商铺。

欧阳真真又是握着袅师爷,装出一副超级感谢的样子。然后又塞了五十两给袅师爷,说是难为叔叔办事情,这个当作酬劳,乐得袅师爷合不拢嘴,立马点头说好。

两个人又闲扯了很久,聊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袅师爷越看欧阳真真那是越顺眼,最后还真的把欧阳真真当成自己的亲侄儿了。最后,欧阳真真请客,袅师爷吃饱喝足之后,拍了拍欧阳真真的肩膀,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就欢欢喜喜的跟欧阳真真告别了。

欧阳真真看着袅师爷远去的背影,目光一沉:哼哼,我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看我不空手套白狼,整得你们爽翻!哈哈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大头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