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强jing伴娘短篇系列 做完爱他还要放里面

李子木李子木 2020年05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822 次 收藏

她话音刚落,屋子中的人解释神色各异。

“此话当真?”老夫人一张脸黑如锅底,站起身询问道。

“我怎会用这样的事骗你们。”唐以柔一张脸上也出现了愤恨,“若是别的女人,把她抬进府就罢了,那可是秦兰儿。”

又蠢又恶毒的秦兰儿。

她还跟唐以柔有着恩怨,两个人凑到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唐风轻伸手拈起一颗葡萄,放置在嘴中,浅浅道。

“大姐你何必这么大反应,秦兰儿又怎么了?她不过是个外室,想要进门,就签个卖身契,把她拿捏在手中不就行了。”

有了她的卖身契,还怕她翻出五指山不成?

唐以柔经过她这么一提点,也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做。

此时,她的心里有些复杂,她跟唐风轻可谓是不死不休,却没想到紧要关头,还是要用唐风轻给她出的主意。

唐风轻的心思却很简单,唐以柔以前做的那些事,她都一五一十的报复了回去。

她失去了唐家的支持,还不会得到梁辉的宠爱,这辈子只能烦累的活着。

既然双方的仇恨一笔勾销,只要唐以柔不来招惹她,她也乐得言语上提点一下唐以柔。

“谢谢二妹的主意,我回去试一试。”

唐以柔面色复杂的说完,又给老夫人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此时,梁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梁辉梗着脖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父亲,兰儿她跟着我这么久,从来没问过我要名分,现在她怀上了身孕,我只不过想把她抬过来当姨娘,你们怎的不同意!”

梁老爷气得双眼翻白,梁辉可是他最喜欢的儿子。

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之前贿赂国子监的考官就罢了,现在又因为一个女人跟家里闹成这样,真是气煞人也。

梁夫人适时站出来添油加醋的道。

“辉儿你这话说得简单,那女人什么来历你难道不清楚吗?她可是被唐家赶出来过,证明她品行不端,你是要把她抬回来搅乱我们家的安宁吗!”

梁夫人这话让梁大人更加警觉。

对,那个女人可是无父无母还被唐家赶出来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梁夫人瞧着梁大人面色变化,心里一喜,继续语重心长的对梁辉道。

“你这孩子,可不能那么任性,别惹你父亲不高兴了。”

又给梁辉扣上了一顶任性的帽子。

梁辉已经看出来梁夫人就是在上眼药,一时间心里的愤怒喷薄而出,他指着梁夫人的脸颊便骂道;“你闭嘴,我跟我父亲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梁夫人故作伤心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主母,你就是这么对我说话的?”

很好,又是一顶不孝的名声扣了下来。

梁夫大本就因为梁辉要把外室抬进府气的不行。

又看到他顶撞长辈,直接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脸上,“你这个孽子,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

梁辉被扇得半张脸高高肿起,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叛逆心思更重。

“你们若不让兰儿进府,那就打死我算了,反正除了我的亲娘外,也没人在意我。”

梁大人拿起棍棒,就要朝他身上招呼去。

梁夫人假意阻拦,其实是在其中添油加醋。

唐以柔回去后便看到这样一幅乱象,她沉了沉眼眸,走到梁辉身边,正面对梁夫人和梁大人,跪倒在地。

“父亲,母亲,我有话要说。”

梁大人高举的棍棒放了下来,沉声道:“说!”

“相公他一时被那个女人迷花了眼,想要把那女人抬进府也是可以的。”

唐以柔说话,在场的人面色各异。

梁夫人和梁老爷脸颊上隐含着怒气,而梁辉则是一脸高兴,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就听到唐以柔继续道。

“那女人想要进来也是有条件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踏进梁家的大门。”唐以柔不顾众人的目光,款款而谈,“首先,她身份低微,进入我们梁家必须得签订一份卖身契,当个婢妾。”

一旦把卖身契牢牢掌控在手中,秦兰儿又怎么可能翻得出风浪。

梁辉听完,高兴的神色消失无踪,率先出言否决。

“不可能!她是来我们家享福的,又不是来当奴婢的,还签什么卖身契!”

唐以柔侧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她爱你,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为你付出,还谈什么爱?”

梁辉如梦初醒,的确,自己为了秦兰儿忤逆了全家的人,让秦兰儿为了他牺牲这么一下,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唐以柔继续循循善诱,一双眼睛里闪耀着精光。

“如果她连这点都不愿意付出,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外面吧。”

梁辉被她激起了火气,“她一定会为我付出的!”

说完,他对着众人告辞,准备去告知秦兰儿这件事。

唐以柔勾唇一笑,并未阻止。

时间渐渐流失,距离李姨娘去世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而宫中也到了静妃的寿宴。

皇上最是宠爱静妃,在这一天,无数的人进宫道贺。

静妃已经三十多岁,皮肤却犹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润滑,眉角上扬,自带风情,犹如二十岁的姑娘一般。

唐风轻把自己的礼物送上去后,便端坐在一旁,并未言语。

辰王也带着人来赴宴,他把礼物往上面一放,说了几句祝福语,便走下来。

“臣女突然觉得辰王有些眼熟。”唐风轻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脸颊。

莲香适时的开口,接上唐风轻的话。

“可不是嘛,辰王简直就跟我们府上的李姨娘长得有七分的相似呢,就跟兄妹一样。”

听到兄妹二字,辰王的眉心狠狠跳动了一下,心中异常不安。

辰王身边的内室黑着脸,尖声阻止了她们的话。

“大胆,竟然把辰王跟一个死人做对比,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唐风轻和莲香急忙垂头,伏低做小。

“臣女并非是对辰王不敬,只是好奇罢了,还望辰王恕罪。”唐风轻认错倒是极快。

辰王皱眉动了动嘴唇,正准备开口,却听到对面内侍尖声大喊,“皇上驾到!”

紧接着,明黄仪仗开路。

辰王未说出口的话都咽回到了肚子里,侧身在一旁,恭敬的行礼。

皇上威严的走过,落座在最上方栩栩如生的龙椅上,扫了众人一眼,伸手道:“免礼。”

众人从地上起身,刚刚还热闹的宴会便得安静了许多,大家的行为都拘着,就怕惹了皇上不悦。

唐风轻和辰王对视了一眼,火光四溅。

辰王心觉不安,转身想走,结果这时唐风轻拦住了他的去路,又重复了刚刚的那个问题。

“辰王,我在这给你陪个不是,我不该把你跟李姨娘做对比,可是你们两个人真的长得很像。”唐风轻一脸真诚,说出来的话差点让辰王吐血。

“你闭嘴!”他低声警告道。

他一个堂堂王爷,总拿他跟一个内宅的姨娘对比。

这不是折辱这是什么?

而且,辰王总觉得她话里有话,难免有些心虚。

皇上自然看到了他们二人的小动作,锐利眼神一眯,声音洪亮的开口。

“唐小姐和辰王在说什么?”

皇上把辰王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难得看到辰王露出失态的样子,他当然要好好询问一番,表示“慰问”。

辰王正准备开口说没什么,唐风轻却抢在他前面回答。

“禀告皇上,我在说辰王长得真像我们府上的李姨娘,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他好像不太高兴。”唐风轻故作迷茫。

辰王冷哼一声,落在唐风轻身上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唐姑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这个话题,辰王不相信她只是随口一说,难道她得知了什么?

不,不对,那天他把事情做得这么隐秘,应该不会有人知道。

唐风轻不理会辰王威胁的目光,上前两步,跪在皇上面前。

“禀告皇上,臣女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皇上看到辰王要倒霉,心里稍稍有些愉悦,脸上依然是那副威严深重的模样,“拿上来。”

唐风轻把从李姨娘房间内的证据放置在托盘上,由小太监呈上娶给皇上。

皇上拿起来一看,心底异常惊骇。

忍着怒气把这些全部看完后,他从座位上蹭了起来,眸光冰寒一片。

“这些东西,都是真的?”

唐风轻恭敬的跪在地上,点头应是。

“自然是真的,这是臣女在李姨娘的房间内搜出来的”

皇上把这些东西砸向辰王,冷声道:“你可真是好样的,明明是李家的孩子,非要冒充皇子,混淆皇室血脉,理应当诛!”

词话一落,在场的人都是一片惊骇。

怎么走到这一步了,怎么回事?

辰王心里也焦急,不过表面却保持着镇定,双膝跪倒在地,面色惶恐。

“皇上,臣冤枉啊,臣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就因为丞相府一个姨娘的书信,你就信了他们?”

他是绝对不可能主动认罪的!

唐风轻早就料到他会抵赖,便开口继续道:“皇上,臣女除了这个物证以外,还有人证,他们正在宫门口,等着,劳烦皇上派人把他们带过来。”

李钊在这么多天内,也不完全是无所事事,他至少找到了当年的几个有关人员。

皇上派人去请。

宴会上的气氛异常宁静,风吹过树叶带来沙沙声。

没多久,那几个人就全部被请过来。

其中一个妇人脸上带着伤疤,年岁跟辰王差不多大。

一进来便率先跪倒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皇上,还请你做主!”她把头重重的磕在石板上,旁观的人都能听到清脆的响声,纷纷觉得脑袋一疼。

而余下的人,也紧随其后,跪在地上,都让皇上做主。

“你们有什么冤屈慢慢说来。”皇上皱眉道。

“民女是陈姓商人的养女,在我十二岁时,我亲眼看到养母养父被李家的主人害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子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