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叶棠采138看书网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李子木李子木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255 次 收藏

亓官白桃再次查看第三页上面的内容,可结局依旧,她有些失落。

就在她打算将玉佩书合上的时候,她发现了第二页上一直在发出淡淡的光亮来。

这是什么?

这一页本是空白的,难道里面增添了新的内容么?

亓官白桃感觉奇怪,翻开了第二页。

可第二页上还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除了中间那个闪闪发亮的点。

它就好像是手机里未读的消息一样,一直在提醒着你。

亓官白桃轻轻的点了一下发光的地方,突然一个投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原来这又是一个机关!

然而,投影上显示的漫画情景却是顾闵的家。

里面的人物也都是亓官白桃白天在顾闵家看到的,上面有顾闵、王浣丝、林大娘还有她自己。

画面的定格点是顾闵在手术室中给王浣丝做脸部手术,而亓官白桃则是在院子里与林大娘聊天。

亓官白桃记得当时两人只是闲聊而已,说的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

看到这,她眉头微蹙。

这也太普通不过了吧!

玉佩发出震动引起我的注意,难道就是想让我回顾这一天的生活么?

似乎又有些说不通!

凭借她对这个神奇玉佩的了解,绝对不会是只让她看到此刻和谐的画面而已,一定另有玄机。

亓官白桃尝试着将画面变大,希望可以从细节中发现出什么,没想到两个手指按在上面轻轻向外侧滑动一下,画面果然被放大了许多。

就好像现代人在手机屏幕上将图片放大一样!

还真是够先进呢!

亓官白桃无心感慨,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每一处。

当她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林大娘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

而这一点亓官白桃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当时也没有太在意。

她还记得当时两人聊天的内容就是将军府冲喜的事情,并且表示没有人会愿意嫁给孟修远这个活死人。

亓官白桃好奇,林大娘怎么听到这句话之后,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呢!

她感觉自己说的都是很正确的想法啊!

难道这个林大娘认识将军府的人?

就在亓官白桃一脸问号的时候,画面中竟然出现了两行字:得知旧人无望,怎会漠然置之。

亓官白桃豁然开朗,看来自己的猜想没错,如果林大娘不是与将军府有关联,又怎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她越来越坚定自己的这个想法。

下次再见林大娘一定要好好打探一番才行。

亓官白桃想清楚一切之后,躺在罗汉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与她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孟修远却迟迟没有入眠。

第二天,亓官白桃睁开眼睛的时候,孟修远已经醒了,而且,看他的样子已经梳洗完毕。

亓官白桃很是诧异,这个家伙头一次醒了之后自己洗漱,平时都是需要她在一旁伺候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看他的表情推测,他的心情应该很不错。

“二少爷怎么起来这么早啊?”亓官白桃试探性的询问。

“醒了呗!”孟修远坐在床边,轻松的说道。

亓官白桃打量了一下孟修远,既然他现在心情尚可,就赶快询问心中的疑惑吧!

“二少爷能否告之昨日是从哪里进来的么?”

“你想知道?”孟修远侧目看向亓官白桃。

“嗯!”亓官白桃带着期盼的眼神。

孟修远的目光从亓官白桃身上移开,看向门口,亓官白桃也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门口?”亓官白桃轻声问道。

孟修远没有回答,亓官白桃感觉很不可思议,昨天她可一直守在门口呢!

如果孟修远真的是从门口进来的,她怎么会看不见这么大一个大活人呢!

亓官白桃一脸疑惑的看向孟修远,孟修远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接着又看向了一旁的窗子。

亓官白桃也跟着看了过去,窗户也不可能啊!

这个时候,就听到孟修远忍不住发笑的声音。

亓官白桃立刻明白了,原来孟修远在耍她。

她带着生气的眼神看向孟修远,“很好玩么?”

“还好吧!”孟修远一边强忍着不笑,一边耸了耸肩。

“孟修远你别太过分!”

“有么?”

“没有么?”

“那你说有就有吧!”

亓官白桃感觉自己快要被孟修远给气炸了!

“孟二少爷,你就告诉我吧,如果下次祖母再来抽查,我好有办法应对啊!”亓官白桃急切的问道。

她可不希望昨天的那一幕再次上演,她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快被吓丢了。

“秘密!”孟修远只丢出这两个字,然后又躺在了床上。

“孟修远!你又卖关子!”亓官白桃双手掐腰,真想上去撬开孟修远的头,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就在亓官白桃气的脸色发红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二少奶奶,司琪进来伺候!”

亓官白桃看向已经在床上躺好的活死人,恨的咬牙切齿。

怪不得孟修远会突然躺下,原来是听到有人来了。

算你厉害!

亓官白桃虽然好奇昨日孟修远到底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床上的,此刻也不想去问他了。

司琪伺候亓官白桃洗漱完之后,就离开了。

还没有等秋菊进来送吃的,亓官白桃和孟修远就听到了院子里有声音传了进来。

“司琪姑娘忙着呢?”是董嬷嬷的声音。

“董嬷嬷这么早怎么到西院来了?”司琪询问道。

“年夫人让我给二少爷送早膳来了!”

“年夫人对我们二少爷可真是好!”司琪迎合着说道。

虽然她也知道年氏不可能是真心对孟修远好的,但也要说些场面话。

“可不是呢!我们夫人对二少爷那简直比她亲生的少爷都好!”董嬷嬷好像是在夸奖自己一般,开心的合不拢嘴。

司琪接过董嬷嬷的食盒,“这食盒就交给奴婢吧,有劳董嬷嬷了!”

“不碍事的,伺候主子是咱们做奴才应该做的!”董嬷嬷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这次她没有像之前一样,想着要进亓官白桃的房间,司琪感觉今天的董嬷嬷有些异常。

秋菊这时候也走了出来,两人一起将食盒送进亓官白桃的房间。

“二少奶奶,这是刚才董嬷嬷送来的!”秋菊说道。

“你们验过了么?”亓官白桃询问道。

“验过了,没有毒!”司琪回答。

“最近基本上每天年夫人都会派人给二少爷送吃的!”秋菊说道。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亓官白桃若有所思的接着说道:“你有没有记录下来!”

“放心吧二少奶奶,我一直都按照您的叮嘱,将东院送来的所有吃食都一一记录下来了。”秋菊回答。

“很好!你们出去吧!”

秋菊与司琪离开后,亓官白桃看着一桌子的美味,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如果都没有毒,年氏为什么还要送呢?

其中一定不简单。

这时候孟修远也走了过来,坐在桌子前,就大打算品尝这些美味。

“你干嘛?”亓官白桃询问道。

“吃饭啊!”孟修远说着,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盘子里的食物。

亓官白桃一把将筷子打掉,孟修远筷子上的那块肉就落到了地上。

“你要干嘛?”孟修远看着地上的肉,反问道。

“我在保护你啊,难道你不要命了么?”

“都说了没有毒,为什么还不让我吃!”

“你的心可真大,没毒就可以吃了么?不能吃!”说着,亓官白桃就将所有的食物都扔了出去。

“你也太过小心了吧!如果年氏敢明目张胆的在我的食物里做手脚,那她才是不想活了呢!”孟修远解释道。

虽然亓官白桃感觉孟修远说的也有些道理,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就是不能吃年氏送来的东西。

“一会秋菊就会送进来安全的食物,你要是饿了就再忍忍吧!”亓官白桃轻声说道。

“好吧!”孟修远撇了撇嘴,没吃到美味,就又回到了床上。

他躺在床上一直看着亓官白桃,在他的心里,他始终对亓官白桃的真实身份感觉好奇。

他之前怀疑亓官白桃是年氏安排到他身边的人,但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又感觉亓官白桃与年氏有一些的疏离感,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

难道亓官白桃真的没有问题么?

还是说,她们在做一个局中局呢?

孟修远看不懂眼前的亓官白桃。

“看什么看?”亓官白桃感觉到了孟修远那灼灼的目光。

“美!”孟修远莞尔一笑,吐出一个字。

“我本来就很美,不用你说!还有你可不要觊觎我的美色,再喜欢上我,我可不想困在这个牢笼里!”

“你说将军府是牢笼?”孟修远询问。

“难道不是么?本应该是和睦的一家人,却整天弄出那么多的尔虞我诈,真不知道你们这些有权有势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闲的!”亓官白桃很是不屑的说道。

“没错!确实是闲的!”孟修远没有反对亓官白桃,反而赞同她的说辞。

“你今天还会出去么?”亓官白桃询问。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子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