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男生给你吃又粗又大的棒棒糖

缸帖峡缸帖峡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256 次 收藏

“怎么回事”?

更远的地方,正在用探测仪观察公馆的某个心怀鬼胎的人,发出了惊讶的低呼。

探测仪上,突然就变得模糊一片,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干扰,完全无法看清公馆的状况。

“难道被发现了?”有人在一旁低语。

“可是这种情况不像是被屏蔽了。该死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利用这次恶劣天气导致‘天王心’故障十分钟的机会才让公馆里的屏蔽信号中断,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屏蔽。怎么办?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是继续还是撤退?”

“情况有变,撤。”

另一人果断道。

“可是任务失败,赔偿金是订金的十倍……”

“笨蛋,我们收钱做任务,又不是收钱卖命,有命才有钱花,没命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现在任务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故,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宁可不做,走。”

“啊……难怪咱们团队的任务完成率百分百,却还是那么穷……”

他么的赚点佣金,全拿去当赔偿金了吧。

“闭嘴,赶紧跟我一起滚蛋。”

雨幕中,两架纤细小巧的犬型机甲,匍匐在地上,借着草木的遮掩,鬼鬼祟祟的迅速远去。

树上的郑真若有所觉,独目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就重新戴上墨镜,没有再关注。

有人识趣,他自然也就不想多事,懒的。

不过……白皇的处境还真不容乐观,从相遇开始,似乎就预示着这家伙是个麻烦。

我为什么要自找麻烦……郑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为了省一时的麻烦,而陷入无数的麻烦里,他果然是脑子不够用,这点利弊都没有算清楚。

换脑子决心和意志,更坚定了。

白皇和叶梵仙谈了整整一个小时,才从公馆里出来,此时雨势已经小了很多,连大风都变成了微风,空气中飘浮着清新的味道。

白皇控制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莫名的,他隐隐觉得,这股清新的味道里,透着一抹令他心跳加剧的气息,就好像……就好像郑真就在附近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

嗯,大概是我在思念他了。

白皇低头失笑。

“苏子枫,回‘雪焰山’号。”

正在替他拉开车门的苏子枫一愣,道:“老大,预订行程接下来不是应该去华公馆吗?”

华公馆,就是华天伦的地方。

白皇抬眼瞪过去。

苏子枫立刻低头,认怂,打开卫队内部通讯频道,将白皇的决定传达下去。

至于华公馆,管他呢,让华天伦等着好了,谅他也不敢翻天。

经过百米外的那株树边时,后座上,刚刚闭目养神的白皇蓦然睁眼,道:“停。”

打开车窗,白皇忍不住用力又吸了一口气。

不是错觉,这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他心跳如鼓,仿佛就在不久之前,郑真就站在这里,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美杜莎公馆里的他。

不,不会的,郑真一向不喜欢出门,何况“雪焰山”号有出入限制,他离开不可能没人通知自己。

但是……白皇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看到地上有一截断裂的树枝,断口新鲜。

“苏子枫。”

对前座上的苏子枫一抬下巴,白皇示意他去把树枝捡过来。

苏子枫莫名所以,今天老大真是怪怪的,之前风刮得那么大,刮断一截树枝有什么稀奇的。

但他可不敢违逆白皇的意思,尽管腹诽,但还是上车把那截树枝捡起来,一看断口,顿时脸色就变了。

“老大,你看,上面有指印。”

不是被风刮断的,而是被人硬生生用手掰断的,就在不久之前。这个位置距离美杜莎公馆仅有百米,绝对应该处于卫队警戒范围之内,有人在这里折断了树枝,卫队竟然没有人发现。

苏子枫硬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有人狙击老大,根本就来不及阻拦。

白皇看着断口上面的指印,眼神沉了沉,伸手接过树枝用力一捏,没断,新鲜树枝有韧性,不像老化的树枝,枝干发脆容易断。

想了想,他又用双手一掰,这一次倒是轻松折断。

但折断的截面,有木刺龇出,远没有印有指印的断口光滑。

苏子枫倒抽一口冷气,失声道:“老大,这树枝是被人徒手捏断的?”

所以断口才这么光滑,可是,那要多大的力量?

白皇没有回答,只是莫名的又想起了郑真。连飞船舱门都能一拳轰穿,徒手捏断新鲜树枝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难道他真的来过?

是因为……不放心自己的安危?

白皇微微失神了,心口跳动失去了规律,呼吸隐约杂乱起来。

“老大,卫队失职了,回去后我会加强整顿……”

苏子枫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白皇闭上眼睛,努力平复情绪。

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跳动得越来越混乱、越来越有力的心脏。

好开心啊!

混沌的世界,仿佛在他眼前绽开了一朵最美艳灿烂的烟花。

如此的光明,如此的温暖。

即使是那位小太阳一样的圣域明星,都不如此刻的烟花绚烂。

不愧是……我白皇喜欢的人。

强大,神秘,美好,优秀。

然而回到“雪焰山”号上的白皇,却生生吃了郑真一记闭门羹。

“忙,没空理你。”

郑真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微微发闷。

白皇:“……”

谁惹他不高兴了?

想想郑真那副谁也不太搭理的脾气,白皇忍不住拿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我吗?

莫名想到那截断裂的树枝,白皇心里突然发虚。

“阿真,你开开门,我有话想跟你说。”

“这门挡得住你?”

郑真不耐烦的对着门吼了一声,拥有“雪焰山”号最高权限的人,哪扇门能拦得住他。

吼完了,他呼出一口气,埋头继续忙活。倒不是骗白皇,他是真忙,忙着完善简化版的时空遁阵,昨天夜里为了炼制指环和护心镜,把正事给耽搁了。

没遇上威胁之前,郑真懒懒散散的,倒也不着急,但一遇上有可能威胁到他的人,他骨子里的劲儿立刻就上来了。

钱钱钱钱钱……换个脑子都要几百万,他要换的何止是脑子,眼睛、手、脚、心、肝、脾、肺、肾,哪样不要换,不管是残缺的,还是完好的,都是二十几年前的淘汰货,通通要换成最新的。

这还只是初步计划,换这些主要是应对威胁,更进一步的,做为阵灵,怎么能容易自己附灵的不是一件法宝,堂堂真人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所以,他还要学习机甲制造原理,等有了地火之后,他要把自己的机甲形态,重新炼制一遍,刻上阵符,打造成这个世界里最强的法宝。到那时候,哪怕是没有灵气,他也能成为这个世界里的最强者。

前景很远大,钱途也很坎坷,哪怕郑真对这个世界的货币价值没有太多的认识,也知道那肯定不是以百万为单位的投资,千万只能算毛毛雨,上亿估计才是个零头。

毕竟,他要干的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弄不好还能开创机甲新流派。

太遥远的事先不去管他,总之,就从眼前的几百万开始,无论如何,他都要做到万无一失,几百万都挣不到,还有钱途可言吗?

郑真前所未有的积极,想当初,他为飞升劫做准备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股劲儿。

所以,白皇在这当口跑过来打扰他,能不招他烦吗?

在外面招猫惹狗就算了,少来招惹他。

嗯,等等,那个威胁是什么人得问问,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算是怼脸,也要讲究兵法谋略,郑真当年怼遍天下无敌手,靠的可不是用脸硬怼,五官再美也有极限,何况修真界里有的是脱胎换骨之法,从来就不缺美人,五官完美者比比皆是。

怼脸,除了容貌气质之外,还要讲打扮、拼姿势、斗气势、战心理、搞舆论,乃至于环境背景光线都大有讲究,最高明的手段,还要引导天下人的审美倾向,其中的细微奥妙之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总之,怼脸,也是一门大学问。

但郑真无所畏惧,他专业怼脸一千年,早就是个中高手。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门外白皇弱弱的道:“那我就进来了。”

然后房门就自动打开了。

郑真瞥了他一眼,正撞上白皇偷偷看过来,眼神一撞,白皇顿时露出笑容。

“阿真,你真在忙啊。”

看着那些鬼画符,白皇这时才明白过来,郑真不是在生他的气,而是真忙得很。他吊起来的心,立刻就落到了实处,只觉得背心里都是一层庆幸的冷汗。

郑真收回目光,一边继续凝神调整阵符的组合,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白皇这才想起自己赶回来的目的,迟疑了片刻,抱着三分怀疑七分肯定的心态,问道:“你今天……是不是跟着我出门了?”

“嗯。”郑真应了一声,反问道,“你发现那截断掉的树枝了?”

白皇重重呼出一口气,果然,喜欢的情绪漫过了心中的疑惑,本来想问郑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避开了飞船上的监控离开“雪焰山”号,可是话到唇边,硬是变成了一句“你担心我啊”。

那三分窃喜七分雀跃的情绪,简直就刻在了脸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缸帖峡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