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全文免费阅读读 晚上睡觉腿挂在墙上会瘦吗

王江华王江华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828 次 收藏

最先弄响丁当片的是比尔,他架着半昏迷的芙蓉,精疲力竭地跌倒在门厅的地毯上,赤胆忠心咒外围的食死徒正盲目地冲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发射咒语,打得周围石屑四溅。我和罗恩弯着腰将他俩拖到安全的区域,赫敏关上大门,又给它加了几道牢固咒。

比尔只受了些轻伤,芙蓉不知道被什么咒语击中了,很可能断了肋骨。他俩都全身透湿,散发着咸腥味儿,像是刚从海里上来。他语焉不详地告诉我们贝壳小屋遭到袭击,我们便赶紧先把芙蓉抬上了楼,叫克利切拿药来。

芙蓉紧闭着眼睛,断断续续地用法语念叨着什么,比尔紧紧握住她的手,轻声安抚着她。过了好一会儿,芙蓉的神情终于舒缓下来,比尔喂她喝下药剂,和赫敏一起将她身上弄干、处理好她的其他伤势。完成这些之后我差点以为他会倒在芙蓉旁边,但比尔重又绷紧了身体,转向我们。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他表情严峻地说,“我怀疑他们的目标不止贝壳小屋。”

“你是说陋……”赫敏没说下去,她惊慌地看了罗恩一眼,我们都明白她的意思。

“发生了什么,比尔?”我问。

“晚上八点左右,我和芙蓉刚吃完晚饭,他们炸开了前门。我们发现不能幻影移形,就一边和他们打斗一边撤退,跳进了海里。漂到离海岸足够远的地方之后,我们幻影移形到了这里。”比尔说,“来的人大概有六七个,都带着兜帽,我感觉他们没有下杀手,否则我们肯定已经死了。”

“你是说他们想活捉你们?”赫敏说。

“他们也这样袭击了其他人?”罗恩急切地说,“爸爸妈妈安全吗?还有弗雷德和乔治,我们是不是该警告他们?有办法知道家里的情况吗?”

“幻影移形之前我已经向陋居发过警示信号,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回应。”比尔看向别处,“其他地方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如果袭击是同时……”

“你之前说周五晚上大家会到陋居聚餐,”罗恩有点发抖,“其他人都在那里,是不是?”

“金妮不在,卡罗兄妹盯上了她,所以复活节后我们就安排她‘度假’去了。她短时间内不会在陋居露面。”比尔说,“其他人……我想都在,可能还有别的社员,我不知道。”

一时间我们都没有再说话,被恐惧压得透不过气来。

“我们现在做什么?”罗恩打破了沉默,“我们不能就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你们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罗恩。而且哈利是他们最首要的目标。”比尔说着,小心地拉开芙蓉的手,摇摇晃晃地起身,我这才想起他的伤还没有处理,“下楼去吧,要是陋居出事……我们很快就会收到消息了。”

我们刚在客厅的沙发坐定,金斯莱就来了。我与他对过口令把门打开,他脱下隐形斗篷,袍子上沾着泥土和草叶。

“外面的监视者全部撤走了。”他边走进来边说,另外三个人大步迎向他。

“情况怎么样?”罗恩问,“出了什么事?”

“陋居遇袭。”金斯莱说,“亚瑟、莫莉、弗雷德和乔治都被抓走了。”

罗恩一把抓住金斯莱的领子,他不可能做到除非后者没打算躲闪。

“罗恩!”赫敏惊叫。

“这怎么会发生?!”罗恩咆哮,布莱克夫人又尖叫起来。

“我带人赶到时陋居已经空了。”我拉上画像的帘子,金斯莱冷静地说,“安顿好唐克斯和小泰迪之后,莱姆斯稍后就会赶来,他当时在场。”

“你怎么会不在?”罗恩质问,“你应该保护他们的!”

“冷静点,罗恩。”比尔说,他的步子还有点瘸。

“神秘人刚才抓走了我们的父母,还有弗雷德和乔治!”

“芙蓉怎么样了,比尔?”金斯莱问。

“睡下了。我刚接上了她的肋骨,用了催长素,会没事的。”比尔说,将一只手放在罗恩肩上,“冲着同伴大喊大叫帮不到他们,罗恩。金斯莱已经尽力了。”

赫敏抓住罗恩的手腕,轻声劝阻他,最终罗恩放开了金斯莱,甩开她和比尔跌坐在沙发上,捂住了脸。

我们聚在客厅里等待着,克利切端来热茶,我们挨个拿了,罗恩将杯子推到一边,比尔也没有喝。我紧紧抓着杯子,听着赫敏与金斯莱交换已知的情况,分析食死徒这样做的理由。我已经开始猜到了。

几分钟后卢平出现在门口,金斯莱将他带了进来。他看上去完完全全是刚从一场恶战中死里逃生的样子,看清他时我和赫敏都抽了口气,罗恩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不会呼吸了。

“怎么回事,莱姆斯?”比尔问,握紧了拳头。

“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他们破坏了陋居的防护咒,速度非常快。那之前他们已经在陋居周围布置了反幻影移形咒。放哨的社员发出了警告,但没能争取到多少时间。”莱姆斯低声说,“亚瑟和莫莉叫弗雷德、乔治和我护送朵拉和泰迪离开,他们留下迎击敌人,但后门也有埋伏。乔治和弗雷德先后被击倒了,我和朵拉逃到后山,带着泰迪幻影移形到了穆丽尔家,让赤胆忠心咒生效了,朵拉是保密人。”

“他们有没有……?”罗恩颤声问。

“我确定弗雷德和乔治都不是被死咒打中的。食死徒一直集中攻击他们,而且没有下杀手,我猜他们的任务是活捉……韦斯莱家的人。他们暂时不会杀死他们。”莱姆斯说,“我……我很抱歉,罗恩,比尔。”

“放哨的三名社员被杀死了。”金斯莱说。

“陋居和贝壳小屋的袭击是同时发生的。”比尔声音嘶哑地说。

“还有一件事。”金斯莱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袋子,“检查现场的时候我们在不远处发现了这个,你们认识吗?”

里面是一副碎掉的眼镜,看上去它掉在泥里,还被人踩过了。

“这是……珀西的眼镜吗?”赫敏不确定地问,“但这不可能呀,他……”

罗恩求援地看向比尔,后者注视了那堆碎片一会儿,捡出一根眼镜腿。

“弗雷德和乔治六岁的时候恶作剧弄坏了珀西的眼镜,他们央求我阻止珀西把这事儿告诉妈妈,最后我答应让珀西从我新买的那套羽毛笔里挑一支,然后我们一块把眼镜粘了起来。”他说,向我们展示那上面一处弯曲的地方,“我们的手艺很糟糕……毫无疑问,这副眼镜是珀西的。他都没重新买一副。”

“可他怎么会……?”罗恩卡住了。

“阿不福思联系了我们,说珀西告诉他魔法部要袭击陋居。”金斯莱说,“珀西和他取得联系有一段时间了,他很小心,因为魔法部最近在排查部里凤凰社的内应。他今晚加班,注意到傲罗司正在部署大规模行动,就去二层查探了一番……我猜他在通知阿不福思之后立刻去了现场,试图阻止他们。”

“那个傻瓜。”比尔说。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海丝佳·琼斯带着金妮出现了,这次赫敏干脆给丁当片施了个冻结咒。海丝佳与卢平和金斯莱一样告诉我们外面的监视者离开了,她与金斯莱简短地交流了几句,又马上离开了格里莫广场。我们不得不又将事情经过对金妮复述了一遍,讲到一半时,比尔起身快步离开了,说要上楼察看芙蓉的情况。

“可是怎么会呢?”金妮脸色苍白,神色惊恐,“他们怎么会知道罗恩和哈利在一起行动?”

“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很可能卢娜被抓走之后他就在帮食死徒做事了。”赫敏说,“我和罗恩十月的时候一起去拜访过他,没有用假身份,当时我们和哈利分开了,他只看到我们两个。但在古灵阁的时候,他们看到我和哈利在一起了……我早该想到这个的,我真是太蠢了!”

“如果他们那时候就知道了,为什么过了一个月才动手?”金妮问,“为什么他们会允许我离开学校?”

“他们在等待时机,那时你有麦格他们的掩护。”金斯莱说,“古灵阁的事之后社里加强了陋居和贝壳小屋周围的警备,但他们一直没有表现出进一步行动的迹象。四月中旬我们又有一批社员被捕了,社里人手更加紧缺,亚瑟和莫莉就提出将警备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比尔和芙蓉住进贝壳小屋之后就很少回家了,但双胞胎每周五是肯定会回家吃晚饭的。”卢平说,“朵拉和我的在场是个意外,莫莉邀请了我们,想为泰迪办个聚会。”

“他们得非常了解陋居的情况才行。”赫敏说。

“这并不难。”金斯莱说,“因为和哈利的联系,你们失踪后,陋居就一直处在魔法部的严密监视之下。他们肯定也借此查探了凤凰社的岗哨的位置。”

“为什么食死徒要抓走爸爸妈妈他们,而不是……”金妮吞咽了一下,“他们想做什么?”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我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江华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