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要口是什么意思 别人都说我变态

王江华王江华 2020年03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582 次 收藏

“哟,这不是青一师妹嘛,赶着这会儿回来了。不知道上次的伤好了没有,也怪我下手不知轻重让你受了伤。”正在几个人聊得还算愉快的时候一个女声插进来,不是千瑶是谁。后面跟着楚家两兄妹。

依着凤鸾的本性她是想整治她一番的,可是她以前在人前都是一副傻白甜的人设暂时还不想崩了,于是装作有些害怕但又强撑的模样,“比武受伤是我技不如人不怪师姐。”

千瑶笑得极其嚣张,“你知道就好,不过你的伤好了吗,别这次比武又落个重伤啊,呵呵。”

凤鸾察觉到白九脸色阴沉的可怕,向他的位置靠了靠拉住他的手才好一些,但脸色依旧不好。

凤鸾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劳烦师姐关心,我已经大好了。”

千瑶听了气闷,她哪里是想关心她,怎么听不懂人话呢?眼睛却看向白九,简直惊为天人,顿时眼睛放光。

她以前一直以为纪杭是世间最好的男子,容貌好修为高又是掌门接班人,可面前的男子却是比纪杭容貌还要俊俏许多,一身洁白无比清新脱俗,面色冷然让人不敢接近却欲罢不能。

能出现在宗里的一定不是一般人,千瑶娇羞的问道,“不知这位是?”

其实千瑶是见过白九的,只不过那次凤鸾受伤千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加上白九速度太快千瑶只看到一个白色的背影,并不知道就是面前惊为天人的男子。

白九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之色,凤鸾赶紧顺毛捏了捏他的手掌,白九这才反手包住凤鸾柔软的小手,果然还是自己的小丫头贴心。

凤鸾还是回答了千瑶的话,“这位是我的师叔。”

“师叔?”千瑶明显不信,“你不是骗人的吧?”

“你大可以去问掌门师叔。”

千瑶犹豫了一下,父亲从未说起还有这么个师叔啊,“我自然会去问的,不过,这位这么年轻真的是师叔吗?”要是师兄该有多好啊!

凤鸾心里翻了个白眼,恨不得提醒千瑶出门请带上你的智商。然后抽出白九在身后把玩的手,撇了他一眼,大概意思就是看你长那么好看干嘛,招蜂引蝶的。

白九很无辜啊,他也不知道会这样啊,再说了,你没见那个纪杭看你的眼神吗?不过好像小丫头真的没发现纪杭对她的心思,他才不会傻傻的去提醒呢,只得默默跟在凤鸾身后。

“千瑶师妹,师叔年轻关你什么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庄牧阴阳怪气的说道。

千瑶气极,“哼,我说青一你心疼了是吧,你对青一处处袒护,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吧。”

“就是。”楚玉这半天终于算是插上话了。

“你……”庄牧有种被说中心事的窘迫,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青一师妹单纯善良,正常人都会喜欢她,像你这种人看谁都是心思不纯,只怕是你自己心里阴暗吧!”

“呵,我心里阴暗?我是堂堂掌门的女儿你竟然说我心里阴暗?”

“所以你也只有出身可以炫耀了。”

“庄牧,别以为有玄安师叔宠着你就无法无天了。”

“呵,到底是谁无法无天,仗着自己的身份横行霸道?”

“我横行霸道?你眼睛有问题吧。”

“对,我眼睛有问题,总是看到你不做好事。”

“我什么时候不做好事?”

“我们一起历练的时候是谁在背后害青一师妹大家心里清楚。”

“你是说我害她,我什么时候害她了?她自己不听指挥出了事端凭什么算我头上?”

“难道她会自己爬到棺材里被封印的吗?”

说到这里凤鸾才想起她那次被千瑶几人暗算的事,看着周围人越来越多,所以她就准备做个好人。“庄牧师兄,你别说了,师姐她是断断不会做这丧心病狂的事的,可能是我一个人走丢了被魔族的人暗算的,师姐绝对不会这么对我的。”

千瑶很得意,“看吧,她自己都说了不是我,你还要说什么?”

庄牧望着凤鸾有些气愤,“青一师妹……”

“庄牧师兄,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等下就要上擂台比武,可要把心沉静下来。”

庄牧见凤鸾自己都不追究,又恨她的软弱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比武马上开始了,大家都赶紧去准备吧。”纪杭发话,大家自然是听了,很快都散了,只余本来的几个人。

纪杭看了千瑶几人一眼,不漏痕迹的闪过一丝厌恶,语气没有变化,“千瑶师妹几人也赶紧去准备吧,师父可是很期待你的。”

千瑶虽然看到白九惊艳到了,可纪杭是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在他面前也是乖巧温顺的,“好的,大师兄。那我们就先走了。”

纪杭冲白九拱了拱手,“师妹师弟顽劣,还请师叔不要见怪。”完全一副主人家的姿态。

白九点了点头认同道,“确实顽劣。”

凤鸾嘴角一抽,有这样回话的么?“师叔?”

白九才不耐烦的说道,“走吧,不是要抽签选择对手吗?”

凤鸾尴尬的看向纪杭,“大师兄你也要抽签吗?一起吧!”

纪杭一甩清冷的面容,含笑的看着凤鸾,“好的,一起。”说着就走到凤鸾的另一边。

白九气得不清,把凤鸾往他身边一带就换了位置,装作不在意的说道,“果子要给你师父留吗?”

凤鸾满头黑线,这话题转得真是一点也不生硬啊,但她还是干干的回答道,“他不知道要闭关多久,不用留给他,要吃他自己会去找。”

凤鸾的话明显取悦了白九,对的,就是不要对他以外的男人好。

旁边一路的纪杭心塞塞,这位师叔的占有欲青一师妹竟然没有察觉出来,不过一想到这位可是师叔啊,顿时失落的心情得到了很大的缓解,玄天宗无比看重辈分,他这个师兄就没有问题了。原本想着慢慢对青一表明心迹的,可现在不能再等了啊。

这次参加比武的弟子有129个,那就是说有一个人会抽到空的,这时大家都在讨论谁会这么幸运抽到65号,因为是根据正反的数字来算的。

没多久就开始抽号码牌,凤鸾和纪杭分别去前面抽了一个,凤鸾拿起号码牌看了一眼数字第一时间看向白九,慢慢走到他身边无限感叹,“师叔,看来明天我还得来啊。”

白九顿时了然,小丫头这是抽到了幸运号了,他默默不语,其实这也不见得是幸运的,越到后面的人越厉害,前面的全当练手,要是一不小心把别人弄死掉了可不好。

当凤鸾拿出幸运号码牌的时候,纪杭在一旁微笑着说恭喜。凤鸾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宁愿跟人打一场,可面上还是装作欣喜的模样。

凤鸾抽到幸运号,自然有些人眼红议论对她指指点点,当然这又少不了千瑶几人的功劳。

凤鸾不用比武也没什么事,就早早的跟白九回了小竹峰。以前是两个人住,现在也是两个人住,可凤鸾明显感觉跟以前不一样。

按理说白九修炼到这个境界不吃东西也是可以的,可他非得每天弄些花样百出的美食,凤鸾怀疑这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不然人家都花时间修炼,他怎么把时间花在厨艺上面?

“师叔,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做的这些东西好好吃,特别是这桃花羹,香甜爽口,带着淡淡的桃花香,吃到嘴里感觉心都要化了。不过,这桃花你哪里弄的,感觉好新鲜。”

白九看了一眼凤鸾,微笑着答道,“你师父后院。”

凤鸾持勺子的手顿住,不是她想的那颗吧?那可是师父的命啊。

说来也奇怪,小竹峰上面真的就只适合竹子生长。以前凤鸾想在这里种草药都不行,再怎么用心没多久就会死掉,别的什么果树和花草也是一样。

师父极其喜欢桃花,种了好些年不成,后来不知道从哪里移植过来这颗桃树,宝贝得不行,凤鸾是碰都不能碰的,这会儿竟然被白九拿来做桃花羹,哈哈哈哈,想来还是蛮开心的。“那我们赶紧趁师父闭关多做几次,他出来了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怎么了,很宝贵吗?”

“那就是师父的命,不过他的命挺多的,就比如我们先前喝的茶,只是这桃花是他最重要的命。”

白九默了默,这种桃花很普通啊!“只要你喜欢我天天做给你吃,有我在你师父不会说什么的。”

“师叔真是太好了,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跟师父怪怪的,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他修为没我高自然是怕我的。”白九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呃……“师叔真是自信啊!”

白九笑了笑没说话,他在任何人面前都是自信的,唯独在她面前,他比她大了十几岁,辈分又太高,只怕她不能接受他。

当初他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她才四岁,纵然他当时年轻气盛也忍不住对她生了怜悯之心,那个年纪应该是有记忆的,奇怪的是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的模样,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他,他就动了恻隐之心。

这些年来他每次出关都会来看她,她似乎没有当初带她回来的记忆,他总是默默的关注着她,她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他安排的,玄真只是执行他的意思。

上次她无意间触动机缘,强行进入筑基中期,若不是他保驾护航怕是她会挺不过来,还好,他来得及时,救了她也救了自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江华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