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上将先生 乖塞着不许取出

蒋小燕蒋小燕 2020年03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894 次 收藏

“佐裕,你究竟去哪儿了呢?连一个电话都不愿意跟妈妈打吗?”荷莉从桌子上拿起佐裕的照片,自言自语道。桌子上不仅有佐裕、承太郎和她老公空条贞夫的照片,还有一张十分古老的黑白旧照片,里面是个有着银色长发的非常漂亮的男人。

“我回来了。又在想佐裕吗?”

听到承太郎的声音,荷莉转身,却见他扛着一个不省人事浑身浴血的男生。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在学校发生什么事了吗?”

“和你没关系。爷爷呢?不是说今天坐飞机过来吗?”

“我正要去机场接他。”荷莉落寞地想:承太郎什么事都不跟我说,实在令我很担心。要不是爸爸提前说了替身的事,他还要把替身当成恶灵,为防止控制不住“恶灵”伤人而住到监狱里去。不要说佐裕更是招呼不打就跑了,SPW财团的人也只说他现在很平安而已,什么情况都不透露……唉,他们俩大概都是怕我太操心吧。

已经扛着男生朝客房走去的承太郎转身看了看荷莉:“接到爷爷就赶紧回来,你今天看上去精神不太好。”

听到承太郎的关心,荷莉马上心花怒放,灿烂地比了个V字:“好的好的,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花京院典明记得被迪奥的肉芽掌控思维时的一切,包括袭击空条承太郎,以及被承太郎带回家,醒来之后,在承太郎爷爷和一个埃及占卜师的指导下,用刚刚被起名为“白金之星”的替身为他拔除肉芽。这其中只要有一点偏差,肉芽就会从承太郎的手臂钻入侵蚀到他的大脑。

他被这种说不清理由却豁出性命的救助感动了,那时他就很清楚空条承太郎是个什么样的人。而那温柔又温暖地关怀他的承太郎的母亲,也令他十分有好感。他喜欢这一家。

他头上的血已经被荷莉擦干净,伤口被妥善地处理好,沾了血迹的校服也换下,换上了这家小儿子的衣服。他拿起茶几上荷莉留给他的一颗巧克力,说是用甜蜜的东西让他放松些缓解疼痛。

嗯,居然是樱桃味的。花京院喜欢樱桃,却也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樱桃酒心巧克力。

就在之前,荷莉对花京院这样说:“这是佐裕在白色情人节的时候做的,没有刚做好的时候好吃,但还是很不错的哟。”

他不禁想:空条佐裕,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换好衣服的他走到客厅,乔瑟夫正使出长得像带刺藤蔓的紫色隐者砸碎一个相机。

空白的照片显现出影像,那是黑暗环境中迪奥的背影。这是被称作“念写”的能力。

“你们看,念写其他都分毫不差,唯独佐裕……让我念写出了匪夷所思的照片。”乔瑟夫掏出一张相片:一座城堡,一个人。

荷莉惊呼一声,跑去拿来桌上的黑白相片对比。

“是他!”

乔瑟夫缓缓点头:“是的,照片中的这个人,是我祖父的好友的样子。奇怪的是,我明明念写的是佐裕,照片中应该出现的是佐裕那时的情况才对。”

“那是开罗东郊的萨拉丁城堡。”埃及占卜师穆罕默德·阿布德尔接着说。

乔瑟夫指着照片右下角:“而且看这台停在这里的保时捷的车型,是今年的新款。就算出了差错念写到一个早已死去的人,又怎么会安然出现在今年的萨拉丁城堡!而像他这样患有白化病,又漂亮到这种程度的人,不可能只是凑巧长得非常相似的无关人士吧?”

“……”

本来念写能力让照片慢慢浮现就有些灵异的感觉,浮现出的影像还是个一百年前就死去的人,让整件事更诡异了,这诡异的事件又与失踪的佐裕有关。一时屋内沉默。

“咳咳。”花京院倚在门框上清了清嗓子,“能容许我插一句话吗?”

大家的目光望过来,鼓励着花京院说下去。

“这个人的照片,我在迪奥手上也见过。”

乔瑟夫:“不可能,迪奥是认识他,可他留下的只有在我祖父母结婚时,顺便在照相馆照下的这张照片而已。迪奥手上不应该有他的照片。”

“那不是很久远的照片,也是在萨拉丁城堡拍摄的。迪奥说,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悠闲的旅游,把照片寄给他,简直是故意对他挑衅加调戏……”

花京院好好的回想了一下:“对,我记得很清楚,迪奥对着照片说出过‘佐裕’这个名字,而且吩咐属下……咳,包括我,袭击乔斯达家的人的时候优先袭击空条佐裕。”

荷莉像做错了什么事,为花京院解惑:“唉,关于名字这件事要怪我。我怀着佐裕的时候回美国的家看了一趟,正巧整理旧东西时找到这张照片。”

乔瑟夫也回忆起来:“是的,那时候荷莉感叹照片里的人太漂亮了,把照片要了过去还问我他是谁,我就说了他的来历,他的名字叫做‘Sayu’。”

荷莉愧疚道:“我一听这名字就觉得可以取作一个日本名字,写作汉字‘佐裕’,寓意不错,又能纪念曾祖父的好友。没想到,现在让迪奥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了。”

一直若有所思的承太郎这才开口:“恐怕不是没有关系。爷爷的念写不是说明他们之间是有关系的吗?”

阿布德尔翻动着手中的占卜卡片,提出猜测:“是附身之类的吗?佐裕的失踪是不是由于被这人附身了呢?死后出现替身能力虽然不合常规,但也不是没有……或者,那人有了什么奇遇至今没有死呢?”

“……”那叫做“Sayu”的人觉醒了替身,附身在佐裕身上,大家都觉得这个猜测好有道理。

“不过这仅仅是个猜测而已,没有任何证据,一切都要见到佐裕之后才知道。”阿布德尔补充。

“反正如果真是这样,Sayu应该不会伤害到佐裕的啊哈哈。佐裕怎么样都会没事的。”见女儿面露愁容,乔瑟夫觉得话题进行到这里真是后悔让女儿加入讨论了,连忙打个马虎眼。

花京院看了看荷莉,也安慰道:“阿姨,您脸色有些差,还是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承太郎也说:“我会找到佐裕的。”

“让你们担心了,”荷莉故作轻松地伸个懒腰,“好的,我这就去休息,可能最近确实有点累吧。SPW财团的人说佐裕很平安,那位Sayu爷爷也不是坏人,我其实没有很担心。等佐裕回来,我给大家做好吃的哟~”

轻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的荷莉留给大家一个快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可是转眼就听到木质走廊清晰的重物落地声,众人跑出去一看,荷莉晕倒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着。

“荷莉!”

乔瑟夫和承太郎率先到了荷莉身边,探了探她的额头,她发着烧,汗从鬓角渗出来。

“这是……”

承太郎把手从荷莉后领口伸进去,他们都看见形似树莓的植物藤蔓在荷莉背上,但承太郎的手穿过那些植物。毫无疑问,是替身。

“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乔瑟夫抱着头。

花京院得知,与他从小觉醒替身不同,乔瑟夫·乔斯达和空条承太郎的替身都是由于夺去了他们祖上身体的迪奥觉醒替身,由于血脉的关系牵扯出来的。而荷莉因为太过柔弱,所以并不能承担被强行牵引出来的替身力量。

“血脉牵引?”

同样讨论到这个话题,在万米高空之上的埃里哥和佐裕两人正坐在前往日本的航班。

“你是说,天气和佩拉,还有我的父母,也可能因为我的替身觉醒而被强行牵引出替身吗?”

“一般来说这种牵引的力量比较小,只有真的拥有潜力的人会因为亲属的替身觉醒有了觉醒的契机,你大可放心。只是乔斯达家的血脉相连得格外紧密才会造成这种情况,你见过一个家族无一例外左肩后颈处有五角星胎记的情况吗?”

那确实是很少见,不,该说天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吧。胎记这种十分随机的东西,哪有别的家族会在同一个地方长一样形状的胎记。

“况且就算是乔斯达家,也不是每个人都因为血脉牵引而在这时候出现替身的。”就比如乔鲁诺,明明跟迪奥是一级亲属,却按照着自己的步调觉醒着替身。

佐裕曾看见过西撒的某个孙女特别钟爱的一盆鸢尾花由于照料不当枯萎了,她十分伤心,却在第二天生机勃勃地绽放,就像换了盆花似的。那是乔鲁诺无意中使用出的替身力量造成的,他本人似乎还未察觉到。

乔鲁诺的替身还未完全觉醒,没有出现固定的形态,要到他十五岁时,头发突然从黑色直发变成金色卷发的时候,替身才完全觉醒。

跟乔鲁诺同父异母的,迪奥的其他儿子们,也基本上没有在这时候被强行牵引出替身。

再回到空条家,荷莉一直没有醒来,高烧不退,SPW财团的医生和研究替身的人士判断,再这样下去,被自己觉醒中的替身折磨的荷莉只有一个多月的寿命了。

乔瑟夫紧握手掌:“解决办法……只有铲除掉造成这个的根源,才能使荷莉恢复。”

乔瑟夫、承太郎、阿布德尔和花京院在一瞬间就决定去埃及讨伐迪奥的决心。哪怕不为荷莉,迪奥这么危险的人物,又是个吸血鬼,就不能留在这世上。

花京院典明曾面对迪奥害怕得发抖呕吐,但如果是为了这样的人,也为了证明自己,他决定跟他们站在同一战线再会一会迪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蒋小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