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们继续 傅少的心上佳人

王江华王江华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859 次 收藏

陈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表姐不是去过店里了吗?怎么还问这些问题呢?

“……”刘秀秀忍不住握紧拳头,努力平息怒火。

陈笑啊陈笑,你才来上海市几天,傍上个大款就敢蹬鼻子上脸来戏弄自己。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既然不给脸不要脸,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刘秀秀在心里咆哮,脸上却习惯性的露出笑容:“看看,吃什么?今天可是要你请客。”

“姐,你点吧,随便点,我请客。”陈笑本来就是来请刘秀秀吃饭的,想着她一个人在上海市工作太辛苦,自己隔得太远又不能照顾她,所以每次发了工资她都会特意留一笔钱请她吃饭。

刘秀秀故意点了几个最贵的菜泄愤,既然陈笑那么有钱,让她出点血也不算什么吧。

“姐,我换了住的地方。”陈笑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刘秀秀自己搬到宋振威家,她怕表姐误会,但是瞒着表姐又觉得不信任表姐,最后决定还是告诉表姐,毕竟自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哟,赚钱了,连住的地方都换了?”刘秀秀调侃道。

“不是。我搬到了业主家。”陈笑赶紧解释。

“业主?”

“嗯,就是跟我签订早餐协议的人。你上次来我工作的地方,他正巧和他公司的人来吃下午茶,你应该看到过。”

刘秀秀对宋振威的印象不深,虽然宋振威气质不凡,当时她的重点放在了观察记忆咖啡馆的店铺性质和公司成员的工作性质上。

至于上次在夜色酒吧,她当时全身软绵,视线被猥琐仔挡住了大半,而宋振威进出太快,她根本没看清楚宋振威的模样。

“你怎么搬到他家里去了?”

“就是他家刚好有空的房间,而我们员工宿舍住不下了,所以我就搬过去了。”陈笑不想把自己被赶的事情告诉刘秀秀,免得她担心。所以就避重就轻的解释。

“他一个人住?”

“嗯。”

“是他自己的房子?”

“嗯,好像是前几年买的。”

“又是要你做早餐,又是让你住在他家,他是不是在打你主意啊?”

“姐,你不要乱说!”陈笑羞红了脸,虽然已经被很多人怀疑过了,但是每次听到这句话,她都忍不住脸红。

倒是让刘秀秀觉得陈笑是做贼心虚。

“也是,像他那样的业界精英人士,怎么会看得上你呢?”刘秀秀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无意说的,说完就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在刘秀秀眼里,她得不到的东西,陈笑也是不配得到的。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虽然陈笑对宋振威从来没产生过非分之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表姐的这句话,自己的心里会觉得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撞了自己一下,憋闷得难受。

她只得端起杯子猛喝水,想把不舒服压下去。

刘秀秀看着陈笑痛苦的神情,内心冷哼。

还叫自己不要瞎说,心里想什么谁会不知道?能够傍上一个大款,然后死皮赖脸的搬去别人家,最好来个奉子成婚,她这辈子也算是完美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怎么什么好运气都让这个傻子拿走了。自己辛辛苦苦熬了这么多年,也从没见哪个愿意给自己买栋房子。

刘秀秀陷入了无尽的自我怜悯中,陈笑的兴致也有些欠缺,一顿饭吃得两个人心不在焉。

想起上次计划失败,刘秀秀试探性的问道:“对了,当初来上海之前,我答应过小姨,要介绍工作给你的,刚好我们公司现在缺人,你要不要来试试?”

虽然知道陈笑傍上了大款,应该不会再对她这份工作感兴趣,但是万一陈笑贪心不足蛇吞象,想趁年轻再捞几笔,她也乐意搭把手牵个线。

上次在夜色酒吧,事情没得逞,刘秀秀也不算吃了亏吧。至少这几天,猥琐仔那个傻子没少在自己身上花钱。她刘秀秀在男人堆里混了这么久,轻轻松松就能拿捏住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如果刘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心痛呢。

陈笑摇摇头,说:“姐,我在这里干得很好,大家都对我很好,所以我暂时还不想换工作。”

其实,她只是想离他近一点吧。

毕竟换了工作的话,就没有借口再留下来了。

刘秀秀也不着急,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陈笑就暂时放着吧,保不齐哪一天被大款甩了,自己就会哭着鼻子来找她了。

“那行,你要是改变主意了,就来找我吧。”

陈笑感激道:“谢谢姐,一直以来都对我这么好。”

刘秀秀只是在心里冷哼一声,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饭后结账又让陈笑狠狠的心痛了一把。

这些钱,够她吃半个月的。

陈笑和刘秀秀分开之后,垂头丧气的回家了。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连看电视的心情都没有了。

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表姐说的话:像他那样的业界精英人士,怎么会看得上你呢?

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自己会这么沮丧呢?

陈笑不明白,她忍不住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笨啊,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

在沙发上沮丧了很久,陈笑也没想明白问题。

算了,不想了,打扫卫生!

宋振威买的这层是顶楼,送一个阁楼。宋振威将阁楼设计成书房和卧室。

楼下这一层,主要是用来接待客人的。

但是宋振威平时除了工作应酬,很少和谁亲近,更别说请人来家里了,况且,到这个冷冷清清的家里来,也不知道做什么,所以除了沙发,其他地方基本空置。

虽然陈笑来以前,每个季度会让阿姨来家里打扫下卫生,但阿姨也就是把眼睛能看到的地方打扫一下,角角落落的细节根本不会花时间去弄。

所以陈笑准备趁着这次好好整理一番,特别是被当做储藏室使用的那个房间,里面跟宝藏库一般应有尽有。

宋振威每次去参加些什么研讨会、交流会,以及和客户沟通吃饭,总会收到各种奇奇怪怪的礼物。

能吃的他就当加班餐,不能吃的都堆进这个房间,空间被占去了大半。

陈笑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个房间清理出来,让这些宝贝重见天日。

打扫卫生的秘诀就是一个字:干!

陈笑挥起袖子,围着围裙、戴着口罩冲进房间战斗起来。

字认识的、能用的就拆开包装拿出来;

字认识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和字不认识的就都按照大小,整整齐齐的摞起来。

包装上的字有英文、日文、韩文、法文,以及她认不出来国家的文字。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啊,有木有!

意外遇见的吸尘器让陈笑的打扫工作进展更加顺利。

两个小时之后,拆了十几个包裹,清出5套餐具、4套茶具、2个电饭煲、1个吸尘器,以及2套男士睡衣。

这些都是字认识的、能用的。还有大大小小、颜色不一、文字不一的接近50个箱子,里面不知道装的又是什么奇珍异宝。

话说,昨天宋振威带回来一箱水果,据说是某位老总寄给他的桃王。一个桃子有普通桃子三四个那么大,都快赶上陈笑脑袋的体积了。的确是汁多味美,但是有钱人的喜好也太变态了吧,吃个水果还得挑王。

而且,为什么宋振威总是能收到这些乱七八糟的礼物呢?也不知道他会送别人什么东西。

有钱人的世界,真复杂啊。

接近5点的时候,陈笑打扫完毕,肚子也开始抗议了。她想着宋振威没有跟她说晚上要回来吃饭,估计他有饭局。于是自己胡乱下了碗青菜面当晚饭。

今天随便吃点,然后早点洗澡睡觉吧。

虽然打扫卫生让陈笑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但还是无法完全缝合伤口。

陈笑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夏天的黑夜总是降临得晚一些,陈笑看着窗外的天空,一只鸟儿都没有,忽然觉得好孤单。

大家都有自己的社交活动和朋友圈子,而且都漂亮又有能力,只有自己在这个地方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当初来上海市的自卑感瞬间冒了出来。

自己果然是不可能被看上的。

陈笑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青菜,现在的她就跟这颗青菜一样,无精打采,任人揉捏。

突然,门铃响起。

宋振威一回来,就看到坐在餐桌前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陈笑,一碗面已经有些坨了。

这么早就吃晚饭?

他将西服脱下挂在玄关,换了居家鞋。看到一直放杂物的房间被陈笑整理得整整齐齐,就知道她又闲不住开始做卫生了。

不过今天她好像情绪不高,不像早上他出门时那样兴高采烈。

“出什么事了吗?”宋振威来到餐桌前坐下,问道。

“没事啊。”陈笑赶紧回答,心里发虚。自己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是不是打扫卫生太累了?”宋振威关切的问。

他知道今天陈笑休息,也知道陈笑要去找她的表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早点回来等她。

看她做饭也好,一起吃饭也好,总觉得很安心。

他从来没有这么早离开公司过,也从来不知道牵挂一个人竟然是这样的急不可待。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江华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