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怀孕同事苹 乖乖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532 次 收藏

看着这男人郑重的对外公做出承诺,林清粤面无表情,她无法去思考男人为何一再对她做出承诺,她已经把自己关了起来,除了复仇,别无其他。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林清粤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说道:“外公,我们上楼吧。”

“好,我也有些乏了。”林正南点头。

林清粤挽着外公,现在只有外公能够给她安全感,这里是她最后的避风港,要是这里都没有了,林清粤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外公一直都是最宠林清粤的,这会看到孙女那么亲近自己,心情很好。

乐呵呵的带着两人一路回到自己房间。

两人陪着林正南说了好一会话,虽然林清粤极力掩饰,却还是没有逃过林正南的眼睛。

林正南伸手摸了摸肚子,笑嘻嘻的说:“一不留神都中午了,我的肚子都在抗议了,顾小子,你去买点饭回来?”

顾席北颔首,站起身出门了。

看着他出了病房,林正南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说:“小粤粤,哪天要是累了,想家了。就来找外公,外公永远都是你的后盾。我会陪着你的,不要害怕,放心的大胆去做!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外公老了,也不在意钱财,家业那些东西,外公只在乎你们姐弟两跟你妈妈,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困难是渡不过的。”

林清粤瞬间崩溃,泪如雨下,抱着外公嚎啕大哭。

对不起,我不想的,对不起……

林正南也不说话,默默地拍着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慰她。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静静的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哭声,心莫名抽搐,有些疼。

这几天她的心理压力特别大,一点小事就能让她的情绪剧烈波动却不自知,顾席北看在眼里,暗自想办法让她释放情绪,他已经派人去国外找人著名研究心脏方面的专家,请他过来查看林母的病情。

原以为要等到林母醒来才能开解林清粤,没想到外公早就看出来了。有外公的话,应该能让林清粤恢复些精神。

病房内的哭声渐小。

“好了,孩子,跟外公说说,发生什么事了?”林正南松开林清粤,慈爱的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

林清粤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外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都是我,要不是我太冲动,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没关系的,孩子,你跟外公说谁欺负你了,是不是顾小子,等他回来我揍他。”

林正南捧着孙女的脸,忙说:“孩子,别哭了,你哭的外公会心疼的。”

心有些沉了下去,小粤粤不是那种爱哭的人,看来事情很严重。

林清粤缓缓神,低声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隐瞒了林母住院还有那天的事,捡着能说的说。

听的林正南脸越来越黑,心里更是震怒。

徐建鸿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他人不错,我林正南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只是终日打鹰,到头来却被鹰啄了眼。

“孩子,这不怪你,谁也没想到不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去解决,不要抱怨老天,也不要怨自己,就当作是上天给你的考验,跨过去了,挺好。跨不过去,也没什么,找到自己失败的原因,再试一次,总会成功的。”

林正南沉吟片刻,继续说:“放平心态,再不济,还有外公呢。”

听到里面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顾席北敲门,旋即拧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保温桶,跟他的形象及其不符,却意外的和谐。

装作没有看到林清粤红肿的双眼,顾席北说道:“吃饭。”

林正南大笑,“对,吃饭。”

吃完饭,林正南就赶他们走,说自己要睡觉。

走到停车场,顾席北突然说:“你在车上等我,我回去拿东西。”

林清粤现在只想休息,点头。

顾席北缓缓走回到病房,林正南果然没有睡觉,在等他。

“你详细的告诉我事情经过。”林正南正色道,满脸肃杀。

顾席北明白林正南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便没有隐瞒精简的说完了所有事。

老人听完也只是晃晃身体,脸色涨红,而后长叹一声,“造孽啊!”

我林家是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这样祸害我的孩子,有什么冲我来!孽是我造成的,我还!大不了带走我这把老骨头。

等顾席北回到车上,林清粤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已经好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每天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那两个男人的举动,还有妈妈责怪她的画面,时不时还会出现徐建鸿的脸,导致她晚上都不敢合眼。

到了家,林清粤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顾席北干脆抱她下车,把她放在她的床上,期间,林清粤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林清粤醒来时发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床头放着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

我去公司了,楼下有早饭。

落款写着顾席北的名字。

缓缓收起字条,下楼吃迟来的早饭。

坐在沙发上的林清粤,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路。

我不只要夺回林家,我还要徐建鸿付出代价!

一直到了傍晚,林清粤还维持着那个姿势不动。

顾席北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踱步到她跟前。

察觉到有人,林清粤缓缓抬眸,说道,“我要你帮我,只要你能帮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久未说话的嗓子有些沙哑,身体也因为长时间没有活动而有些僵硬,不过这些林清粤都没有什么感觉。

“你想怎么做?”顾席北淡漠道。

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

林清粤狠声道,“亲手毁掉徐建鸿,拿回林家!我要你教我商场上的事情。”表情有些狰狞。

“可以。”顾席北起身上楼。

再呆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

今晚开视频会议的顾氏集团的高层,有些瑟瑟发抖,冷汗一直往下流,都不敢抬手去擦,战战兢兢地听着顾席北暴戾的声音,隔着电脑都感到刺骨的寒意,犹如置身冰窖。

众多高层在心里谩骂。

到底是谁惹到了顾总,使得他如此生气,还波及到他们,真是要被他连累死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