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时要我在上面 口述性经历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172 次 收藏

季玉泽摊死在床上已经一分钟了。

季玉泽摊死在床上已经十分钟了。

季玉泽……

林雪初看着手里的一次性杯子。

“他的嘴唇怎么能抿得这么紧?”林雪初崩溃了。

林雪初先是四处看看,嗯,这房间很干净,进门的那副油画很符合季玉泽的风格,高冷且性冷淡。

起码等季玉泽明早醒来,他不会因为自己所住的环境而抱怨,上次的那个地方,就使季玉泽全程黑脸。

林雪初看完四周,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季玉泽。

纠结了两分钟以后,林雪初打算抛弃给季玉泽喝二锅头这个计划。

“喂不进去就不喂了吧,直接脱衣服上!”

小坑的办法真的是有够坑的。

怎么可能嘴对嘴!

嘴对嘴喂,永远都不可能的。

她是来完成任务的,又不是来献身的。

不过如果季玉泽像上次一样又是装睡该怎么办?

毕竟被系统告知的设定,是真的很不靠谱。

林雪初犹豫了。

如果季玉泽这次还是装睡的话,然后她再次重复之前的举动,这个时候季玉泽睁开眼睛,两个人对视的话。

……她真成变态了。

然后季玉泽就会觉得她这人神经上有问题,然后自动远离她,最后,她想找季玉泽的时候,季玉泽只会闪躲。

这么的话,金手指永远都带不上去了。

这么的话季玉泽的下场注定很悲惨!

“季玉泽,你就当作是冥冥之中有人在救你,不然你就不是一个完美的主角了,所以你就保佑我这次可以成功。”

祈祷完毕,林雪初慢慢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来,爬到了床上。

她从包里掏出那块红布料。

“不就是个红肚兜吗!”

对啊,不就是个红肚兜吗?

季玉泽还是乖乖的没动。

“我这次就直接给你穿了。”

说时迟那时快,跟上次一样,林雪初慢慢的脱掉了季玉泽的衬衣。

“林雪初……你干什么呢?”

季玉泽的声音传来。

听见这话,林雪初觉得自己心脏骤停了。

季哥,不带这么吓人的啊,你又装什么醉呢你?

林雪初完全不敢动了,她已经做好季玉泽起来对她的各种嘲讽了。

林雪初心疼了,今天的机会又错过了。

这次的机会多么的来之不易啊,他怎么能这么不跟着事情发展的趋势走?

等了一会儿,季玉泽没什么反应,林雪初慢慢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季玉泽。

季玉泽只是翻了个身子。

……

又等了几秒,季玉泽没有任何反应了,林雪初松了长长的一口气。

“合着这么半天是在说梦话呢……”

跟坐山车似的,起伏也太大了吧。

林雪初也不想别的了,她现在只想赶紧把任务做完,自己也轻松了,小坑也不会时不时催促了,最重要的是季玉泽从此就拥有了一个完美的未来。

真是一举三得。

林雪初拍了拍季玉泽的脸。

“季总?季总!”

没有应答。

“看你刚刚咬牙切齿叫我名字的架势……我知道的,你对你这个给你戴绿帽的未婚妻其实是非常之恨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不表露就是说明你有颗常人都比不上的,容忍度极其高的心……”

说着,林雪初已经把季玉泽的衬衣给脱了下来,然后,拿起肚兜,慢慢的,慢慢的,马上就套到季玉泽的头上了。

“我是佩服你的,季总,你的未婚妻深深的伤害了你,所以,有了这个肚兜以后,在你往后的日子里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人的出现了……”

此时林雪初已经把肚兜的绳子解开,打算系了。

突然,季玉泽一个猝不及防的翻身,就把林雪初连着那个肚兜一并压在了身下。

林雪初感觉自己头顶的乌鸦又出来了。

她都想大叫几声了!

这人怎么这么能乱动?林雪初真的很崩溃。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后面林雪初打算从季玉泽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但季玉泽的力气不是她能比得过的。

林雪初推季玉泽一下,季玉泽就朝前动一下,然后一把抱住了她。

“你赶紧把我放开!”

季玉泽把林雪初抱的更紧了。

最后林雪初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拿红肚兜的双手从季玉泽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

顶灯把肚兜照的透亮,随着季玉泽把林雪初越抱越紧的频率,一晃一晃的。

季玉泽的怀抱……林雪初看着近在咫尺的季玉泽的脸,比平时两个人的距离近了好多倍。

鬼使神差的,林雪初摸了一下季玉泽的睫毛。

“季总。”林雪初轻轻叫了一句。

“嗯。”季玉泽闷闷地应了一声。

???竟然回复了?

“你睫毛挺长啊。”林雪初说。

“比杜修筠的长。”

……这又关杜修筠什么事。

“嗯、长,比他的长。”林雪初听季玉泽说话的语气就像听个孩子在说话,哄道。

但好像季玉泽的睫毛是比杜修筠的长……林雪初想了想。

“所以你是不是更喜欢我。”季玉泽问。

“对啊,我更喜欢你。”

然后,林雪初感觉到季玉泽把自己抱的更紧了。

“我觉得我也……”

“什么?”林雪初没听见季玉泽后面说了什么。

后面林雪初又问了一句。

季玉泽没再说话。

林雪初说:“季总,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

季玉泽没动。

“可是你抱我这么紧,我觉得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季玉泽把林雪初放开了。

“那季总,你把这件衣服穿上怎么样?”

没有声音。

林雪初慢慢从季玉泽的怀抱里退出来,接着刚刚给他穿肚兜的动作。

然后,季玉泽又把她抱住了。

……

没完没了了是吧。

看来季玉泽根本就醉的不是很重啊,他现在一直这么乱动,还回答自己的各种问题,根本就需要什么再镇一下啊!

林雪初把目光放到了桌子上的一次性杯子上。

五秒后,那个杯子出现在了林雪初手上。

直接给季玉泽喝肯定是不会成功的,再加上他一直乱动!林雪初单手叉腰。

“但你现在是她的未婚妻啊。”小坑的话在林雪初脑子里浮现。

“算了,就这样吧,眼睛一闭就过去了!”

“季总,这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你醒来别怨我,你看我都接受这么做了。”

季玉泽不乱动了,安稳的躺在床上。

林雪初带着视死如归的目光,猛喝了一口一次性杯子里的二锅头。

然后。

林雪初把刚刚喝的那口二锅头咽了下去。

不带这么有惯性的吧……

那口下去,林雪初觉得从自己的嗓子眼到胃都跟被火烧了一下似的。

缓了一下后,林雪初又喝了一口,然后直接跪在床前,朝着季玉泽的头就亲下去了。

大功告成后,林雪初觉得自己的头晕的厉害,顺势上床,躺在了季玉泽枕头旁边。

“我先休息一下,等起来再给你穿红肚兜。”林雪初笑了一下。

不过林雪初忘记一个设定了。

季玉泽他未婚妻并不是那个金牌销售——常年跑业务把酒当水喝的林雪初。

而是体质还不如季玉泽的,真正的一杯倒的那个林雪初。

……设定毁终身啊。

林雪初尝试着睁了睁眼睛,二锅头的劲头慢慢涌上来。

“肚兜啊……”

林雪初醉了过去。

季玉泽又一个翻身,把林雪初抱进怀里。

“我说,我觉得我也喜欢上你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