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_使点劲用力点

好蛮好蛮 2020年04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65 次 收藏

从第七年起,当他们知道哈利决定离开学校,独自行动,当他们知道其他两人也一并行动的时候,曾有人提出建议应当限制这三人的行动以保全他们的安全,或者让他们和更多强有力的大人们一起行动以保证成功。但是没有人知道邓布利多想要哈利做什么,或者想要剩下的人怎么辅佐他。在人们还犹豫不决时,孩子们的踪迹就消失了。接下来,魔法部的崩溃则夺取了他们大部分的注意力,除了忙于应对黑势力的疯狂扩张,他们只能忧心忡忡地等待着每一个风吹草动,试图从其中得到三人的消息。

卢平是所有人当中最焦躁不安的一个。这也令人难以理解--他在去年的时候结了婚,这个消息并不是提前通知,而是事后由唐布斯喜气洋洋地告诉了简菲后才在朋友们之间传播开来。现在简菲则替唐克斯感到忧心,她觉得两人的关系未必会像她希望的那样理想。

"我知道他担心很多事。"唐克斯对简菲坦诚道,"他总是有负罪感,每一次朋友出事都让他联想到自己的缺陷和错误。"她俩坐在沉睡不醒的小天狼星身旁,"但他还是那么善良,西里斯出事的时候他还常常陪我说话,可怜的人。"唐克斯抽泣了一下,"如果我不拉住他,总有一天他会赶着去送死的。"

简菲轻轻地握着她的手。唐克斯说的没有错,在霍格沃茨教书的那一年大概是卢平毕业之后最满足的一年。自从离开后他的精神就越来越差了。但是他对朋友依然充满了热情,似乎只有不断地为他人奉献才会让他觉得更好过一点。

"是我先说的,我说我需要他的陪伴。他还想逃避,但是我告诉他他得负责。"唐克斯挂着眼泪笑了一下,简菲也忍不住笑了,假象中莱莫斯·卢平

又羞涩又窘迫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而且我们快有孩子了。"唐克斯羞涩地说。

简菲惊喜地喊了一声,"天哪,恭喜你们!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就像驱散阴霾的阳光一样,唐克斯的喜讯令人觉得笼罩在房子上空的乌云消散了。从魔法部沦陷的那一日起,昔日的保护就变成了今天的威胁,虽然有简菲和智童在保护,但在四周监视的目光下,出入这所房子的人时刻都会遭遇危险。

"你也应该注意自己的安全了。"

"这没什么。"唐克斯低下头道,"那个人不再关心凤凰社的活动……邓不利多已经不在了。"

唐克斯的话令简菲沉默。除去了邓布利多后,那个人现在会做什么?他用魂片获得了有限的不死,那么下一个目标是不是永生?Vol de Mort。从最初他就界定了自己的目标。死亡为什么会成为他想战胜的目标,难道生界的挑战已经不够满足他的欲望了?

比起留守的简菲,智童和简睿回家的时间更少了。简睿从去年毕业后选择继续和简以宁一起行动,简以宁工作的侦探公司退役特警和军人组成,在简以宁的暗中联络下某种程度上和金斯莱方面的魔法部合作,在普通民众中间默默地担当着侦查和保卫工作。至于智童的工作她从来了解甚少。在风水师中不乏沽名钓誉徒有其名之人,在许多本分人眼里这是三教九流很难上得台面,但就在这群三教九流中信息的流动非常之快,也许这也是智童颇有影响力的缘故。但倘若不是有天她看见智童轻松就在门口解决了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也许她对他的认识还停留在五年以前。

智童却担心简菲的心情,生怕她因为力量渐微而沮丧萎靡,每次两人在一起时,总是小心地陪着她,并不多说自己在外面的活动。简菲觉察到这一点,却并不放在心上。经过这几年的起伏变数,她比几年前淡然了许多,凡事不再强求全权掌握--不像当年的汤姆,作为魔头的魂片,尽管他展现了主魂罕见的温和一面,却依然带有强烈的控制欲。尤其是找回了力量之后,就算还不明真相的简菲也会对他产生警惕和疏远感。

她这些日子里时常受到黑魔阴影的困扰,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让她压力倍增,每每从噩梦中惊醒,战栗着喘息不已。

在她看来,伏地魔并非惧怕死亡,而是在追求对生命的绝对控制的过程中,建立了对死亡的危机论。在黑魔王眼中,但凡背离这条道路的都是失败者,只有将死亡也握在手中的人才有权问鼎成功的宝座。

因此在他眼里,连在家系另一头的姐弟俩就宛如蝼蚁一般。然而面对他们,他却分外小心行事,这是简菲几年来唯一不能理解的事情。伏地魔是一个强大的人却不是一个博大的人,他没有理由放过曾经冒犯过自己的对手,哪怕对手在他眼里不值一提。就算照邓不利多的看法,和简菲有过一段回忆的汤姆还尚存有一丝情谊,但那个人如今已像铲除毒瘤一样铲除了这点感情,那么他还迟迟不履行报复的理由会是什么?

简菲静静地坐在阁楼之中,大量的旧物被搁置在这里。当初她和弟弟乃是空身逃亡异国,可几年来她也想方设法,点滴收集当年的旧书笔记。尤其是一些手抄本,是父亲极其珍惜、又极其慎重地教到她手中的,今天也不过寻回百分之一而已。每当她想要思考点东西的时候,这里就是最好的场所。

她翻阅着古籍,一边回忆当年的课程。

将最大的夙愿投射到对手身上,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这是父亲始终叮嘱她的。在简菲看来也是天经地义的--如果要诅咒他人,自身也要付出等量的牺牲。所谓伤害只是放弃自己所不重视的,并剥夺他人所珍视的行为而已。而在这种轻率的放弃过程中,人性的天平便向意料之外的方向倾斜了。

她心中不由想到,弟弟身负的诅咒,之所以延绵数代,不仅是施法者法力强大,更有可能是一部分魄被投射到被害人身上。虽然时过境迁,可魄既然不依赖生命,只凭当年强烈的执念就可以影响千年。

咒语本身就与施咒者的意志有关,而最强烈的绝望也许能将人的魂魄撕裂。简菲可以想见奥斯顿被妹妹背叛、被情敌制服后的狂暴。她甚至也能想到哈利的妈妈为了保护幼子的绝望。

从结果来说,奥斯顿的愤怒已经在妹妹的后代身上留下永恒的诅咒。虽然奥斯顿没有天才到研究出魂器的做法,却已在无形中做到了。

而哈利身上的守护,则是母亲留下的爱。

与伏地魔制造魂器的方法相反,令当事者无法瞑目的死亡是获得意志不灭的唯一途径。比起放弃灵魂求得长生,那些人用死亡换取了意志的不朽。无论他们给后代带来幸或不幸的影响,这种反差还是令人唏嘘。简菲心中想到,汤姆并非是当做魂器被再次割除的,从最初的产生起,他就是一个意外,而现在伏地魔只不过将他当做一个障碍,毫不留情地再度抛弃了。

他大概是第一个被主体如此驱逐的灵魂吧。如果他还留有记忆和感情,该会是多么痛苦。

但简菲却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关于汤姆的问题,在三个孩子失踪数个月后,凤凰社的人终于得到了关于他们的消息。消息是卢平带来的,但他的措辞却简单而含糊。

-他们说要单独行动。

-是的,他们都在布莱克老宅里。

-现在那儿还比较安全,不,他们暂时没有大的计划。

-他们很固执,不想回来,也不想我们去帮忙。

听着卢平简短的陈述,韦斯莱夫人痛苦地扭着双手,抽泣得说不出话来。韦斯莱先生沉默地坐在妻子身边。过了一会,闻讯赶来的金斯莱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该有人把他们带回来……”韦斯莱夫人断断续续地说,“那里早就不安全了,他们这么小,能做什么呢。尽是些傻事……”

她抽泣着,直到韦斯莱先生再也忍不住,开口道。

“呃,茉莉,能请你去泡壶茶么?”虽然明知这是个无礼的请求,但他却坚定地注视着妻子。

韦斯莱夫人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仿佛不敢相信似的抽泣了一下,最终还是起身去了厨房。

其他人不无惭愧地注视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外,然后不约而同地悄悄叹了口气。韦斯莱先生等到妻子走到听不见的范围后,才开口道,

“罗恩是我最小的儿子,哈利和赫敏也像我们自己的儿女一样,尤其是哈利,茉莉是那么心疼他。”

“我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必须的……牺牲。但是……我们真的无法替他们做点什么吗?难道邓布利多就没有任何消息留给我们吗?”

周围的空气是如此沉重,以至于在场的人都无法发出什么声音。

“至于你,莱莫斯,我有些话要对你说。”韦斯莱先生没有继续之前的问题,却突然看向卢平说道。

卢平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脸更苍白了.

“你不该抛下你的妻子和孩子。”韦斯莱的声音放缓和了,但是说出的话依然严厉。“我想哈利也是这么告诉你的吧。哈利并没有告诉你邓布利多的遗言,也谢绝了你的加入。”韦斯莱继续说道,“因为他比你清楚一个父亲的重要性。”

卢平垂下了眼睛,过了很久,他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坐回椅子上。

“行了,我们都知道他们已经不是孩子了。”韦斯莱先生对着所有人说道,“他们在霍格沃茨表现得很好,虽然有老师们的保护,但是依然是很了不起的战斗。既然邓布利多将事情托付给他们--他们三个全有份,就说明他已经默认了他们的能力。”

“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给我们的留言--相信他们,并且做我们该做的事情。”金斯莱深沉的嗓音接着他的话说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