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 被女朋友刚交会变弯吗

缸帖峡缸帖峡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657 次 收藏

从镇子上回到门派,已经过了两天,试剑大会也如约拉开了帷幕。大部分新入门的弟子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有加入石清派这个巨大诱惑在先,很少有人对修真第一门派不心动。

这日清晨,所有弟子都穿戴整齐,按照内外门的区分,分别站了两块不同的区域。内门弟子人数很少,只有堪堪数十人,而外门弟子却足有将近一百人。两种不同的道袍站在一起,仿佛被竹林包围的水流一般。只有韶英一人穿着云纹道袍,与众人格格不入,孤零零的站在最前面。

广场最上面站着的是关吟山,左右两边皆是长老与几位清泉派名人,怀歌也在其中。只是不见乐以暮。李忘尘想了想他的性子,便知道他不愿来的理由。试剑大会大事琐事都很多,还会有各种紧急突发情况,乐以暮又是那样怕麻烦的一个人,自然是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等到巳时的钟声一响起,关吟山咳嗽一声,他的声音本就浑厚,这一下更是加上了灵力,那声音穿透瞬间传遍了整个广场。李忘尘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总之他是被生生的吓得抖了个激灵。

“时辰已到,随机分配数字,拿到同样数字的便是对手,数字就是比赛的次序,所有过程皆由各位长老监督。比试只有两点不可触犯,不许伤人性命,不许借用外力。除此之外,想怎么赢过对方都可以。”

关吟山刚说完,旁边的长老便上前一步,将一个小盒子变大数十倍,稳稳当当的将它放置在了广场的最中心。他将灵力注入到其中,那盒子晃了几晃没了动静,随即上百道光一齐冲出,打在了所有弟子的手背上。

作为曾经的修真界一员,李忘尘自是知道这些开场套路,并没有丝毫惊讶,只不过身边的人就不是如此了。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没见过这场面,在打到手背上之前纷纷闭上眼测过身子。站在他旁边的曾河虽然没有过度反应,却也小小惊呼了一下。

李忘尘抬起手背,只见上面写着一个隐隐的“拾貮”,还算可以的次序,既不会太早也不会太迟,只是不知晓他的对手是谁,如果第一轮便碰到内门弟子,那可真的是时运不佳。

身边的人都在小声的询问着和自己数字相同的人是谁,曾河也不例外,端详了周围一圈之后才回头来看着李忘尘的手背,“还好还好,你我没有碰到一起。不用内战来祭天也算是一种好运。”他松了一口气,却又因为自己的对手是谁而紧张起来。他刚刚最后才看李忘尘的手背,便是希望周围可以有同数的,那样就不会在第一轮比试中撞到李忘尘。

李忘尘看着曾河的“叁拾柒”也松了口气,熟人之间总归是顾忌颇多,放不开手脚。这下就看李晚晚与韶英排在哪里了,希望都不要撞到才好。这样想着,李忘尘转过头,艰难的将视线从人群的夹缝中越过,开始在内门弟子中寻找李晚晚的身影。只一下他便寻到了,李晚晚站在那里不与旁人交流,只是一个人把玩着手里不知什么东西。

李忘尘妄想用意念与李晚晚交流,可惜他失败了,李晚晚并没有理会他,他只得灰溜溜的站好,等着比试的开始。

关吟山见众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数字,当即取出了一个巨大的空白卷轴,大喝一声“收”,只见手背上的数字化做一点光,印在了卷轴上。上面直接显示出了所有弟子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对手和比试顺序,这操作令曾河大开眼界,不禁发出赞叹的声音。

“修真还真是神奇啊……”

“名单已经备好,所有弟子回到观战席,第一场比试马上开始,请两位弟子准备上场。”关吟山说完,众长老便匿去了身形,分散在广场的各个角落,监督着比试弟子的一举一动。

观战席是可以打乱坐的,李忘尘眼疾手快的抢在另一个内门弟子之前,坐到了李晚晚旁边。这边他刚坐下,李晚晚就拿出几个果子递在他手里。

像是料到他会过来一般,李晚晚没有丝毫惊讶,只是坦然的往他身边一靠,吃起了果子。“哥哥你看好谁?”

第一场比试的二人皆是外门弟子,李忘尘与他们也没有什么交谈,自是分辨不出二人的实力。只不过这其中的赢家也许会是他下场的对手,便得认真的看。“这个吃不准,一切皆有可能。倒是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次序是什么,说不准咱们两个会碰上呢?”他有些好笑的看着李晚晚,几何时他也喜欢捉弄他人了。

“我早已在卷轴上寻到了哥哥的名字,况且,就算碰到了,我自然是站着任哥哥打。”李晚晚凑到他耳边,轻笑一声,热气呼到了他的耳垂上。李忘尘耳朵一痒连带着身子都抖了一下,他抬手敲上李晚晚的头,想让他涨涨记性,“好好说话,别老吹气,要是同小姑娘如此的话,你要对人家负责的。”

李晚晚被打了头也不恼,笑嘻嘻的坐直身子看比试,只是他的余光却是一直在瞟李忘尘,“那我对哥哥负责好不好?”

“没个正经。”李忘尘不再理他,开始专心看起比试,广场中央的二人正打得难分难舍,刀剑相交发出铿锵的碰撞声。

因为上一世的他习惯于站在后方辅助,瞅空子帮忙,所以他的动态视力非常的好,对面人的动作在他眼中就像放慢一般。而且他还可以牢记所有的招式,过目不忘。读书苦手,实战倒是还算精明。只是这样子着实费脑,他便不得不一直吃东西,否则会感到非常疲惫。

第一场很快分出胜负,胜者与败者相互击掌,走下台阶。两人很好的点到为止,只是受了些轻微的皮外伤,交由医师治疗。

二人刚下场,第二场比试的人便走了上来。是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之间的第一次碰撞。其中那个穿着水纹道袍的姑娘,居然是齐耳短发。众人看清她的模样后,一阵惊呼。头发受之父母,万万不可斩断,尤其是如此之短,简直不成体统。

那姑娘面无表情,对身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只是抽出了自己的佩剑,静候开始。奇怪的是她的腰间有两把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佩剑,她拿出的那一把银剑是她自己的法器,另一把木剑却不是谁的。

李忘尘看着那姑娘的脸,想起来了。是那日在广场上抱着阿颜尸体哭的人,只是如今的她眉眼更加深邃,原本小姑娘家娇羞的感觉完全消散不见,只有无尽的悲伤与仇恨伴随在她身遭。

“第二场比试,蓝墨宝对战洛城。比试开始。”关吟山一声令下,双方拱手示意,随意拉开距离摆出进攻的姿势。

蓝墨宝抬眼看着对面的洛城,尽管她身型娇小,气势却不容小觑。一个箭步,蓝墨宝率先发起了攻势。她的速度很快,还未等洛城看清,便已闪到了他的身后。洛城反应也极为迅速,回手用刀鞘挡住了蓝墨宝的攻势。刀剑夹着灵力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的烈风,吹到广场边缘。

下一刻,蓝墨宝的拳头已经挥出,直冲洛城腹部而去,洛城见状,抬手回防。不曾想那只是蓝墨宝的障眼法,她真正的攻势在下盘,长腿一扫,直接将洛城掀翻在地。不知为何,蓝墨宝的手劲非常大,按住洛城的肩膀后他竟无法反抗。但他虽然是外门弟子,灵力也算是上乘,自然不可能轻易放弃。于是他悄悄动了动手指,将刀鞘唤到蓝墨宝的身后,毕竟对方是小姑娘,自不可下手狠只能打晕她。不曾料到蓝墨宝已知晓他的用意,足尖一点,松开桎梏洛城的手,跃至半空。刀鞘从她足下飞过,她在半空中默念,随即她的周身出现许多白绫。那些白绫看似柔软却直冲洛城,将他缠了个严严实实,反抗不得。

“结束了。”

蓝墨宝冷冷道,洛城确实挣不开那白绫,只得作罢,讪讪的认输。

李忘尘看的内心一阵澎湃,他看出来这姑娘完全没有用全力,甚至不过三成,如果她尽全力的话,自己可能不是她的对手,只得在心里希望如果真的要遇见,最好是在决赛。

他看着蓝墨宝离去的背影,深深地吸了口气。比试进行得很快,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十场,离李忘尘的第十二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他看过这么多场之后,竟然有些紧张。

他一下子心里没了底,深深的呼吸着,才平缓了心情。

李晚晚坐在他旁边,自是感觉到了他的僵硬,抬手覆到了李忘尘紧握的手上,紧紧地抓住他,安抚道:“别紧张,哥哥一定没有问题的,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李忘尘本来已经舒缓了紧张感,见到李晚晚那认真的眼神,一下子笑出了声,“你呀,我又不是小孩子,反到是你过来安慰我,搞得像个大家长。入门那天,你说你没给我丢人,那我也是不会给你丢这个人的。所以放心吧晚晚,相信我。”

李晚晚点点头,松开了手,嘴角却是在微微上扬。

“第十二场比试,李忘尘对阵仲水。”

李忘尘抬步走进广场,转身朝李晚晚一笑,随即坚定的看着对面站着的仲水。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桂花,同仲水一同示意。

关吟山见两人准备好,一声令下,宣布比试开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缸帖峡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