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下面放什么东西很舒服

好蛮好蛮 2020年03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67 次 收藏

入场以后。

F4大概是看准了GNK上单有手伤,不能够打持久战,于是,他们选的阵容就要多慢有多慢,在第一局就拖了GNK整整六十分钟。

然后等第二局Naka和下路疯狂造作二十五分钟解决战局的时候,Yoru的脸色,已经不是粉底能够掩盖住的惨白了。

“你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终于,在第三局上场前,季遥白忍不住把Yoru拦在了从洗手间敷手腕回来的路上,面不改色地直入话题。

然而很技巧的是,她说的“要”,而不是“能”。

一个是意愿,一个是能力。同样的话,同样的意思,在这个时候被说出来,明显前者,更能够被接受一点。

“我不知道。”

他的手还搭在腕上,靠着墙,低着头,大半张脸都在阴影里,看不清上面的表情。

连声音都很低很疲惫,估计也是刚才两场的比赛透支了精力的缘故。

作为GNK的队长、队伍的稳定抗压点,Yoru很少说这种不确定的话,总能给人一种安稳,靠谱的感觉。

可今天,他的声音里面,却是明显能够听得出的、虚弱到不行的颤抖。

这样的颤抖。

倒是叫季遥白,也变得不忍心说什么了。

半晌。

她叹了口气,只留下一句“好好想一想,再决定”,就拍了拍他的肩,离开了。

大概对他来说。

这个时候,谁的安慰都是累赘。

谁在他身边,都仿佛是在看他难堪吧。

他那么尽力。

可是,就差一点点了。

季遥白回到休息室,看着猛地抬起头来看她的几个人,叹了口气,慢慢地摇了摇头。

然后,她走过去,小声地跟杰瑞说:“你可能……得准备上台了。”

“嗯。”

队伍里年纪最小的男孩子缩在沙发上,闷闷地应了一声,脸深埋在胳膊肘里,不知道是在紧张,还是担心前辈的身体。

这个时候,门突然“吱呀”一声地开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而那个进来的人却是全然不觉地走到杰瑞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很淡地开口说:“下一场你上。”

语气不容置疑。

“可是……这么重要的比赛。”

杰瑞迟疑了一下。

Yoru勉强地笑笑,退后一步,弯腰看他,“没事的,本来打完今年的比赛你也要上首发位了,早点上,早点习惯,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我怕打不好。”

杰瑞犹豫了一下,开口重复,“这么重要的比赛。”

“这算什么重要的比赛。”

Yoru在他旁边坐下,又继续安慰他:“世界赛,洲际赛,甚至德玛西亚杯,哪个不比它重要。”

“更何况,只是个半决赛。”

话说到这里,杰瑞沉默了几秒钟,抿了抿唇,很低地“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休息时间结束,前面来人催他们入场了。

见杰瑞还是犹犹豫豫地,季遥白就给Dam飘了个眼色,Dam立刻会意地走上来,勾着杰瑞肩,就笑嘻嘻地说:“我们的队伍需要你拯救,英雄,小杰瑞,快,站起来,该我们出场了。”

杰瑞被他带着从沙发上下来,踉跄了几步,终于是勉强站稳了身子,跟着他慢慢地走出去。

而原本靠着墙站了很久的KT,也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其间停顿了一下,却是终究没有说什么。

最后,休息室里只剩下了Yoru和季遥白两个人。

季遥白刚想要问他怎么就这么快做决定了,他就已经开了口,很简洁地告诉她:“我说过不会做不能强上的事,所以我做了这个决定。这一次如果真的输了,引咎退役这种事,大概也可以缓解一下舆论。”

“不会有的。”

季遥白抿了抿唇,很快地打断他,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转身推门出去了。

杰瑞是GNK一路培养起来的上单,虽然rank分数很高,但没有几次大赛经验,所以,直接把他推上这种夏季赛半决赛赛场,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

然而,箭在弦上,却不得不发。

三、四两局,由于某些配合上的脱节,F4连续追回了两分。

眼看着就要上演一场让二追三的悲剧了,在最后一局开局前,一直在沉默的KT突然淡淡地问杰瑞:“你想赢吗?”

杰瑞不说话,只是沉默,仿佛是心态已经被彻底打崩了一样。

毕竟初次上场打的就还不如带伤的前辈,这种事对新人来说,确实是很难承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