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布料摩擦顶弄 殿前欢一只繁缕TXT书包网

黄瑾芬黄瑾芬 2020年03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690 次 收藏

四匹骏马拉的马车浮出海面,外面明月高悬,星辰隐耀,银色的月光聚成一匹银练,猛地盖到了我身上,我吓了一跳,睁大眼睛,却见额头前方缓缓出现了一枚银色的小月亮,巴掌大小,似乎是凝月华之力而成。

我赶紧扯了扯哈迪斯:“你看,你看这个——”

话音未落,我的嘴巴就被捂住了。安菲特里忒好奇地看过来,哈迪斯面不改色道:“她的脑袋不太清楚,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我:“.…..”

小月亮形成后就被哈迪斯一把塞进我手里,触感凉凉滑滑的,清冷的银光罩在身上,好像把所有月光都抱进怀里似的。

嗯……不过这枚月亮,我是不是在哪见过?

对了,刚才在气泡里见到的塞勒涅,头上就戴了这样一枚月亮,只不过是金色的,她当时还是提坦女神,月神的神职还在她一人之手

月光洒在海面上,铺成一条光亮的长路,海神的马车沿着月光大道一路前行,而在我眼里,原本平静的月光却忽然活泼了起来,像一条光滑的绸缎,似乎只需我动动手指,就能让它改变方向。

我抓紧手里的小月亮,心念一动,就见月光铺成的长路突然偏转了一个细微的角度,波塞冬和安菲特里忒没什么反应,我却相信自己的眼睛,哈迪斯悄悄对我说:“别给自己找麻烦。”

马车上岸后,哈迪斯毫不客气地把海王夫妇打发走,他问我:“你在海底都看到了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先问你,你认识‘赫卡忒’么?”来这个世界一年多,我对各个神祇也有了大体的了解,但赫卡忒这个名字,我竟从未听说过,她自称灵魂的引路人,难道也是冥界的神么?

哈迪斯脸色突变:“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你不是问我,我看到什么了么?我见到了赫卡忒,她穿着黑袍子,嗯,就跟你差不多,然后还拿着蓝色火炬,看起来有点……神神叨叨的。”

“所以,是她把塞勒涅的神格给你了?”

我愣住了,看向手心的小月亮,想起了海底洞穴的大气泡里逐渐消散的烟雾,看来是月神神格与我的灵魂融合,月光照耀下才回出现这枚小月亮。但按照波塞冬的说法,只有正主亲临,神格才可能融合,所以我现在算是什么?

我小心翼翼把小月亮放在手心,点了点头:“也许是吧,我也没注意。”

哈迪斯却说:“所有人都以为赫卡忒死了。”

“死?神是不会死的,不是么?”克洛诺斯被宙斯推翻,几个儿女恨他入骨,都只是被关进塔尔塔罗斯里而已,要是能死,克洛诺斯在提坦之战中恐怕早死几十遍了。

哈迪斯说:“在赫卡忒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死的,但是……她突然消失了,就连司掌的神职也不顾,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种事,她就成了第一个死亡的神。”

“那冥界呢?”我问,“她没有出现在阿刻戎河畔?”

哈迪斯:“我不知道,我当时还在克洛诺斯肚子里,赫卡忒自己就是掌管冥界的女神。”

“呃……她还有其他神职么?”

“月神。”哈迪斯看着我手中的小月亮,说:“赫卡忒消失前,冥界是有月亮的。”

所以,塞勒涅的神格应该有一部分来自赫卡忒,现在赫卡忒又把这个神格给了我,是何用意?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又出现了。”

哈迪斯皱紧眉:“偏偏在这个时候……”

天空中高悬一轮弯月,一个黑影从洁白的月亮前闪过,走进了看,却是月亮神车,与我刚刚见到的别无二致。

唯一的区别是,上面坐着的不是塞勒涅,而是一位灰眸的少女,她身穿及膝的短裙,背负银弓,头上戴着一顶花环,银色长发披散开来,在夜风中微微扬起。

“阿尔忒弥斯?”我脱口而出。弯月女神阿尔忒弥斯,宙斯最宠爱的女儿,也是太阳神阿波罗的亲生妹妹,相貌和她哥有几分相似,都是奥林匹斯山上数一数二的美人。阿尔忒弥斯还是狩猎女神,听说宙斯给了她无数山林沼泽供她游玩,无数宁芙仙女是她的跟班,过得可谓是公主般的日子。

唉,同样是私生女,这待遇可真是天差地别。

阿尔忒弥斯勒紧缰绳,马车停在我们面前,她看了看我和哈迪斯,眼睛里泛起一丝迷茫:“我感受到了月亮之力的变化……请问,哪位是新晋的月神?”

看来月神之间还有心灵感应呢!也不知道塞勒涅感没感应到……说起来我得找个机会见她一面,这本是她的神格,我一直霸着别人的东西也不好。

我上前一步:“是我。”说罢,摊开手心,一枚银色的小月亮熠熠生辉。

阿尔忒弥斯震惊地看着我:“这……这,你是男的?”

我:“呃……怎么了?”

阿尔忒弥斯:“啊,抱歉,只是,月亮神车它……”

话还没说完,拉月亮神车的两匹白马就张开鼻孔朝我喷了口气,还龇开了两口大白牙,长长的马脸上写满厌恶。

我想到一句话,贾宝玉说的——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两匹马虽是牲畜,品味却相当高雅,跟贾少爷如出一辙。

我默默后退,免得继续招马讨厌。

阿尔忒弥斯一直在抚摸马脑袋,她看上去有点尴尬:“你也看到了……月亮神车从来没有男子乘过,所以……”

世道太不公平了,我一个好好的“水做的女儿家”,变成了浊臭逼人的臭男人,还要被马嫌弃,真是凄惨。

倒是哈迪斯,他一直站在马车旁,那两匹不要脸的马还用大脸讨好地蹭了蹭他的手心。

恶……

阿尔忒弥斯一脸好奇地看向我手里的小月亮:“这是你的武器么——已经好久没有新封的神了,你都做了什么呀?”

我:“天机不可泄露。”

阿尔忒弥斯:“……”

我控制周围的月光,将它们的力量注入小月亮中,小月亮猛然增大,几乎要比我还高,变成了一个——和原来形状毫无二致的大月亮。

阿尔忒弥斯星星眼:“好新奇的武器,我可以摸摸么?”

我:“摸吧摸吧。”这玩意真是武器啊……以后碰上敌人,我就抡月亮砸死他?

哈迪斯还站在一边扮小姑娘,我心想阿尔忒弥斯整日待在山林间与野兽和宁芙仙女为伴,心性单纯,就别把我和哈迪斯的破事说出来污染她的三观了。

阿尔忒弥斯满脸惊喜地把手放在大月亮上:“太棒了,我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武器,威风凛凛,太霸气了!”

我:“哈哈,过奖……”原来你好这口,还喜欢这么简单粗暴的,啧啧啧,真看不出来。

一匹白马轻轻蹭了蹭阿尔忒弥斯的银发,她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大月亮,说:“我得回去——对了,你是新晋的月神,神王陛下还没宣布神职么?”

神王陛下说不定正抱着祖母的大腿哭鼻子撒娇呢,哪能顾得上我哟!

我说:“我马上就去奥林匹斯山领属于我的神职。”

阿尔忒弥斯点点头:“那你可要快点哦,我每天都要驾着月亮神车跑一圈,玩都玩不痛快。”

我:“没问题。”抱歉啊妹子,你恐怕要多操劳几天了。

阿尔忒弥斯急匆匆地坐上月亮神车,两匹骏马四蹄腾空而起,向着天上的一轮弯月飞去。

我说:“这个神格放在我身上也不是办法,我总得还给塞勒涅……”

哈迪斯:“神格已与你融合,怎么可能随便就易主?”

我懊恼地抓抓头发:“当时就应该抓着赫卡忒问清楚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祇的生活向来平静,几百年都不一定出什么大事,奥林匹斯山的诸神每天闲得要命,就靠阿波罗不得好死的新恋情和阿芙洛狄忒跟各类美男子的绯闻度日,才不至于无聊到死。

可现在没几天的时间里,克洛诺斯逃走,“死亡”的女神赫卡忒回归,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黄瑾芬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