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子宫 公司老总要见我

黄瑾芬黄瑾芬 2020年03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954 次 收藏

完成原定行程计划的乔斯达先生在伦敦多盘桓了数日,只因为在船上“偶遇”的名叫“Sayu”的可怜孩子。

心房间隔缺损,缺损情况不是很严重。这种先天性心脏病有可能在幼儿时自行痊愈,不过对Sayu来说已经没可能了。虽然随着工业时代的发展,医疗事业也在飞速进步,但进行心脏手术的风险还是太大。何况这孩子的身体状况目前来说根本负担不起手术。

刚下了船,他就发起了高烧,现在心脏病、白化病什么的倒在其次,来势汹汹的伤寒更可能要他的命。

一想到这个孩子孤零零一个人强撑着身体,连生病都不敢放松下来,稍有懈怠迎来的就可能是死亡,乔斯达先生心就抽痛起来。再次想起自己儿子,真是感谢上帝给他一副强健的体魄,他无法想象要是JOJO的身体像Sayu这样他该怎么办。也因此,更加心疼Sayu。

接受医生护士不眠不休的治疗照顾,病情终于稳定下来的Sayu在做完祷告后端着鸡汤很不好意思地小口啜饮着,忍不住咳嗽时都尽量压低咳嗽声,怕别人再担心。

照顾他的胖胖的老护士可是对他心疼坏了,鸡汤是她自己炖给Sayu喝的,根据东方的药理放了些药材。

由于受到关照,Sayu这孩子对谁都诚惶诚恐很无措,他说他感到非常惭愧。

对干了坏事却受到善待而羞愧,这本身说明这是个很有良知的孩子,明明那坏事也是迫不得已。乔斯达先生对Sayu的这一点十分地欣赏。

一个又可怜又善良的孩子,乔斯达先生才不忍心让他一个人漂泊。事实上,他早就派人去联系热那亚一带有没有走失人口。按道理,七岁的孩子应该记得自己的家,但人贩子不知做了什么,对Sayu的打击似乎很大,他记得自己的生日、自己的病,记得所学的知识,就是不记得自己的家和亲人。

是的,从Sayu口中得知他被拐卖的时间不长。看他的长相就知道人贩子为什么会选中他了,然而后来人贩子知道了他有心脏病,觉得是亏本买卖就开始虐待他。也正因为不再重视他让他有了机会逃出来。

乔斯达先生想着,Sayu有白化病这么显着的特征应该很容易找到他的家人才对,然而都打听到都灵、米兰、佛罗伦萨去了也没有一点消息。那是当然,他查遍整个亚平宁半岛都不会有收获。

乔斯达先生怕Sayu伤心,以最委婉的方式告诉他暂时还没能找到他的家人。

“暂时找不到家人的话,来我们家如何?”

Sayu十分犹豫:“可是,我已经得到乔斯达先生很多的照顾了。”

“但你还小,还不能独自一个人生活不是吗?Sayu总在为被人照顾而烦恼,只要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好人,来报答和帮助别人就好了。”乔斯达先生耐心的劝导,并说道,“正巧我有个儿子,他没有玩伴,你愿意陪他一起玩吗?”

果然,有了“陪别人玩”这个可以稍稍补偿别人善待的工作,Sayu答应了。

由于心脏病和营养不良的缘故,Sayu的伤寒好得格外慢。为此不得不在伦敦呆更长时间的乔斯达先生提笔给在利物浦老家的儿子写封信。唉,一定让JOJO失望了,出门时说这次事务并不多,应该会很快回来。幸好提及他会多个朋友的事情,这样JOJO应该会稍微开心些吧。

转眼又过去两个多月时间,Sayu从缠绵病榻的状态彻底恢复了。多亏了老护士无微不至的照顾,Sayu营养不良的状态已经好了许多。比起在船上见到的那个白里透着青灰的脏脏的可怜虫,现在的Sayu又干净又漂亮,老护士得意地夸他像个纯净的天使。对此乔斯达先生当然十分欣慰。

一直闷在房间里对身体没有好处,在一个温度适宜的阴天午后,乔斯达先生牵着Sayu的手把他带上街。

“先前裁缝给你量过尺寸,还记得吗?衣服已经做好了,我们去取吧。”

Sayu乖巧地点点头。

考虑到那家店所处的街道比较僻静,乔斯达先生才放心领着刚刚病愈的Sayu去,而不是让人把衣服送过来。配合弱小的孩子的步伐,乔斯达先生走得很慢。

衣帽店老板太太对Sayu的热情与老护士简直如出一辙,打发走雇佣来的服务人员,亲自把好几套衣服拿来给Sayu穿戴整齐。

站在穿衣镜前的Sayu略长的银色头发向后梳,穿着丝绸衬衣,搭配驼色格子小背心、羊绒外套、长裤、斗篷、小皮鞋和礼帽,安静的Sayu像古老贵族中出来的孩子。

“不是我说,我还从没见过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简直像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这个年纪的孩子啊,都调皮得很,把衣服弄皱那是小事,满身脏兮兮油乎乎才是家常便饭。哎呀,多么好的孩子,就是瘦了点儿,要多吃点才行,也太苍白了,该多晒晒太阳这样才健康……”

老板看着见识浅薄唠唠叨叨的妻子,觉得在贵客面前丢脸了,拉着她让她少说两句,老板太太未尽兴,在连绵的夸赞同时又帮佐裕好好翻了翻领子。

木地板上一声金属落地声打断了老板太太的滔滔不绝。

“噢,你看你看,闯祸了吧!先生、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会赔偿的。”老板搓着手焦急又懊恼。

“不,先生您别急,不用您赔偿。”Sayu摆摆手,“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大概这链子本来就要断了吧,回头我找根绳子穿一下就好了。”

说是这样说,雪白的孩子还是一脸担心地捡起从他脖子滑落的十字架,翻来覆去察看有没有损坏。看到确实只有链子断了,才舒了一口气攥紧他的十字架。

乔斯达先生牵着Sayu的手离开衣帽店,Sayu的另一只手还攥着十字架,直到攥出汗,在衣摆上擦擦放进兜里,走了一会儿又十分不放心地把手伸进口袋捏着他的十字架。

乔斯达先生看在眼里,暗暗想到什么,问道:“想起一点事,Sayu愿意陪我绕个远路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乔斯达先生便和Sayu去了更加繁华的街道,进了另一家店。这是一家饰品店,橱窗里展示的戒指、项链、胸针等饰品精巧又闪亮。

店主威廉出来迎接:“这不是乔斯达爵士吗?怎么这么快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

乔斯达先生并不是个热衷于饰品的人,除了婚戒是在这里定制的,来这里也就购买一些领带夹或袖扣以示体面了。

跟店主寒暄几句,又聊到Sayu身上,店主感慨几句“乔斯达爵士真是个好人”,终于进入正题。

“好了,那么这回想看着什么?”

“就看看袖扣吧。”

这正是店主疑惑的地方,他记得很清楚,上个季度乔斯达先生已经购买了三对袖扣。不过有生意上门怎么可能拒之门外?兴许人家新增收藏袖扣的爱好呢?

随便挑选完一对,乔斯达先生开口:“就这个吧。啊,对了,威廉,顺便帮忙配一根链子吧。”

把袖扣装进盒子的威廉一头雾水:“啊?袖扣要什么链子?”

乔斯达先生对Sayu说:“把你的十字架给威廉先生看看吧?”

威廉接过小孩很不好意思递过来的十字架,这才明白乔斯达先生走进他家店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好孩子,你看看这些链子哪个款式好看?”

孩子不住地摇头:“不用这些,先生,金的实在太贵重了。随便找根结实的链子就可以,绳子也行。”

最后威廉给Sayu找了根铜链子穿上他的十字架,用装乔斯达先生的袖扣一样的盒子装它,包装好放进袋子里递给乔斯达先生。

乔斯达先生询问链子价钱,威廉笑着减免了,说一根铜链值什么钱。

刚走出店门,就听到一声“抓小偷”,接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就冲了过来,乔斯达先生吓了一跳,被小孩撞到手臂。

乔斯达先生后退一步,反而撞上来的小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旁边掉落乔斯达先生拎着的饰品袋。

后面喊着抓小偷的妇人已经追了上来,小偷一骨碌爬起来,顺手牵羊拎走边上看起来高大上的小袋子飞快钻进一条小巷。

“啊,那里是连着食尸鬼街的……这个……小杂种!这下完了!”追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妇人停下来掩面抽噎着,抽噎的空档骂骂咧咧就是不敢进入那个气氛就跟周围不一样的古老阴暗的小巷。

乔斯达先生则眼看着Sayu箭一般追了过去马上喊着:“Sayu,回来那里很危险!”但并没有使冲出去的孩子慢下一点。

看Sayu一下子跑那么快,既担心他的心脏病发作,又担心他在那个臭名昭着的三不管地带食尸鬼街遭遇不测,乔斯达先生来不及寻求警察的帮助,赶紧追了上去。乔斯达先生十分愧疚在自己手里弄丢了Sayu重要的十字架,心想要是刚才给Sayu戴上就好了。

可就慢这么一点,错综复杂的小巷已没有了两个孩子的身影,左转右拐绕了几圈的乔斯达先生终于走到食尸鬼街。路面油腻泥泞混合着泥土菜梗果壳或许还有人类或其他动物的排泄物、呕吐物和血之类的东西,与之相应传来的气味也相当令人不适。

路边滴着污水的屋檐下倒着宿醉和受伤生病的流浪汉和流氓混混,除此之外倒没别的行人了,宽敞的街这时显得有些荒凉。路过一面上头裂缝像个诡异的人脸的墙壁,墙根下坐着一个双腿畸形精神看起来不大正常的人,乔斯达先生注意到那人竟然在啃一只老鼠的尸体,不禁对还没找到的Sayu更加担忧起来。

没过多久,Sayu却自己领着拿走他们东西的孩子找到了乔斯达先生。

“请带他去诊所吧,乔斯达先生,还有……”Sayu捂着胸口,看来突然跑动令他相当难受。

乔斯达先生这才看到偷了东西的孩子脸上有一道新鲜的刀伤,还流着血,撞到他的时候还没有的。

“先别管我,尊敬的先生,这是您的东西,还有之前那个婆娘……那个女人的金项链。请救救刺青,他快死了!”孩子不由分说拉起乔斯达先生,到一个草棚前。

里面是个发烧烧到意识不清的看起来是东洋人的孩子,躺在稀稀拉拉的稻草上,只盖着一席破草席。

没时间了解过多情况,乔斯达先生马上把这两个孩子和Sayu一起送到之前的诊所。

偷东西的孩子脸上的刀伤倒是不难处理,虽然这伤口不浅,好了以后一定会留下疤痕。发烧的孩子的病已经发展到肺炎的阶段,正在急救中。瘦小的正在发烧的孩子,让乔斯达先生想起遇到Sayu的时候。最近总是碰到可怜的孩子,令乔斯达先生心里很不好受,同情心泛滥。

给Sayu做了一下检查,服用了药物后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乔斯达先生垫付了所有医药费,并把金项链交到了警察局。

两个食尸鬼街的孩子的恢复力比起Sayu都好得多。乔斯达先生想着收留Sayu一个或者收留他们三个都是收留,提出要收留三个人的想法,食尸鬼街的两个孩子表示感谢,却都拒绝了。

他们俩有自己的圈子,食尸鬼街还有伙伴他们割舍不掉。伦敦是他们生长的地方,他们熟悉,所以伤病好了以后他们就溜走了,谁也没看见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黄瑾芬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