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两颗蛋也塞进去 岳腿缝之间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499 次 收藏

林妙峰脸色微微一红,讪讪地说道:“你回去睡觉后没多久他就走了。对了,我的小冠军,你想吃什么来着?”林妙峰心底暗暗一阵窃喜,随即便想着赶紧转移话题。

“随便,只要老妈做的我都喜欢。”魏娇娇手握着遥控器,眼睛半点不离开电视屏幕。

“好嘞。”林妙峰站起身来。“我去给我的小冠军做饭去。对了,娇娇。”林妙峰刚走了几步,便回过头来。“娇娇,你觉得你们叶老师怎么样啊?”

“他呀,很好呀。长得帅帅的,说话柔柔的,我们班好多女生都喜欢他呢,都说长大了就找像叶老师一样的男朋友。那群小花痴,搞笑得很。”说着,魏娇娇还不忘鄙夷地嗤笑一声。

“那你呢,你喜欢他吗?”林妙峰心头一动,张口问道。

“谈不上喜欢,最多就是有点好感而已。”

“为什么呢?你不是说他长得很帅的么?”林妙峰紧接着问道。

“我不喜欢长得帅的,我喜欢有才的,就像我小姨夫那样的。”

“他呀,他那也叫有才?你太逗了吧。”林妙峰似乎没想到魏娇娇会说出这样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哈哈。

“那你随时随地给我来个谜语试试,看能不能逗我开心?”魏娇娇没好气地反问道。

林妙峰一下子语塞,怔怔地站在原地。过了半晌,她方才走进厨房,乒乒乓乓地开始忙活起来。

这天一早,林妙峰待叶鸣振离开后,便叫醒了魏娇娇。母女俩一起吃完早饭,便一起离开了家门,来到了太平镇上的西华超市。

西华超市是太平镇最大的超市。大至空调彩电,小到牙签棉线,所有的日用品一应俱全。林妙峰挽着魏娇娇在超市里转悠了大半天,方才给魏娇娇选好了开学要用的物品。林妙峰又给张家的几个小姐妹每人买了套漂亮的新衣裳和新书包。魏娇娇念叨着张探春今年开始上小学一年级,特意帮她多选了些学习用品。直到中午时分,母女俩才拎着大包小包离开了西华超市。

甫一回到家,林妙峰简单收拾了一番,便让魏娇娇带上选好的礼物,骑上摩托车就一起往林妙香家驶去。

刚驶过张家坑村的村口,林妙峰便一眼瞧见了林妙香家。林妙香家门口静悄悄的,一片萧条。墙上的挽联印迹犹在,隐隐约约地透出一丝悲凉。林妙峰抿了抿嘴唇,心头顿时一阵难过。

林妙峰刚把摩托车挺稳当,张惜春就蹦蹦跳跳地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嘴里还一个劲地嚷嚷着大姨来了,大姨来了。

林妙峰俯下身子,伸手把张惜春抱在了怀里。“宝贝,有没有想大姨啊?”

“有。”张惜春奶声奶气地应道。

“哪儿想得啊?”林妙峰见张新春似乎全然不知道失去父亲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心里更加难过,

“这里。”张惜春张开小手指,夸张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惜春真乖。来,大姨给你好吃的。”说着,林妙峰便放下张惜春,从摩托车上取下一大包零食,递给了张惜春。

张惜春顿时高兴极了,抱着零食嚷嚷个不停。这时,魏春花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呦,她大姨来了。来,快屋里坐。”说着,魏春花便把林妙峰母女二人引进了屋里。

“妙香没在家么?”林妙峰刚走进堂屋,便一眼瞅见张小浑在地上的凉席上爬来爬去,嘴里哼哼唧唧个不停。

“没,她们娘几个一早就出去了。妙香说趁着几个丫头还没上学的工夫,让她们帮着自己把田间的杂草拔一遍。等几个丫头上学了,那么多的田地就要她一个人打理了。”说着,魏春花艰难地俯下身子,想把爬到墙角的张小浑抱回到凉席上。

林妙峰见了,连忙说了声我来,便伸手抱起了张小浑。张小浑似乎又长大了不少。软乎乎的小脸上肉嘟嘟的,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满是好奇。只要哪儿有点响动,他便会转动那颗小脑袋,寻寻觅觅个不停。

张小浑似乎瞧见了林妙峰身边的魏娇娇,张开胖乎乎的小手,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林妙峰见状,便笑着对魏娇娇说道:“娇娇,你看,弟弟多喜欢你啊,你来抱抱他吧。”

谁知,魏娇娇脸色一沉,不满地咕哝道:“不要。”说完,她便转身跑了出去,和张惜春一起玩去了。

“这孩子......”林妙峰似乎不知道魏娇娇为何是这般反应,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倒是张小浑见魏娇娇走了,手舞足蹈地在林妙峰的怀里挣扎了一番,嘴里喔喔地叫唤着。

魏春花单手搬了个凳子过来,让林妙峰坐下歇歇。林妙峰赶紧伸手接着,在堂屋的大门边上坐了下来。

林妙峰把张小浑放在自己的腿上,仔细端详着张小浑的面容。张小浑的发际线很高,脑袋两侧的太阳穴很高,显得很是突兀。宽大的脑门映衬着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竟然凭空给人一种莫名的气势,气场十足。仔细端详着张小浑的眼睛,林妙峰发现张小浑的看似纯真无邪的目光中竟然隐隐地透露出一丝忧伤。

张小浑似乎也被林妙峰的目光吸引住了,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妙峰。他不停地喔喔地叫唤着,突然伸出小手,一把扯住了林妙峰耳边的头发,紧紧地攥在手里。

林妙峰头皮一阵发麻,痛得“呀”地叫了一声,连忙伸手抓住张小浑的小手,掰开他的手指,这才得以取出了自己的头发。待林妙峰再看张小浑时,却发现他半咧着嘴,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林妙峰轻轻地拍了下张小浑肉乎乎的小屁股,懊恼地说了声小坏蛋。这时,坐在一边的魏春花讪讪地说道:“这小子,和他爸小时候一模一样。”

林妙峰轻轻地应了一声。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小浑的时候,张龙飞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她的心头顿时一片黯然。

魏春花见林妙峰默不作声,似乎知道她的心思一般,也闭口不言,呆呆地望着门外的天空出神。

魏娇娇和张惜春的嬉笑声不时地从大门外传了过来,清脆明亮,多多少少打破了堂屋里沉闷的气氛。魏春花这才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林妙峰闲聊了起来。

日头渐渐高起,气温慢慢地升了起来。魏春花抬眼看了下天色,知道林妙香母女快要回来了,便起身走进了厨房,为她们准备着午饭。

果然,不多会的工夫,林妙香踩着一辆紫红色的小三轮慢悠悠地在家门口停了下来。张元春三姐妹相继从三轮车上爬了下来。张探春一眼就瞧见了魏娇娇,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嚷嚷着跑了过去。

张元春帮着林妙峰收拾着三轮车上的农具,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倒是老二张迎春显得没精打采,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她瞧见大姨林妙峰抱着弟弟坐在堂屋的大门边,小小的眉头禁不住微微皱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大姨好,便垂头丧气地走进了房间里。

“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林妙香扛着两把锄头走了进来。

“刚到没多久。”林妙峰瞅着妹妹那杯太阳晒得发红的脸蛋,心头禁不住一阵心酸。

“娇娇这次的比赛怎么样?”林妙香似乎还没忘记魏娇娇去西安比赛的事情。她把锄头靠在墙角,便转身走了过来。

“你的侄女还能差么?”说着,林妙峰晃了晃手里的张小浑,弄得张小浑顿时哼哼唧唧地叫唤个不停。

林妙香伸手抱过张小浑,便在林妙峰的对面坐了下来。“姐,我看你气色挺好的,就知道娇娇肯定给你长脸了。”

“那可不,娇娇这次比赛得了冠军呢,都是那么大的奖杯。”林妙峰伸手夸张地比划了一下,脸上满是得意之情。

林妙香听了,免不了夸奖了魏娇娇几句。她伸手捏着张小浑软乎乎的脸蛋,怜爱地说道:“小乖乖,你快点长大哦,长大了也要像姐姐那样,给妈妈长点脸哦。”张小浑被林妙香捏得兴奋不已,两只小手不停地乱舞,几次都差点抓住了林妙香的头发。

“这小子,力气大得很呢。刚才我头发差点让她给扯掉了。”林妙峰笑着说道。

“是啊。这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子汉,力气不大怎么行呢?将来怎么保护妈妈,保护姐姐呢?”林妙香逗弄着张小浑,似乎全然忘记了满脸的倦色。

林妙峰闻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生怕林妙香会提起张龙飞来,便连忙转移了话题。“妙香啊,我给孩子们买了些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待会让孩子们都来试试。”

林妙香难为情地笑了一下。“姐,以后别再孩子们身上花钱了。娇娇眼看着也就要长大了,以后她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林妙峰微微一笑,没有搭理林妙香。她抬眼望着停在大门口的那辆紫红色小三轮,突然开口问道:“那个小三轮是你自己买的么?”

“嗯......”林妙香低低低应了一声。“上天我去县城,让我爸帮我买的。”说到这,林妙香突然抬头望着林妙峰。“姐,我爸说你上次回家了,还帮着我妈收拾家务来着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