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铁连弄子宫 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郑晓晴郑晓晴 2020年02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789 次 收藏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在高中不仅又遇到了李铭瑄,而且还注意到艾雯学也出现在这个校园里,只不过他在隔壁班,有时见他会明显看出他脸上的淤青,也不像初中时那样愿意同我说话了,每次我要走上前问他是否遇到什么了事,他都会故意躲避我。

终于有一次他从我面前经过,之间的距离很近,他下意识地低下头装作没看到我的样子,我叫住了他:“艾雯学,你干嘛躲着我?”

“我……我……没躲着你啊。”他吞吞吐吐,眼神躲躲闪闪低着头不敢与我直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和我说啊,你忘了初中时我们怎么约定的了?”

“我的事就算你知道了也管不了,所以别打听了,更别掺和了,大家学习都挺忙的,好了好了,快回教室吧,上课的预备铃都响过了。”

之前初中时,艾雯学在班里不善于主动与其他人打交道,与李铭瑄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除此之外,平时跟其他人都还算过得去,如果有人同他说话,他只是出于礼貌的应付过去,却从不交心,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知根知底的朋友。

虽然艾雯学的外表没有带给他像李铭瑄众星捧月般的优厚待遇,但仍有一小部分女孩子被他的这种神秘感吸引,或许天性使每个男生对女孩子的主动搭讪都没有抵抗力,尤其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艾雯学也不例外,遇到主动搭讪的女孩子,他也会嘻嘻哈哈的与她们开玩笑。

曾经有女孩子向他表白,并写了长长的一封表白信,可送到他手里就杳无音信了,后来听说那个女孩子没有因此放弃喜欢他,还说他这叫做外表阳光实则内心高冷,追求他就像在经历一次冒险,越神秘越有意思。

在她们眼里艾雯学更像高难度的迷宫,想找到通往他内心世界的路其实很难,艾雯学任由她们“研究”自己,总说自己无权干涉别人的爱好,再丝毫不在乎的附加一句:她们开心就好。

也许在学校中他唯独和我走的最近了,不敢担保他对我是完完全全地交心,但他只要有心事想表达出来的时候,会第一个想到我,也会要求我将自己遇到的烦心事作为交换讲给他,渐渐的我们之间更熟悉了,他说每次都要叫我的名字感觉很别扭,又知道关于我名字的来头,因此还给我起过专属外号,后来他会叫我“两毛”。再看现在的他,宁愿自己沉默也不想再与人多说一个字。

“我妈重新开始工作了,我爸值班,意味着放学之后我自己回家,你要是还信任我,就来找我,校门口见。”他没有给我任何答复。

这天下午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窗户上,心情也似乎随着阴沉的天气变得压抑,我也试着沉默,整个下午一言不发,看着别人笑脸相迎,自己却怎么也融入不进她们快乐的气氛中去,体会到了那种会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如果一天接着一天都如此下去的话,总要把人憋疯,我再也不想有这样的体验了,愿仅此一次。

放学时,雨终于肯放过我们这些没带雨伞的人了,我在校门口找了一个显眼的地方站着,生怕艾雯学真的来了看不到我会让他失望,说实话我没抱太大希望,也不觉得他会来,但出于对他的承诺,我等了许久,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他终究还是没有出现,而这天之后他是真的消失了,人间蒸发了似的,即便我用尽了各种联系方式,都没有再收到他的回复,不知道他在哪,更不知道他又在经历着什么。无论这件事有多么无法释怀,时间总要变成一剂良药来慰藉我不安的心。

我们经常会与很矛盾的问题碰撞出火花,又懊恼找不到让矛盾产生的原因,比如上一时还在一节被老师压堂的课中抱怨着时光漫长,下一时又在答不完试卷的模拟考试中抱怨着时光短暂,高中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在为一场无硝烟的斗争做准备,更是在迷茫中摸索前进的方向,文理分科迷茫,对于搞不懂的学科问题迷茫,对于看似重要的感情迷茫……也许就是太多迷茫,以致于不得不将一些暂时无暇顾及到的先搁置一旁,时隔两年,18岁,我们也步入成年人的行列,19岁,也迎来了正值青春的年华。

高考前,通宵徘徊在书海之中,作为一名文科生,整天无非就是忙着咬文嚼字,把所有的文字塞进大脑,塞到晕,恨不得平时说话都文邹邹的,真是不拽文都不敢称自己是文科生。其实对于文科生来说,最头疼的还是数学,虽说文科数学的难度不及理科数学的,可明明已经被灌输了成千上万的文字后,还要死记硬背各种公式,每次数学练习都要费各种脑筋去应对,甚至在数学解答题的计算过程之后写答的瞬间,要不是上面有题干照应着,就一定会提笔忘字。但是以上的那些仅限于我以外的其他人,说起复习,自己也挺惭愧的,后期太过于放松,比别人贪玩,比别人付出的少之又少,可能其他人在熬夜复习的时候,我都可能做好几个梦了!

所有学生用心血盼的就是高考,高考几天的零星小雨,消散了考生们的些许燥热,家长们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踱步在大门外,等着自己的心肝宝贝从考场归来,然后带着他们大补一顿,反正到成绩发布前每个学生都是安全的,可以尽情洋溢在所谓解放的欢乐中,懒觉睡到自然醒,不会再担心有写不完的作业。

直到发布成绩这天,从凌晨就开始忐忑,裹着被坐在电脑前,反复在固定的网站上输入自己的考生号,就连预约查询的短信都不知道发了多少条。只要有人说查到了成绩,自己都会感觉心快蹦到嗓子眼儿了,一声短信提示音之后,代表噩耗来临,接连而来的就是轮番接收成绩结果,以短信轰炸的方式呈现在我眼前,每条短信都是一样的结果,却就是不忍直视,可怜的分数应该和平时的努力成了正比,又不想承认这就是自己的最终成绩,明知道发短信的不是人工服务,也还是忍不住想回复一条短信,内容就是:“你确定这个分数是准确的?没发错?不能再高点了?”最终在无奈之下,还是放弃了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选择了面对惨淡的结果。想想也是,现实本就应该总是充满意想不到,再参杂着一点点残酷。

在成绩上,也是有喜有忧,起码没差到要选择家里蹲的程度,为了填报志愿,真是煞费苦心,报高了又怕进不去,报低了又怕没发展,父母因此也没少同我抱怨,说我上了初二之后就有些松散了,在翻烂了两本报考指南之后,决定填报一所职业院校学习室内设计。待一切尘埃落定,与父母收拾起用不到的书本时,不经意发现了一封夹在高一期间没看完的杂志中的信,从书中掉出来时,信封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里面的信纸有些泛黄,庆幸的是在信封的包裹下,信中的字迹还可以看清,看到信的署名时重新让我记起了那个失踪人口——艾雯学,这封信的时间停滞在他即将消失的前两天,我竟全然不知。

“两毛,对不起,请原谅我无法再继续实现我们初中时的承诺,因为初中毕业后的暑假仅短短几个月,却让我经历了太多,面对你,我总想像以前那样对你释放出我的压抑,可一切的一切让我不知如何说起,所以我选择了沉默和逃避,也是高中生了,毕竟我们总有一天要学着自己一个人吃饭,自己一个人散步,自己一个人面对眼前所有的生活,可对于眼前生活,我太软弱了,始终还是怕了,我要走了,也许离开这里会找到真正属于我的归宿,你也不用替我难过,更不用替我担心,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原谅我,原谅我会不辞而别,你要加油,你与我不同,你有爱你的父母,最近还会经常看见你挽着几个女生一起去吃午饭,看到你同她们在一起时发自内心的笑容,恭喜你终于找到了适合你的群体,再也不用孤零零的自己闷闷不乐了,我也不会放心不下了,不知道多年后你还会不会想起我,但是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我希望你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到不忍心和你在一起,因为我怕自己会毁了你的将来,让我们把缘分交给时间,你说过你最相信时间和命运的,两毛,再见!”

一大颗泪珠打在信纸上,泪珠碰撞纸张的一瞬间破碎、散开,洇湿了泛黄的信纸,已经干涸的墨迹在泪水的湿润下重新晕染开,形成了一丝丝没有规则的纹路,泪水终将升华在空气中,可被弄花的一部分字迹无法再复原。

虽然平淡无奇的生活是否会被一封跨越时间的信重新串联起来,此时的我还不得而知,但我总预感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会再次与艾雯学相遇,因为印象里我预感过的事没有一次落空过。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郑晓晴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