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酥第一次 恩低喘王爷挺入

好蛮好蛮 2020年04月16日 来源:互联网 901 次 收藏

严璟勋轻笑一声,“我都不知道他在哪,你又如何找他。”

“云水流应该知道。”安云衫道。

她有云水流的联系方式,他们先去县城,联系上云水流,再寻找罗仪瑞。

严璟勋不语,如果有人知道罗仪瑞在哪,也只有云水流了。

不过罗仪瑞去的地方一般都凶险无比,这一次走的匆忙,很可能是聂家余孽又出现了,他们去危险性太高。

“先到县城再说吧。”严璟勋说道。

他微微低头,垂眸看着安云衫的头顶,眼神不自觉就柔和了一些。

但是他没想到低着头的安云衫,忽然就抬起头来,和她那双带着漩涡的黑眸撞在一起,他的呼吸忽然一滞。

安云衫抬眼就对上严璟勋的目光,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不像以往那样带着审视探寻,也没有黑的见不到底,更没有看到轻嘲。

眼神有些轻柔,也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这样的眼神,安云衫莫名有些想要躲避,轻巧移开视线,漫不经心地问道:“我的衣服呢?”

说完,她再一次抬头看过去。

严璟勋若是能够被她看出什么,也就不是严璟勋了。

“不知道,我去拿药了,你问问老人。”

到底是有些心虚,所以严璟勋多说了两句,以此来证明他真的不知道。

若是往常,安云衫应该能够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她也心虚。

不过让她松口气的是,严璟勋没有发现。

如此一来,她也可以坦然一些。

而严璟勋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放松下来,知道自己想对了。

他不想让安云衫对她有太多的防备,所以选择装作不知情。

而且都是男人好行动,住一个房间也不需要太多的借口。

严璟勋觉得,装作不知情更好接近她一些。

现在看来,也的确如此。

老两口醒得早,醒来就去西屋看安云衫了,结果发现窗户开着人不见了,忙跑出来,就看到这两个人坐在窗台下边聊天。

这时候天色已经露白,短暂的休息,严璟勋勉强能够压下伤势,自己站了起来,除了脸色难看点,呼吸也平稳了。

安云衫知道他这是可以装出来的,这么压制,伤势是会更重。

在老两口的搀扶下,安云衫进了房间。

严璟勋为了避免安云衫怀疑,主动说道:“我给你上药吧。”

安云衫当即回道:“军士长这么累了,先去休息吧。”

严璟勋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离开了房间。

老妇人大概没想到安云衫居然是个女孩子,看到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一脸心疼惋惜,言谈话语当中说起自己的女儿,对安云衫的动作更加轻柔起来。

大部分的话安云衫都听不懂,只能明白一些简单的意思。

怎么上药刚才严璟勋私底下已经同老妇人交流过,因为只是简单地倒在后背上,也不需要多少技术。

安云衫看到小瓷瓶的时候就知道,这个药应该非常有效,应该就是曾经云水流用在她身上的药。

尽快好起来,她才能带着严璟勋去找罗仪瑞。

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要走的念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