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湿透了「完」

郑晓晴郑晓晴 2020年03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557 次 收藏

梅伯叫人退出去之后,正打算着叫人把这里包围起来通知教主。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前脚踏出门口,后脚这一座大宅居然慢慢的从眼前消失。

一旁的小厮揉揉眼睛,支支吾吾的问道:“我……我没看错吧!庄……庄子居然消失了。”众人惊疑未定,心里闪过不同的猜测。

梅伯一巴掌打到刚才说话的小厮脸上,呲喝道:“子不语怪力乱神,瞧瞧你们说的是什么话。不过是因为妖人的施的障眼法,就乱了心神。”

“这像是怎么样!!!”梅伯怒喝完,看见这些下属心神不定的请罪。心里发苦,看来这批人是不能再用了。

“管家……那?”

“没用的东西,下去守住各路上山的路口。先把这事给瞒下去,不能让其他势力知道万梅山庄发生了什么。”,梅伯心里苦不堪言,只能想着先事给瞒下。

这里的一切他可做不了主,只能等着教主前来。

庄子里,老三去了厨房翻翻看有什么食材。近千年来没有吃个香喷喷的饭菜,他嘴馋。左看看又翻翻,翻出了菜去到厨房里却没想到不会用厨具。

老三一脸懵逼看着厨房里的东西,顿时觉得生无可恋。想叫人又想起这里只剩下一个西门吹雪,他那样折腾他。他真的不会恨的把他大卸八块?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屈辱吧。

思来想去觉得没可能的老三,还是决定去看看西门吹雪。

林子深处,有着寒潭。梅花常年不败,老三在把庄子隐匿后的一个月第一次踏进西门吹雪的领地。

他还是在练剑,熟悉的剑招带着□□。即使西门吹雪被老三废了丹田武功,他也依旧练着他的剑。

说实话,老三有一点嫉妒。嫉妒于他的那一种毅力又或者是学渣天生看不惯学神,偏偏学神又非常的努力。

剔除他身上不科学的力量,他能胜过他的无非是时间与这辈子的天生优势。

跳上梅树,坐在树枝上看他练剑。没有其他的意味只是单纯的欣赏但在却让西门吹雪觉得很不自在。

犹记得初见的时候,这女人凌空当立。淡漠的看着下面,身上也总是带着高高在上的味道。

再到后来的语话,他那时原本就不想与她多说但是这家伙几经挑衅。西门吹雪在心理给她打上一个武功高强但是人品低劣的称号。

梅伯寻死,说实话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那女人惊恐的神色,一瞬间西门吹雪在内心想:她根本就不能杀人。

奇怪,脑里闪过念头。也放松了那么一丝警惕,意想不到的。梅伯被她救活了,自己也在顷刻间被废了武功丹田。

暴怒,当被人拿剑横在脖子上时。他尽然被胁迫了,脑子清醒了点。但是动不了也说不了,他明白这是这个女人给他动的手脚,重新给她打上人品低劣这标签。

在往后的一个月里,他以为他会被她进行什么实验又或许是什么拷打又或者是那些什么……但是没有。除了没有吃喝,日常也与在平日在庄上无异。

这个女人看不清也摸不透,迷迷蒙蒙如透着镜的水,水中的花。老三以为西门吹雪不会再跟他搭话,毕竟毁人丹田废人武功这档子事的确有些阴毒。

如果受害的是自己,估计也是恨不得把仇人大卸八块。

“你要干什么?”

“看你练剑。”老三知道他问什么,但是诡异的他不想解释故意扭曲他话里的意思。西门吹雪放下练剑的手,透过遮挡人的梅花枝。

看着她,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审视。

西门吹雪的目光极具穿透力,让老三不敢与他对视只能流里流气的语调调戏他。

“哎哟,西门小官人不要这么看我。不知道你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的吗?”西门吹雪身体一僵,随后答道:“你不会。”

“哦,怎么确定。你是我的谁敢这样跟我说话。”老三目光一凝,看起来有些危险的样子。

西门吹雪不惧,这人身上一点血腥味都没有的人怕什么。寒潭的雾气上涨,迷迷胧胧。他透过梅林里的花枝看到卧躺在树枝上的人。

看不清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衣物。甚至连她的身体都有一瞬间的透明,抓不到她也摸不到她。

西门吹雪忽然想起江湖上的人对他的评语。

‘你们可知塞北有一座山庄,那是江湖上有名的万梅山庄……庄里有着梅花,四季不败。’

‘但是在山庄里有一位人,那是便是剑神,西门吹雪。’

‘喂,说书的你讲什么废话。谁不知道剑神西门吹雪居住于万梅山庄啊!我们要听的可是他的……’某一位路人说出一句大家都懂的话。

‘好了,你们听着。据说那西门冷心冷清,心中唯剑,周身冷漠如寒冰。但那风姿只要人见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气质冷厉,剑指凌空。’

‘……高高在上如同那天神一般。’

“等一下,我们要出去,收拾好你自己。”看到西门吹雪他眼里的疑惑,老三没有解释。

西门吹雪挥剑,惊起一阵涟漪。他闭眼觉得,当真合适。

“你生病了?快点躺下,我给你叫大夫。”老七一把按下想要起身的顾惜朝,急急忙忙的出去找人。

老七平时虽然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活水平,但是这不代表他真的是个生活白痴。谁都知道在医疗水平低下的古代,生一场小感冒就有可能致命。

相处了快四个月老七又不是一个冷血的家伙,自己的衣食住行又是顾惜朝包办。养条狗都有感情更何况人?

顾惜朝看着老七出去有些担心,起身想拦住又没有力气。在顾惜朝眼里这真的是一场小病,想当初在花楼的柴房里也不是没人来看,他自己还不是熬了过去。

多年来没有生病的人一生起病来,就来势汹汹。这句话说的果真不错,至少顾惜朝觉得这样的感觉也是许久没有过了。

头疼的起身,看到月亮升天。老七还没有回来,顾惜朝一度怀疑她是不是被人卖了又或者跑了。脑子真是烧迷糊起来,顾惜朝忍不住乱想一片头昏脑涨。

摇摇头,心想再数十下。如果老七还没有回去就出去找人。脑子晕乎乎的,顾惜朝不明白现在自己的心情。

“你这么起来了,还不快点睡下。”老七放下汤药,按下顾惜朝想要起身的身子。嘴里嘀咕着顾惜朝听不懂的语话。

“你先好好睡下,如果再不好我就用那些东西帮你。”

“不要紧,小病。”

“小病个鬼,一不小心就要命的小病。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在我面前服一下软又怎么?我又对你没有威胁……”老七用勺子喂他,觉得这辈子很多的第一次用在了他的身上。

顾惜朝不解,望着老七的眼里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他小心的试探又试探这个人的底线,他又想问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非亲非故,有无可得利益。虽然她对他有过欺瞒但他对她也曾利用,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顾惜朝,你为什么想要成为人上人?”顾惜朝目光一凝,想起小时候在花楼里的柴房和他的母亲。

老七觉得气氛有些紧绷,看见顾惜朝的脸色似乎勾起他不好的回忆连忙道:“不想说就不说,我又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要好好的赡养母亲,再后来想要穿好看的衣服住大的房子。可是我却发现我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做到,那些人笑我骂我说我异想天开。”

“……直到我母亲拼死送我出去,在流浪的日子里遇见我的老师。他告诉我,好男儿志在四方,精忠报国。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问读好书可不可以住大的房子穿好的衣服,把我母亲从楼里赎出来。”

“他说可以,我就跟他走了。”顾惜朝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好像他曾经的一切是那么的简单,他还道:“老师是个好人……”

“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只有一颗精忠报国的心是不行的,我想要往上爬。爬到曾经欺我辱我的人身上,让整个世界都能听见我顾惜朝的名字。”顾惜朝说着,他的语调越来越欢快还有些激动。

老七上辈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这辈子也算的上出生高贵,没有经历过那种人不如狗的生活。他听的懂却不能理解,在顾惜朝面前只能给他说一句加油。

“你不厌恶这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我?”

“为什么?我虽然不能理解,但是我也知道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性情自然也不一样。顾惜朝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就行了……”

“到最后,说不定你会达成一个万人迷的成就。”老七说着,想起上辈子风靡网络的一句诗。一顾惜朝误终身,不顾惜朝终身误。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宁可遗臭万年江湖朝廷皆知也不愿意默默无闻的死去,所以在明知道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他还是干了。

没有经历过逆水寒的顾惜朝是顾惜朝吗?老七不知道,也搞不懂所以他只能站在顾惜朝背后静静的看着他。

老七正在想东想西的,没有看见顾惜朝的眼睛很亮像忽然起了火。他看向老七像是在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记住老七的样子。

当许多年后,汴京的人还记那一个雨天。淅淅沥沥的雨,街道铺满一层鲜红的颜色飘来刺鼻的味道。

青衣长衫的青年缓缓而来,昔年的意气风发、白马骑行的探花郎最终变得淡笑内敛。他手持诏书令,踏上金銮殿满堂喧哗。

自此,天下谁人不识君。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郑晓晴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