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器风云录 领导在车上吃我的奶全阅读

橙橙橙橙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736 次 收藏

陵光出去了一趟又回到帐篷,吴邪和王盟正在画宫殿的平面图,黎簇在一旁坐着,马日拉躺在帐篷里睡觉。

忽然马日拉说起了梦话,吴邪一听是关于古潼京的,就问马日拉,马日拉没答话,又睡了。

吴邪示意王盟:“再给他喂点酒!”马日拉果真又讲了起来。陵光暗笑,吴邪真是越来越腹黑了。

马日拉讲的故事,总结来说是古潼京有个城主,城主有个宝石,可以上天入地,做什么都可以!

吴邪若有所思:“这估计就是马老板要找的东西。”

黎簇怀疑的问:“这不就是一个神话故事吗?哪有这么神奇!”吴邪白了他一眼,没说话,陵光笑的脸都红了。

晚上,苏难来传话说马老板要见吴邪。陵光翻个白眼嘟囔道:“来叫人还用得着换身衣服吗?”帐篷里除了睡着了的马日拉,黎簇和王盟都不接话。

陵光白了他们一眼,出了帐篷,想去听听马老板说了什么。

马老板在等吴邪的方案,但吴邪推脱说还没指定出来,气的马老板直喘气。陵光在心里鼓掌,臭老头,跟吴邪说话什么态度啊!

黎簇又在琢磨照片的事了。黎簇比较相信陵光没骗他,但是吴邪就不一样了。照片上明明白白的就是吴邪!

黎簇在沙滩上拦住吴邪,质问他道:“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吴邪否定。

黎簇不相信:“那为什么照片上有你!上一个团有你,那个团的人除了你,都死了。这次你又带我们下去,我看你就是想把我们带下去一个个杀掉”

吴邪惊奇了一瞬:“你看到照片了,呵,照片上的人不是我。而且现在,不是我要下地宫,是马老板要求下地宫!”

陵光提前回了帐篷,见吴邪还没回来,这按时间说,吴邪现在应该已经到帐篷了啊?难道被什么人拦住了?

陵光就想出来找找,要是在外面跟苏难说话…呵~

吴邪见陵光找过来了,想试试黎簇。就冲陵光招招手,喊了一声:“哎,这呢。”

黎簇一看,把吴邪的胳膊拉下来:“你干嘛呢?男人说话,把她找过来干什么!”

吴邪得瑟的一笑,没说话。

陵光奇怪的问:“大晚上的,你们在这干嘛呢。”吴邪和黎簇都没说话,敷衍了过去,照片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就在这时,苏难的人也回来了,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回来两个,一个受了重伤,剩下的一个也失踪了,药王也没找回来。

重伤的那个是苏难给治的,极其简单粗暴,生生的把骨头摁回去。

没受伤的那个哆哆嗦嗦的说:” 这个地宫好像能吃人,进去的都出不来。”

苏难打算和吴邪再下去一次,而且苏难还在吴邪的帐篷里找到了平面图。陵光一脸不高兴。吴邪的帐篷谁让你进啦!?

看了平面图后,马老板激动得自己也要下去,并且要求所有人跟他一起下去。

吴邪打着太极:“现在这么晚了,大家都挺累的,明天吧!”

“而且这些个受伤的,还有女生就别去了吧!去了也是累赘。”

马老板见了图纸高兴,也没多计较什么,就同意了,不过令陵光生气的是,这个老头竟然在走之前还威胁了吴邪!陵光简直要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回去后吴邪对着陵光说:“明天比较危险,你就别去了。”

陵光先是着急,然后又休闲的双手环胸:“行啊,我不跟你们去。反正你是知道我的,我自己也能去!”

吴邪头疼的看着陵光,一会后还是败下阵来:“行行行,你跟我们一起去!真是,熊孩子!”

陵光做了个鬼脸,高高兴兴的钻到睡袋里,养精蓄锐去了。

准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整队人往地宫出发,一行人都拴在一根绳上,但是一拐弯就有人呼喊曾爷不见了。

等他们在回去时发现绳子拴在了石像上,凿开了石像,里面竟然是白色的沙子!

苏难问了吴邪一句:“关大老爷,这,一会我们怎么出去啊?”吴邪回她:“你也明白,出口永远不在后面。”

为了保命也为了寻宝,大部队只能继续前行。走一会后,曾爷竟然自己找回来了。

然后一行人推开一扇门,又来到了新的房间。这个房间竟然有一个干尸池!

剧组的王导非常高兴,直嚷嚷着好素材,接过摄影机,下到池子里。

苏难也安排了几个人下去勘察。

黎簇也想下去看看,却被吴邪和陵光一人一边肩膀的给拉住了。

就在王导打算仔细拍摄的时候,干尸身上的毛毛飞了起来,飞到雇佣兵十一的眼睛里,十一痛苦的挥舞着手臂,不出几秒,十一就倒下了。干尸池中的另两个雇佣兵也倒地了。

黎簇往后退了两步,哪个王导也瞬间跑了回来。

吴邪解释说:“这大概是一种孢子植物,吸入呼吸道后会吸水变大,阻塞气管使人窒息死亡。”

还是苏难自告奋勇,身上栓了绳子,轻巧的走过池子,架起了一个索道。

众人依次通过,黎簇突然说:“陵光,你先走吧。”陵光见吴邪点点头,就先上去了,干净利索的滑到了对面。

黎簇却出现了问题,他的幽闭恐惧症发作了。还是吴邪滑到中间,拉起并安慰了黎簇,才让黎簇到达了对面。

黎簇虽然过来了,但是有些崩溃,恳求吴邪说:“吴邪你让我上去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吴邪你不要装了,你之前来过这里!你根本不叫什么关根,你叫吴邪!”

“马老板你手机里的照片就是证据!”

吴邪摇摇头:“我没来过这里。”

众人一阵喧哗,还是马老板发话:“我不管你是关根还是吴邪,我只要我的宝石,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现在,你可以安心带路了!”

吴邪沉默不语。

陵光在心里狂揍黎簇,简直猪队友,再想想,他也只不过是17、8的孩子,又有幽闭恐惧症,能撑这么长时间,也算不错的了。

气氛剑拔弩张,还是苏难往后面扔了颗石头,大喊:“孢子飞来了,快跑!”

众人跑到一处狭小的通道时,跑散了。

黎簇又跑到一个池子边,池子里都是船型的棺材,黎簇喊了两声:“陵光…吴邪…”,见没人应,很皮的试了一下船的坚固度,黎簇想了想,打算从棺材上走到对面。

前两个还好,第三个棺材实在太过腐朽,黎簇摔了下去,直接和干尸来了个面对面,孢子都飞了起来。受了惊吓还不能喊,黎簇生生的把脸给憋红了。

黎簇突然听见“簌簌”的风声,还没来得及看,就有一只手揽住黎簇的腰,带着他荡起来,正好落在台子上。

黎簇回头一看,是陵光。陵光把藤蔓扔回去,一巴掌拍在黎簇的额头上:“你是不是撒!除了我和吴邪,谁会在乎你这条命!你还揭穿…气死我了…”

黎簇揉着额头,结结巴巴:“我,我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陵光翻个白眼,叹口气:“没想到你有四块腹肌,胆子居然这么小!”

黎簇红了脸:“你,你耍流氓啊!”

陵光恶劣一笑又戳了戳黎簇的腹肌,黎簇挡住。一个戳一个挡,玩的也挺开心。

“咳咳…”

寂静的环境突然传来咳嗽声,两人都吓一跳,回头一看,是吴邪和苏难。两人一起盯着陵光和黎簇。

陵光脸皮厚,不怕看,还冲两人笑笑。黎簇被看的脸色通红,不自在的摸摸头:“我,我去开门。”

刚走没几步,就吸入了孢子,踉跄的往后倒。陵光接住了黎簇,护住了他的头,黎簇一手掐着脖子,发出“赫赫”的声音,一手紧紧攥住陵光的衣袖。下一秒,黎簇就没意识了。

等黎簇在醒来就发现陵光靠在他身上,头顶着他的下颚。对面是苏难。

黎簇问苏难:“她怎么了?”

苏难无语的指指黎簇的手,黎簇这才发现,自己还攥着陵光的衣袖。脸“嗖”的红了,却也没放开。

苏难开始炸黎簇,黎簇吸取了之前的经验,说了些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的话。苏难讨了个没趣:“行了,等她醒了,到大部队这边来。”

苏难刚出甬道,陵光就一拍黎簇的胸膛:“行啊你!黎簇,学精啦!”

黎簇吓得往后挪了两步:“你,你一直醒着啊?”

陵光无语的看他一眼:“这地方,能睡着就怪了!行啦,去那边吧。”

等到了大部队,吴邪就把陵光拉过去了,也不理黎簇,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苏难三番两次的拿言语试探黎簇,最后黎簇烦了:“我有病,我当时就是发病了,我胡言乱语!”

陵光捂着嘴哈哈的笑起来,吴邪也露出笑容。

等他们到了一个新的与原来宫殿相反的宫殿,他们利用跷跷板机关,走到了一个悬崖处。

吴邪带着黎簇先下去,没一会却传来黎簇的惨叫。陵光担心他们,就和苏难一起下去,下到一半,就见吴邪喊,到地下后,吴邪没事,黎簇晕在柱子上。

陵光摇摇头,跟吴邪说:“这小子也太衰了。”

后来还是黎簇破解了机关,吴邪把洞口找了出来。马老板一直想拿那块宝石,都被其他人劝住了。

陵光比吴邪先出来一步,刚进洞就感觉后面塌陷了,陵光无奈只能往前跑。

出洞口时,王盟和黎簇还扶了陵光一把。陵光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把吴邪救出来!

王盟见吴邪没出来,急忙问:“老板呢?他怎么没出来?”陵光压制不住火气,转身踹了墙壁一脚,留下了一个坑。狠狠的说:“肯定是马茂年,他动了那颗宝石!”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橙橙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