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我就饶了你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郑晓晴郑晓晴 2020年04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371 次 收藏

清晨,江源收到了慕芸曦的传信符咒,让自己赶紧去天元阁,说是有要事发生。江源本想跟忆灵打个招呼的,可在禁制之外站了许久,禁制都没有打开,江源无奈,动身前往了天元阁。

“师父,你来了,别出声,跟我走!”南宫洛在天元阁外等候,见到江源后,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江源不解,疑惑道:“臭小子,出什么事了,赶紧告诉我。是不是芸曦和彦心合计了一晚上又不相信我了,对我耍什么阴谋诡计?”

“嘘,师父,你别说话,师娘怎么可能算计你。南梓伟,明云轩和李玉鉴在里面,你别说话,不然被他们三个发现了可就不好了。”南宫洛小声说道。

这三个人在天元阁,他们来这里做什么,自己和姜彦心等人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宣扬出去。况且就算他们消息灵通,能够打听到这些消息,又有什么胆子敢来找他们的麻烦。

江源越想越不对劲,南宫洛这小子还死活不说,无奈之下,只能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左转右转,带着江源来到一座比较偏僻的殿内,这座殿比较狭小,殿门打开的瞬间,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等候,是赤金兽和蛟玉。

“蛟玉……”江源刚一开口,蛟玉和赤金兽神色凝重,瞥了一眼江源身旁的南宫洛,说道:“把门关好,然后再开启全部禁制。”

一切就绪,赤金兽才松了口气,说道:“还好他们三个的注意力都被彦心他们吸引了,没有察觉到你,不然彦心的计划就要泡汤了。话说,江源你怎么来这么慢,芸曦不是让你快点来的吗?”

“我本来想跟忆灵打声招呼的,可她好像不愿理我,你们这神神秘秘的在搞什么呢,那三人怎么会在这里?”江源问道。

蛟玉指了指前方的一面铜镜,这不就是送给南宫洛的炎帝昊天镜吗,内部呈现出一副画面,正是主殿之内姜彦心,慕芸曦,诸葛君豪和南梓伟他们三人对话的场面。

“哈哈,三位,我有些好奇,你们刚从凡界来到元灵龙域不久,怎么跟江源扯上了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三位欲把这小子杀之而后快呢?”南梓伟笑道。

姜彦心轻笑一声,说道:“难道南公子不知道,江源也是从凡界来的,更巧的是,我们与他来自同一个凡界。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嘛,这是个秘密,在没有看到你们诚意的时候,还不能透露给你们。”

“诚意?哈哈,这个好说。”明云轩拍拍手,李玉鉴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只古色古香的木盒。这木盒长四尺,宽两尺,高五寸,外部雕刻着精致的花纹。木料通体漆黑,给人一种压迫之感,缓缓递到姜彦心面前。

他们看得出来,这里说话最管用的人就是姜彦心。

“这盒子中的宝物唤作玄天重尺,就算处于无主状态之下,都会向着四周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因此不得不以囚龙木的力量将其禁锢其中,一旦囚龙木盒打开,这股力量释放出来,寻常太始起源之境的神君连站都站不起来。”明云轩说道。

玄天重尺,是天龙宝殿内价格最低的太古神器,论威力倒是不俗,只是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弱点,那就是难以掌控。寻常太古神器在长时间无主的状态下,内部的意识也陷入了沉睡,只要唤醒意识,就可以轻松得到其任可。

但是这玄天重尺虽然沉寂了百万年,但内部似乎蕴含着一股怨念,导致这玄天重尺的力量一直处于活跃状态。曾经有一位太易起源之境的神皇尝试收服这玄天重尺,却以失败告终。从那以后,玄天重尺恶名远播,威力虽然强横,但身价却降到了最低。

但即便如此,这两个人为了得到玄天重尺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从此以后就算不间断的接百炼龙塔中的任务,至少也需要十年左右才能把借来的任务点全部还清。

反正这玄天重尺不是他们用,好不好收服他们就不在乎了。

慕芸曦刚要打开囚龙木制成的盒子,姜彦心连忙阻止了她,以灵阵附着于木盒之上,小手一挥,木盒凭空消失。

明云轩和南梓伟对视一眼,暗暗点头。

“姜姑娘,东西收下了,我们也算正式结盟了。把你的师兄弟们都叫出来吧,我们排练一下阵型,研究一番计划。”南梓伟说道。

慕芸曦站起身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个笑容并非是装出来的,而是计划达成终于可以对这几个混蛋动手的兴奋。压制在心中的那口怒气,也终于可以爆发出来了。

“刚刚三位不是好奇,江源和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吗,现在怎么不问了?”姜彦心起身笑道。

“哈哈,那只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刚刚姜姑娘也说这是个秘密,我们不方便打听。我们只需要知道,只要是江源的敌人,就是我们最好的盟友。”明云轩说道。

姜彦心笑容诡异,说道:“刚刚确实是秘密,但现在不是了。”

轰!

忽然之间,周围迸射出道道九色光芒,在姜彦心的掌控下快速交织成一座灵阵。这灵阵的范围并不大,但却千变万化,蕴含了虚空之力,对于阵中之人而言无边无际,除非以绝对的力量破除,不然根本无法出阵。

姜彦心突然发难,三人一时之间愣了神,不是说好一起对付江源吗,怎么反倒跟自己人动起手来了。

“姜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我现在开始好奇你们跟江源的关系了。”南梓伟皱眉说道。

砰!

就在这时,殿门被一脚踢开,四人走了进来。看到为首之人,明云轩他们三个吃了一惊,这不就是江源吗?

“哈哈,两位公子,这么巧又见面了。刚刚那个问题我来回答你,她们两个是我的结发妻子,这三个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这位是我徒弟。”江源挨个介绍。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明云轩三人已经惊呆,怎么会这样,他们岂不是从头到尾都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间。

李玉鉴也面露恍然之色,说道:“怪不得这小子昨晚喊你师娘,原来他的师父就是江源贼子,难道……昨天早晨你与忆灵公主那一战也是演戏?”

“不,你误会了,那可不是演戏,直到现在我和忆灵的关系都很紧张。”姜彦心说道。

诸葛君豪轻笑一声,走上前去,说道:“昨晚江源给我们带了礼物,我们还不知道该给他回点什么,想不到你们几个蠢货竟然送上门来。彦心,把刚刚那件玄天重尺拿给江源,看看称不称手。”

姜彦心点点头,小手一挥,灵阵运转,囚龙木盒浮现。既然是他们送的,江源也不客气,反正确实缺少一件称手的太古神器。

当囚龙木盒打开的瞬间,一股玄妙的力量从中逸散出来,在场之人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沉重,修为最弱的南宫洛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

“这真的是一件无主的太古神器能够释放出来的镇压吗?这种力量与玄武有几分相似,但又大有不同。玄武的镇压乃是以天地之力,对一物进行镇压。而这天玄重尺,则是简单的重力镇压而已。”江源心中暗道。

明云轩与南梓伟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在场之人除了江源,其他人都不足为虑,江源显然不知道天玄重尺的厉害。在他掌控天玄重尺的瞬间,必然会受到内部镇压之力的反噬,到时候趁其不备出手偷袭,必然可以重伤江源。

江源一伤,其他人必然方寸大乱,而他们三个就能趁机逃走了。

天玄重尺脱离囚龙木盒,悬浮在江源面前,此天玄重尺模样像是一把剑,但原本应当是剑刃的地方却换成了漆黑色的尺。其上刻画着复杂的纹路,镇压之力向外扩散之时,这些纹路闪烁起莹莹光亮。

江源双目微闭,手臂微举放在天玄重尺之上,感受着内部释放出来的镇压之力。当江源伸手握住天玄重尺的瞬间,内部的镇压之力凝聚,化作一头洪荒巨兽,朝着江源碾压而去。

那三人也趁此机会动手,江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玄冥真武重甲眨眼之间浮现。天玄重尺之威落在玄冥真武重甲之上,犹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而那三人袭来的瞬间,江源挥动天玄重尺,掀起一股猛烈的气浪,将三人打翻在地。

随后天玄重尺一挥,一股极强的力道凭空浮现,像是一只大手把三人死死的摁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这怎么可能,他……竟然掌控了天玄重尺。太易起源之境的强者都不曾成功,江源他……何德何能!”明云轩怒喝道。

他生气,憋屈,不甘心,但在江源的绝对压制之下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仅仅几天时间,江源的实力再度提升,已经是他望尘莫及的存在。

“这么着急跟我动手,看样子是我上次出手不够重了。”江源笑了笑,大手一挥,三人被丢出了大殿,随后白光浮现,圣虎遮天印从白光之中缓缓出现。

轰!

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的地点换成了天元阁。百度一下“九劫道生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郑晓晴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