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啊哈啊 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黄瑾芬黄瑾芬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459 次 收藏

江白竹端着桂花糕到了谢君泽的寝宫,此刻,正是六月天,遍地炙热。

谢君泽整整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待江白竹送过来之时,他便狠狠瞪了她一眼:“江白竹,你是存心让朕等的吧!”

江白竹一怔,她辛辛苦苦帮他准备点心,这昏君反倒埋怨她手脚不利落?怎有如此蛮不讲理之人。

心里恼怒得很,江白竹表面上还是摆出一副笑脸:“陛下,尝尝味道如何?”

谢君泽面无表情的抓起一块往嘴里一塞,他先是一愣,随后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

“这糕点色味俱佳,唇齿留香,让人会味十足。”

江白竹差点以为自己产生幻听,嘴巴如此只毒的谢君泽竟会如此夸她,不对,是夸这这道桂花糕。

她变得有谢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发。

谢君泽吃了一块后已经停不下来了,整整一大盘的桂花糕被他吃个一干二净,他还觉得意犹未尽:“还有吗?”

江白竹一怔,难以置信,他那么小的胃咋能装进去那么多的东西。

“没了。”

“朕还未吃够,就没了,你才做这么一点才不够朕塞牙缝。”谢君泽一改往日面上的柔和,面色阴沉至极。

江白竹简直是无语至极,可她又能说什么呢?

这有天大的错都跟天子无关,错的只会是奴才。

她能做的也只有唯唯诺诺:“陛下说得是,是奴才想得不够周到。”

谢君泽再扫了她几眼,纤细的指尖轻敲着玉檀桌,一股一般、顿挫抑扬,忽的,他深邃的瞳孔似划过一丝光芒:“江白竹,朕仔细斟酌了一番,在这宫中,也只有你一人的厨艺能够真的被朕看上眼,你给朕拟一个菜单,凭朕喜好选择。”

江白竹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缓慢的点了点头。

“那、陛下您必须从宫外多进些食材,这样子,就不用总是缺这少那了。”

“行!”

入夏的季节,寝室门窗还关得水泄不通,整个房间透不进一丝风,闷得难受。

谢君泽只觉得闷热无比,忽的,毫无顾忌的脱下了龙袍。

江白竹一怔,丝毫没想到谢君泽会当她面脱衣。一时间,她被吓得面容失色。

“陛下…您…”

谢君泽丝毫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何不是:“怎么?”

江白竹还未看过男子光膀子,一时间难以适应,尴尬的挪开视线:“陛下,您还是将衣服穿上吧!”

她如此之说,谢君泽这才扭头循声看过去,这才发现她脸红耳赤,羞答答的模样,丝毫不敢多看他一眼。

难得看她如此女子态,谢君泽勾唇,靠了过去,很特意的俯在她耳畔轻声低吟:“怎么不敢看朕?难不成,你害羞了?”

这低沉磁性的嗓音,让江白竹越发不好意思,她真想立马挖条地缝钻进去。

“陛下,奴才是不是可以退下了?”

她越是羞涩,谢君泽就越是想着逗弄她一番,他挨着她更近了几分:“朕还未许你退下,难不成,你不想伺候朕?”

他说话之时,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芳香比桂花还要香。

江白竹紧张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将脑袋往后一扭,谁知,这时,谢君泽也靠了过去,两人便始料未及的碰上了。

这一刻,似电光火石般。

江白竹捂着嘴,唇间弥留着他的温度,连滚带爬的退了几步。

谢君泽自个也愣住了,瞳孔瞪得大大的,他甚至能充分的感觉身下的蓄势待发,他似乎不止一次情难自禁。

上次是“药”在作怪,这次,莫不成又是这狗奴又往桂花糕才下了药?

有些尴尬的将脑袋一扭:“江白竹,你马上给朕滚。”

听到谢君泽让她滚,江白竹如释重负的逃开了。

……

她跑得气喘吁吁,身板子往宫墙一抵,脑子全是刚刚的那个“吻”,手又不自觉的摸了摸唇部,凉凉的,如此一摸,心跳也控制不住的加速。

她刚跟陛下有肌肤之亲了…

天哪,她这脑袋瓜终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陛下可是从未将她当成女子看待,那个“吻”不过就是一个意外罢了。

江白竹努力说服了自己,很快回了住寝歇息。

天泛起鱼肚白,宫人便开始第二日起早贪黑的工作。

御膳房有一片空置已久的荒地,这没人去管,便成了宫人置放弃履之物。御膳房每次都需从宫外进口些新鲜的蔬菜,这舟车劳顿的,蔬菜也不新鲜。

江白竹打量了一下四周,立马心生一计,若她能好生利用这片荒地,也能变废为宝。

可这荒地弃履极多,阳光也何其毒辣,她一人只怕是不行的。

想着,正巧小李心情极好的哼着歌过来,江白竹抓住机会叫住他。

一听是江白竹的声音,小李忙过去,禁不住夸她的厨艺:“小江啊,你做的桂花糕实在是人间美味,这改日,能否再帮我做些?”

江白竹轻笑一声:“这倒是没问题,眼下有些事情还想请你帮一下。”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小李也不好意思拒绝:“咋俩关系匪浅,无需客气,小江,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江白竹说不客气就真是不客气,随手一指一旁的荒地:“小李,你就帮我将这些弃履之物捡起来,丢到别处。”

小李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小江,你想做何事?”

江白竹俏皮一笑:“我自有主意,哎哟,小李,你帮忙就是了。”

烈日炎炎之下,荒地的弃履堆积如山。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答应了人家,小李只得默默的照做。她这搬了有两个时辰之久,整个人累得几近虚脱,这才将搬好。

见她忙完,江白竹嘿嘿一笑,早就炖好冰糖雪梨水送了出去:“小李,辛苦了,好生歇息一番,来喝点冰糖炖雪梨。”

在暖光的折射下,冰糖雪梨泛着金灿灿的颜色,何其惹人垂涎。

小李口水直接掉了下来,迫不及待的接过江白竹送来的冰糖雪梨水,嘴里连连道:“多谢小江,多谢!”

江白竹面上的笑容越发治愈系:“何需客气,你不也帮了我大忙。”

才三两下,小李就狼吞虎咽似的吃了半碗,他吃得太急,还不小心噎到了,脸憋得极红,像是要滴出血般,他还使劲的拍着胸膛,连连的咳嗽。

江白竹被他吓得不轻:“慢点吃,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带缓过劲来,小李继续不怕死的将剩下的半碗给吞吃殆尽。

小李这人吃相还真如饿死鬼再生啊!

江白竹无语至极,又说不得小李,只能抹额头的汗珠。

“小江,这冰糖雪梨水未免太好吃了吧!你是如何做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黄瑾芬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