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今天一定喂饱你 bl啊好烫撑满了abo

好蛮好蛮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314 次 收藏

谢君泽听到这话,心里七上八下,想拒绝,又碍于情面,最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臣将原本属于他的膳食瓜分干净。

这真是一群禽兽啊!吃得那么干净,还真心下得了手。

大臣们退下,承恩殿只剩下他们两个。

谢君泽红着眼睛、心脏剧痛的看着光盘,沉默了良久。

江白竹在一旁看着,忍住要狂笑的冲动,真好,她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昏君。

他沉默了半晌,忽的,狭长的凤眸略过一道冷光:“江白竹。”

三个字,足以让人生寒。

江白竹娇躯狠狠一颤,声音本能的颤抖:“陛下,怎…怎么了?”

谢君泽抬起俊脸,面色冷冽至极,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冷笑:“很好,江白竹,你竟然敢抓弄朕?”

竟下套让那帮禽兽夺走了那东西,罪无可赦。

被他给发现了……

江白竹心脏狠狠一抽,忙扑倒在地。不作不会死,她不应该那么冲动的。

现在她也只能用她的嘴皮子力挽狂澜:“奴才怎么敢呢?”

谢君泽居高临下的起身,瞪着她,眼神像是要吃人:“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陛下恕罪啊!奴才确实不知啊!”

“狗奴才,拖下去打板子。”

“不…陛下,奴才身子虚,挨不了板子,等会命没了,就没法给陛下做好吃的。”

说完,生怕谢君泽真的要让她吃板子,江白竹眼疾手快的再次抱住了谢君泽的大腿。

谢君泽脚一甩,甩不开包袱一般的她,他皱眉:“松手。”

江白竹使劲吃奶的力气,保命要紧,为了不挨板子,她现在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除非陛下答应不让我板子。”

他一激动,脚下的力道也跟着一甩,江白竹整具身体被甩了出去。

“啊——”

眼看着她就要撞上墙壁,说时快那时快,谢君泽像一道闪电快速飞过去护住她。谢君泽的眉宇皱得更紧:“该死的,你这狗奴才……”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江白竹不知趣的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他阴沉的眸子,阴森森的,仿佛一张巨大的黑网会将人的理智给侵蚀干净。

这一刻,江白竹唯一的感觉就是:危险。

“蹦”一声,她整个人被狠狠摔在了地面,屁股摔疼了。

忍着疼,她翻身而起,一脸崇拜的盯着谢君泽:“陛下,您会飞啊!”没有想到这狗皇帝的轻功这么厉害。

谢君泽沉着脸,别开:“狗奴才,不准泄露出去,要不,朕要了你这条狗命。”

江白竹用力的点了点头,心里挺得意的。

她又发现了这个狗皇帝的秘密。

呵!她的手中又多了狗皇帝的几个把柄。

她的脑袋瓜转得也很快:“想让奴才不说出去,也是可以的,但是是有条件的。”

事到如今,还如此不知好歹。

谢君泽不可置信的看向江白竹,也不知她这小御厨哪来的勇气跟胆量竟多次跟他讲条件。

江白竹不敢对上谢君泽的眸子,小声嘀咕着:“只要陛下不让奴才挨板子,奴才也会守口如瓶,要不然,奴才真担心一时激动泄露风声。”

她已经把条件降到最低了,这狗皇帝不答应也得答应。

在谢君泽带着胁迫性的目光注视下,江白竹的脑袋压得不能再低。

“朕答应你。”

“谢谢陛下收回成命。”闻言,江白竹兴奋的跳起来,如释重负般跳着出去了。

透过暖光,谢君泽眼角的余光追随着她,他好像为这个小御厨开启了太多的特例……有很多时候,总是被她牵着鼻子走,不行,太丢脸了。

……

接下去的这几日,谢君泽也不知怎的,没让她送膳食,江白竹只开了美容养颜汤给舒昭仪,日子过得无比滋润。

果然,没了昏君的折磨,这日子就是多姿多彩。

一天清晨,她早早的起床,在御花园瞎溜达,几个丫鬟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进来。

“听到没有?陛下恐怕不行。”

“陛下这几日病得严重,已经咳了几天血,再这样,怕是有油尽干枯。”

“……”

江白竹听着,差点就笑喷出来,那昏君戏演得那么真,竟然把整个皇宫的人糊弄的团团转,她还不得不佩服他的本事。

她无趣的离开,走了几步远,远远的,冬青就迎了过来。

“小江。”

江白竹停下,冬青是她入宫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再次见到她,自然开心。

冬青此番前来,也是有事相求:“小江,下午我要去地窖帮忙,反正你也没事,要不陪我一起。”

江白竹嫌麻烦,为难的拒绝:“算了,冬青姑娘,我这阵子体虚,想好好休养生息。”

冬青漂亮的脸立马垂下来,似乎有些失望:“好吧!那小江你好好保重身体。”

她看向了冬青,似乎从她眼里看到那么一丝情意,这倒是吓到了江白竹,这、这冬青姑娘不会是看上了自己吧?

下一秒,似乎是印证了她的念想,冬青娇羞的给了他一块绣着鸳鸯的手绢:“小江,我入宫也有一些时日,千盼万盼就是能得一如意郎君,其实我……”

江白竹恨不得堵住耳朵,她简直是听不下去了,就差打断了她。

没想到,有人却帮了她:“冬青姑娘,时候不早了。”

冬青扭头,羞涩的将手绢硬塞入江白竹的手里,然后抛开。

江白竹脑袋一片空白,良久,才回过神来。她垂着脸,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人算不如天算,她才入宫不久就被看中了。

想来,做个男人,她还是魅力十射。

想着,她得意洋洋的挺直了腰杆子,挂满骄傲的笑脸。

她浑身轻松的准备折返回御膳房,刚回去,就有人在找她:“小江啊,刚刚昭仪娘娘找你了。”

找她何事?

“快快去御花园,昭仪娘娘召集所有在御花园。”

江白竹越听越惊讶,这关他事吗?

“快去、快去。”还没知晓缘由,江白竹就被风风火火的推到御花园。

到了御花园,她就被眼前的排场跟阵势给震慑住了,在她的跟前是后宫里的娘娘,她们个个都齐刷刷的盯紧她,一刻都不放。

在人群里的舒昭仪,皮肤白嫩细滑,在人群中更是显眼。

被她们这么盯着,江白竹只觉得自己是被困在斗兽场的猎物。

话说,这几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就是她?”

舒昭仪眼带笑意点了点头:“是,就是她。”

云妃瞪大眼睛,不以为意:“其貌不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她才不相信就这么一个小御厨,能够让舒昭仪变化如此之大。

舒昭仪没理会云妃,语气嘲讽:“是啊,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好像云妃娘娘某个特别的地方就没那么特别。”

周围的几个妃子都知道舒昭仪在讽刺云妃臃肿干瘪,个个都哄堂大笑,只有云妃尴尬的脸色都红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好蛮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